【香港前路系列一】方志恒:抗爭派分裂成「自治」與「獨立」兩翼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去2046的乘客都只有一個目的,就是找回失去的記憶。因為在2046,一切事物永不­改變。沒有人知道這是不是真的,因為從來沒有人回來過。」--電影《2046》導演王家衛

從前港人相信,一國兩制50年不變的列車,是沒有盡頭。《香港01》記者在早前已完成一系列有關中港關係共4篇訪問,卻在等待刊出之時,爆發旺角騷亂,局勢變化之快,令人擔心列車已迷失方向。背景橫跨港台、左中右立場的4位學者:方志恒、劉兆佳、吳介民、張贊賢,一連4日為騷亂前後的香港把脈,大談香港這列車的前路。

方指根據外國經驗,香港目前正走上外國自治區的政治軌跡。(李澤彤攝)

方志恒認為,是次梁天琦代表的激進本土派得票6萬,顯示香港的抗爭力量正分裂成「自治」及「獨立」兩翼。他形容梁屬獨立派,未來能否繼補選後再壯大,視乎北京對港態度。

本土派與傳統泛民能否共存,並壯大民主陣營?方認為要視乎傳統泛民能否改革,推出貼近香港政局的本土論述。

香港必須全方面自保,包括經濟民生等。將來無論中國是否民主,香港都可能會受壓迫。

香港教育學院香港研究學院副總監方志恒形容,主張香港以「主權地位」自決、無底線抗爭的本土民主前線梁天琦為「本土獨立派」,今次梁在立法會新界東補選中取得6萬多票,顯示他們已形成一定實力。梁陣營與公民黨楊岳橋代表的傳統泛民,選前一度互相爭票,方指根據外國經驗,香港目前正走上外國自治區的政治軌跡:抗爭力量分裂成「自治派」和「獨立派」,分庭抗禮。梁天琦代表後者,但傳統泛民能否轉型成為「自治派」,目前有待觀察。

 

引用外國經驗,他認為香港反對力量走向兩翼屬正常發展。他強調目前香港遠未如西班牙巴斯克,或英國北愛爾蘭般,出現以恐嚇襲擊抗爭的分離份子。但香港與外國自治區一樣,中央、地方矛盾已成當地政治主軸,「『中央邊陲矛盾』(Center-periphery cleavage)逐漸取代原來的普選議題,成為香港政治的主要裂縫。」

 

方志恒自詡,自己所編《香港革新論》在論述上對傳統泛民是個「好選擇」。(資料圖片)

兩翼並行再壯大?泛民改革成關鍵

 

「近幾屆立法會選舉整個反對力量一直都在內哄⋯⋯現在只是換了前台演員。」現時變成本土派鬥傳統泛民,方謂最佳出路固然是兩者共存,壯大整個民主陣營,但成功與否要視乎傳統泛民能否改革,推出貼近香港政局的新論述。

 

方志恒批評,傳統泛民在政改一役後節節敗退,但從無推出新論述回應本土訴求及點出民主運動前路。他自詡,自己所編《香港革新論》在論述上對傳統泛民是個「好選擇」,讓泛民在「獨立建國」以外,建立一套不觸碰中國對港主權,又能堅持香港人身分認同及背後所代表的制度、核心價值和語言文化的本土論述。

《革新論》是香港前路?

 

《革新論》不是搞港獨,而是追求香港必須全方面自保,包括經濟民生等,在中國主權下的「永續自治」。至於《革新論》「新」在哪?方志恒說他不會標榜《革新論》是全新,但《革新論》拉闊本土論述,亦反駁傳統泛民對中國民主化存在不切實際的幻想,拉闊中國的想像。至於泛民會否接納他的論述,還是只以用「革新」二字應付要求改革的聲音?他仍在觀望,「疑中留情」。

 

而「本土獨立派」盛行的關鍵,方認為在於中央過於壓迫港人,令部份港人不相信在中國主權下可能獲得真正自治。他相信假如北京對港維持強硬態度,本土獨立派便會愈壯大。

 

寄望民主中國是虛幻 港須「穩守突擊」

 

香港未來出路如何?有論者認為應認真建設民主中國,但方志恒認同香港因素可以影響大陸民間,但一個民主宗主國也不一定會尊重地方自治,把香港將來寄望於民主中國是「虛幻」。

 

方志恒認為,這場中港「球賽」未有勝負,雙方拉鋸還要維持5至10年,至於球賽何時會有突破?「要去到一個位,雙方都覺得攰,但何時才會令大家也認為要休兵呢?可能是5年、10年」影響賽果的因素有3項:1. 北京態度;2. 香港國際金融中心的重要性;3. 香港公民社會的抵抗力。

 

他承認,3項影響因素中,北京領導人的判斷最重要,亦是最難掌握,而北京的天朝心態,對國力的自信,對港政策亦會傾向強勢介入干擾,可見將來不會改變,而香港亦只能打「穩守突擊」,至於如何能突擊,則要視乎公民社會整合進度,以及泛民發展步伐。

 

(中央)想想過去一段時間,做了甚麼令香港人最燢,你不做那些東西便可,你還放李國章在港大(任校委會主席)?你如何令香港人認為你有誠意去傾?若北京要調整政策,其實有好多東西可做。
香港教育學院香港研究學院副總監方志恒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