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色情電影.影評】離場不要爆粗,也別回家補看AV!

撰文:李美
出版:更新:

說實話,《不是色情電影》絕不易啃。筆者所看場次,有人便呼呼大睡,還有不少人憤而中途離場,完場時且聽到有人自言自語地爆粗「戇XY」,這毫無疑問是對電影的劣評…
且慢!作為「日活羅曼情色電影」系列之一,電影劇照亦標榜「每十分鐘一場肉搏」,更有前AKB48研究生富手麻妙的首次全裸演出…為何觀眾有此反應?

(《不是色情電影》劇照)

的確,顧名思義,《不是色情電影》真箇不是色情電影,其英文名片《AntiPorno》則更到位——這是一齣以色情外表來反對色情的色情電影,甚而是文藝片。

片裡錯綜複雜的超現實表現,情節彷彿都是荒誕無譜,加上主角們歇斯底里般浮誇演繹,以及迷幻冶艷的場景與用色等,凡此種種,觀眾難免感到吃不消,以致不知主角究竟幹啥、故事究竟幹啥、自己留在戲院究竟幹啥!然而,恰如其他文藝片,這齣電影亦要求觀眾深思細讀箇中語言,不僅簡單提供官能刺激;當你了解到其真正意涵,就很可能會嚐出別的味道,明白電影究竟想要表達甚麼。

說到底,以上描述非為趕客,而旨在做好期望管理,以免大家買錯票、入錯場,《不是色情電影》較適合喜歡思考、提倡女權的人觀賞;否則,你很可能成為戲院裡扯鼾、早走、爆粗的其中一人,或者不得不回家補看AV!

(《不是色情電影》劇照)

【編按:以下內容或含劇透,逃生門在此。】

如前所述,《不是色情電影》不易理解,主因乃在故事情節真假難分,而且經常時空交錯,觀眾難免不明所以,筆者本身亦要花費好些心力,才能稍稍重整故事大意——其實,所謂真假並無糾結必要,因為裡面的每一個情節與場景,都有電影想要表達的內容,或都引導觀眾自己反思。

毫無疑問,這是一齣提倡解放女性、讓女性得到「絕對自由」及「絕對性自由」的電影。電影中接二連三出現的關於「自由」的對白,就是本片的中心思想,希望帶出社會雖賦予女性「自由」,但女性到底從沒「絕對自由」,所謂「自由」反而是女性爭取「絕對自由」的束縛,尤其見諸「絕對性自由」方面。《不是色情電影》正正透過色情電影的外表,來反諷色情電影本身才最違反女性自由。

長長的第一幕裡,富手麻妙所飾主角京子,就一手掌握無上霸權,筒井真理子所飾助手典子,則猶如她的奴隸一般,服從著主子一切命令,由最初照頭淋水,到扮狗爬地吠叫,至接受皮鞭鞭撻,繼而舔她的腳、讓她高潮,最後更當眾脫衣全裸、當眾跟人性交等等,主奴關係無疑使人瞠目結舌、大呼無理,而京子則因權力慾的實現而心情大好。惟事實上,在AV片中,導演不也命令女優們,幹盡同樣荒誕、以至下流、恥辱的事情來?為何AV觀眾卻樂此不疲?片中以主人與奴隸的關係來諷刺色情電影,實乃一個極之辛辣的批判!進一步說,於此比喻裡,奴隸助手固然堪比女優,而作為喻體的京子,本體又真的只是導演?抑或包括了所有AV觀眾?的確,歸根究底,沒有AV觀眾的需求,典子又哪會成為(性)奴隸!AV觀眾本來就是幫兇,甚而相當於付鈔買兇者!至於雜誌的總編、攝影師等一干人,對於眼前不平事即使稍有遲疑,但還是選擇袖手旁觀,相機閃光不停更是極盡獵奇窺私之能耐,而當一有虐奴機會且會雀躍地親身上陣——這跟坊間「蒼井空是世界的」一句,又有何差別呢?「AntiPorno」之謂,此幕堪稱一矢中的。

