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場媽媽 少女媽媽 揭社會歧視無所不在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歌頌母愛是社會的主旋律,但有多少人傾聽媽媽們的聲音,體貼她們的需要?

Norris一人分飾兩角,是媽媽,亦是打工仔,產後重返職場打拼,餵哺母乳竟成了絆腳石,自己在無工開與孩子無飯開之間掙扎。

阿C年輕時意外懷孕,拋低學業,放下自我,產後為家庭默默付出,卻要背負年少這個罪名,在無知少女與稱職媽媽的標籤之間遊走。

聽着她們的說話,你看到她們承受的歧視目光嗎?

兩孩之母Norris,女兒4歲多,兒子20個月大。產前,她是個職場女性,深得老闆重用;產後卻遭上司刁難,原來餵哺母乳是打開潘朵拉盒子的鑰匙。

Norris用自己時間泵奶卻飽受歧視,深感人權被剝奪。(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辦公室容不下泵奶的母親

首次放完產假,同事為Norris準備了一頓Welcome Lunch,她滿心歡喜迎接新挑戰。「在這公司工作數年,與同事、上司關係和睦是我留職的原因,卻沒有想過會因為泵奶餵哺母乳而改變。」

身為泵奶初哥,Norris要善用午飯時間,在辦公室內一間連椅子也放不下的小房間裡泵奶,卻仍惹來老闆批評她不衞生,「用公司資源做自己事。」有時泵奶已用上50分鐘,她只用餘下10分鐘吃飯,上司卻駐足身旁,暗示她要準時開工。

不單如此,連將奶瓶放在公司雪櫃亦受批評,「其實公司這麼大的雪櫃,放飯盒的同事又不多,為什麼不能使用?」放在雪櫃的奶水更曾遭上司丟進垃圾桶, Norris只好變陣 ,自備冰袋。

40分鐘路程換泵奶空間

後來,上司更明言不准在辦公室內泵奶,Norris只好以來回40分鐘路程,到商場的育嬰室泵奶,「我還要擔心,如果有媽媽在使用(育嬰室),我要花更多時間等待,趕不及回公司。有時,只好在換片室泵奶。」女兒的餵哺母乳之路就是靠Norris的汗水走過。

幸好,小兒出生後,公司附近的商場新增了育嬰室,而育嬰室成了Norris與其他職場媽媽互相扶持的小天地。Norris泵奶後,有時會拜託其他媽媽幫忙儲放奶水,待放工交收。

最後,Norris因緣際會下選擇了轉工作。

這種不歡迎泵奶的工作環境,令Norris倍感壓力,而壓力又會影響她的奶量,彷彿逼使她在自己無工開與孩子無飯開之間作抉擇,令她頗為不忿。

我覺得自己的人權被剝奪,我是用自己時間去泵奶,到底有什麼問題?
在職媽媽Norris

年輕懷孕=無知?! 少女媽媽望打破社會定型

23歲的阿C,4年前懷孕,她為此放棄學業,卻飽受旁人白眼和社會壓力,最低落時,她曾經考慮自殺。

飽受白眼和社會壓力,阿C慶幸自己得到同路人的開解。(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大眾誤解成精神壓力

19歲時,阿C懷孕了,「人們常認為後生女大肚就是無知、不負責任。」,她深深體會到社會對年輕媽媽的誤解。

她憶述有次在婦科診所,遇上一位身穿校服的少女,由男友、家人陪同看診,「整間婦科診所的人都眼定定望着他們,而他們的頭低得不能再低。」每次有年輕少女打電話到電台訴說意外懷孕的徬徨,亦遭電台節目主持大義凜然地責斥,阿C不禁反問,處於這樣的環境和氣氛下,青年對自己的身體,怎能作自主決定?

夢想開設少女生育健康中心

放棄學業的她保持好學,吸收各式各樣資訊, 對照顧小孩和保健漸有心得,更樂於與人分享,現成為熟手義工,期望與旁人一起克服社會加諸年輕媽媽的標籤,她夢想開設一間專為少女而設的生育健康中心,讓她們免於歧視,她的信念:

多元的社會應尊重每個人獨特的生命經驗!
年輕媽媽阿C

除了兩位媽媽,婦女動力基金請來性工作者、外籍家傭、跨性別人士等,明日(2月21日,周日)下午1:30-5:30於香港理工大學GH201舉行真人圖書館,讓大眾傾聽多名邊緣女性分享自身經驗。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