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七暴動】一條青山道 穿越太平與動盪兩極 揭示國共勢力拉鋸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1967年5月,新蒲崗塑膠花廠爆發工潮,荔枝角與長沙灣一帶工廠大廈林立。職工盟社區及院舍照顧員總工會前秘書鄭清發當時讀小四。那一年,他到父親工作的「九龍紙品廠」做幫工,每日沿青山道由荔枝角回蘇屋邨。同一條青山道,徒步兩公里,鄭清發未見一枚炸彈,但來到蘇屋邨門前的三條街道,則常有驚險拆彈場面。何以在同一條路上,一處風平浪靜,一處風雲色變?箇中隱藏着長沙灣一帶,國共兩黨各據一方的一段歷史。

香港紗廠宿舍在五六十年代,每逢「雙十」國民黨慶都會掛上黨旗。(梁融軒攝)

工友因政見打架

香港三大紡織廠之一「香港紗廠」,巨型建築坐落於長沙灣道與青山道之間。每到國民黨「雙十紀念日(武昌起義的日子)」,紗廠員工宿舍都會掛滿「青天白日滿地紅」旗,鄭清發對此記憶猶新。當年就讀四年級的鄭清發,跟隨父親到現時為「興迅廣場」的樓高三層「九龍紙品廠」做幫工,在工廠目睹不同政見的工友爭吵,甚至打架打至頭破血流。

昔日三層高紙品廠,今日已成高樓。(梁融軒攝)

警察貪污壓迫令工友轉投共產思想

他記得一名左派工友跟他說,未入工廠前是做小販,但由於警察貪污嚴重,經常被勒索金錢。一旦交不到錢,就會被捉,更會被笞刑對待。工友實在不堪被辱,所以只能轉行並投入共產思想。六七暴動期間工人生活如常,絲毫未懼炸彈危機。

長沙灣青山道一帶工廈由於由右派工會把持,所以暴動期間相對平靜。(梁融軒攝)

右派工會根據地保平安

鄭清發一般沿青山道回蘇屋邨,暴動期間沒有發生一次炸彈事件,而戒嚴時只是路上行人減少,一個駐守的警察也沒有。回想起來,青山道兩旁工廠多為右派工會,加上在工廠區放炸彈會落得「阻人搵食」的罪名,所以一直相安無事。可是,一踏入昌華街,就是另一天地。

興華街近蘇屋邨是「炸彈旺地」。(梁融軒攝)

屋邨小孩常目睹拆彈隊工作

踏入昌華街,象徵離開工廠區,進入蘇屋邨、李鄭屋邨等民居。由昌華街開始,蘇屋邨對出連續三條街(昌華街、興華街、長發街)不停發生炸彈事件。尤其以蘇屋邨大門前的興華街最為頻繁,因該處連接保安道,炸彈狂徒可以從保安道兩邊逃走。蘇屋邨的小孩常常從屋內,經窗口眺望拆彈隊工作,「嘭」一聲硝煙處處。又有居民住戶撒反英抗暴傳單,被警察拖至對面公務員宿舍毆打。

一旦被捕,示威者可能會被警方扯頭髮,甚至更粗暴形式對待。(美聯社)

蘇屋邨對面的公務員宿舍,當年是懲處部分左仔之地。(梁融軒攝)

但再走10分鐘,李鄭屋邨卻是有名的國民黨支持者聚集地。1956年香港徙置事務處在國民黨慶當日,撕去李鄭屋邨青天白日滿地紅旗,引起民聚極大不滿,繼而爆發「雙十暴動」。暴動造成59人死亡,成香港史上最多死亡的騷亂,六七暴動緊隨其後。李鄭屋邨在六七暴動不如鄰邨般氣氛緊張。

種種六七片段,成為鄭清發童年一部分。今時今日,國共兩黨在香港戰線不及昔日明顯,透過經歷者口述歷史,記者方知道長沙灣區六七暴動中右派的角色。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