到第二幕,導演高喊一聲「cut」,上面一切彷彿都完全推翻,霸權京子竟然淪為卑微演員,貴賤差異更與典子互換顛倒了。某程度上,這很可能只是戲中京子的夢魘;但事實上,裡面所象徵的是現實女性在社會裡所遭待遇。逼於導演淫威,卑微下賤的演員京子都要活在一眾男性工作人員之下,既不能得失他們,亦要被引導好好扮演(女性)角色。就連身為女性的典子,也狐假虎威恃著「導演」撐腰而對她肆意奚落,之前霸權京子的對白竟然通通改由典子讀出,這個刻意設定正是有權者總會同樣欺壓女性的表現。至於「雜誌一干人」,則如其他世人一樣繼續隔岸觀火。可以看到,這裡表達的已超越微觀的「AV世界」,而是擴至更加宏觀的「普遍世界」,除了女優之外,現實女性到底都要活在男權及其衍生的影響力下。

有鑒於此,京子不得不在「舞台」訴問:「我是京子嗎?我在扮演京子嗎?」電影試圖解釋這個現象:京子本身的成長背景和心路歷程,就提供了典型的答案線索。在父母姐妹一家四口同枱吃飯之際,京子不斷追問父母圍繞性的問題,而所得答案都是男權主義的答案。例如,女性生殖器官注定會有陽具進來,惟父母又補充說陽具不等同生殖器,似在說明陽具塞進來只為性交,而非為了天賦的生殖功能。當中,父母二人全程一唱一和、真真正正夫唱婦隨,實反映身為女性的母親,也不過是丈夫的應聲蟲罷了,都服膺於男權主義觀點。於此根深柢固的世俗價值觀下,女性又如何體現任何性自由?目睹家裡(天花)一直割裂,一直默默旁聽的妹妹,最後竟然選擇自殺,寧願刺進來的是一把刀;箇中是否意味,唯有一死女性才獲真正解放?就似她的蝴蝶書,蝴蝶都破書而出擺脫束縛了。

至於京子,則由始至終都希望尋求突破,渴望取得完全自主的性自由。例如可跟心儀自己的女模Lesbian做愛,期間還歡愉得即興作畫,可是有關父母的夢魘卻一直揮之不去。當京子想拍床戲,父母自然強烈反對,只有一群鬼魅般的女攝影團,在不斷支持京子反抗父母爭取性解放。直到京子找來男生強暴破處,「鬼魅女攝影團」都一直待在京子身邊。只可惜,所攝錄像其他人皆完全不能看到,或根本注定視而不見、以致無法爭取認同。到京子氣壯理直地向導演們大聲道出自己希望做妓,以作為爭取性解放的極致象徵,不過這始終還須接受男人審問,而父母夢魘也一再浮現。京子實現理想的最終手段,唯有在典子面前充當(性)奴隸,亦即甘願扮狗、接受鞭撻、並且被人鎖上狗圈和狗帶…這究竟是真正性解放的終點?抑或回到起點重返性束縛的枷鎖?既做處女、又做妓女之間的矛盾,正是性束縛與性解放的矛盾;兩者就無任何對立統一空間嗎?

(《不是色情電影》劇照)

來到電影末段,京子一邊將頭栽進蛋糕,一邊直截了當地呼吁前文提過的自由控訴,正是劇情累積爆發的終極點題部分。其後,許多色彩斑斕的顏料傾瀉下來,京子原本是欣然接受的;不過,隨著不同色料愈來愈多,混雜起來的物理反應乃必然變黑,這又帶出京子腦裡的父母夢魘,以致全身被黑漆覆蓋的京子不得不另尋出路。可是,仿如那隻被困瓶子的蜥蝪,時至今日已無法離開出口了.....電影也隨之結束。

導演園子溫擅於暴力色情電影,本片實是他藉色情來反色情的諷刺之作。而五度跟園子溫合作的富手麻妙,也答應為《不是色情電影》的藝術犧牲首次全裸演出。所以,觀眾倘若戴著「有色眼鏡」入場,必然注定敗興而歸。

總的來說,富手麻妙的歇斯底里演繹,初看起來無疑有點突兀,可是面對上面所說的種種不自由,她能夠不歇斯底里嗎?正如園子溫以超現實的故事來批判社會,然而想深一層,《不是色情電影》與現實比較,何者才更荒誕更荒謬呢?也就是說,可能不是電影不想正常一點,而是現實不正常的話,電影就難以正常!

(文章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