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競狂熱】港產高手赴台追職業夢 曾日睡2小時:幾乎丟掉生命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走進獨立屋大門,偌大的客廳放置着近10部電腦,每個螢光幕上,都藏着一雙全神貫注的眼睛。沒有人說話,但寂靜的空間中,卻有此起彼落的鍵盤聲和滑鼠聲,這是電競隊伍HKA的宿舍。在這裏,打機就是他們日常的大部分。

來自香港的芒果仔,是目前全台灣唯一全職的《鬥陣特攻》香港電競選手。小小的東方之珠,容不下他,為了一窺職業世界的浮光掠影,他躍進了台灣。每周七天廢寢忘餐地打機,為的不止是他的個人榮耀,更遠大的是想讓世人知道,港產電競手一樣可以打出半邊天:「我想讓其他人知道,香港電競,其實也不差。」

芒果仔目前為HKA隊的隊長,負責輔助與輸出的位置。(羅俊文攝)

+6
+5
+4

輸比賽激起鬥心 疲累險釀意外

19歲的黃健朗(芒果仔),跟很多人一樣,從小熱愛打機:「我好勝心強,喜歡打比較積分、有輸贏的遊戲,像LOL(League of Legends)這些。」讀中學的時候,他已知道自己並非唸書材料,讀到中四毅然輟學,轉讀VTC冷氣技工課程。

然而,打機夢未破,他去年7月跟朋友組隊打Overwatch網吧盃,結果處女戰初嘗慘敗滋味:「我好唔忿氣,覺得可以打得更好。」

那天起,他立志要成為香港最好打的選手,過着邊打機、邊上班、邊讀夜校的日子,「早上6時起身上班,5時返屋企,食完飯就打機,打到凌晨一兩時,瞓幾個鐘又起身返工。」最誇張的時候,一晚只睡兩三個小時。睡眼惺忪地上班,代價是幾乎丟掉生命:「有次爬上梯子接駁電線,太睏沒留心,有小小觸電,幾乎整個人從梯子上掉下來。」

水平攀升   一個電話改變命運

忙碌作息無礙鐵一般的意志,不懈訓練下,他的水平慢慢拋離了自己的舊隊友,遂另組新隊繼續在不同的業餘比賽打滾。這樣的生活持續了大半年,他在香港電競界的知名度也慢慢積累起來。某天下午他收到一個來電,他的命運也自此改變,「一踏出VTC校門,就收到鍾培生(香港電子競技有限公司創辦人)電話,問我有沒有興趣去台灣打全職電競!」

台灣電競業發達,比賽場館很有規模,台上司儀會訪問比賽隊伍。(羅俊文攝)

+4
+3
+2

衝出香港轉戰台灣    最後獨自上路

電話中的鍾培生原本邀請芒果仔所帶領的業餘隊伍到台灣,惟作為隊長的他,明白職業電競的水平有多高,故即使是曾並肩作戰的隊友,面對當中不達標者,亦只能硬下心淘汰掉,「我跟他們說,如果他們日後有進步,達到職業水平,成績能反映出來,他們會有機會過來的。」

然而,這次離港並非旅行散心,而是一趟只有一張單程機票的追夢之旅,去與留的掙扎,畢竟是有的。「這麼一走,意味着在香港建立的一切都化為零,不是每個人都有這樣的心理準備。」雖然機會難逢,但隊伍裡被邀赴台灣的隊友,最後都一個又一個以家庭、事業、未來等理由,放棄了這張機票。

一路堅持,最終走到登機閘口前的身影,只有芒果仔一個。

芒果仔希望透過自身的努力,證明打機並非一無是處。(潘希橋攝)

轉全職過沒有早餐的日子

據了解,像芒果仔這般新晉的職業電競手,月薪大概一萬多元港幣。當上了支薪的全職電競選手,芒果仔一天的作息並沒有早餐,「中午十二點起床,吃過外賣就開始跟不同國家團練。」一直打到黃昏,休息一兩個小時,趁機檢討團練時的問題,晚上匆匆吃過便當後,又復再打機,一直打到凌晨兩時方上床睡覺。翌日,相同日程又再重來一遍。

這裡是台北市內湖區瑞光路一幢三層高的獨立屋,記者走進客廳,映入眼簾的除了電腦,便是堆滿一旁的便當盒和麥當勞外賣盒。走到二樓和三樓的睡房,只見這群大男生的衣服和雜物俯拾皆是。芒果仔指,為了爭分奪秒的打機,他和隊友一天兩餐都吃外賣解決。撇除了吃飯和梳洗,芒果仔可以說是過着「睜開眼打機,閉上眼睡覺」的生活。

芒果仔說,每星期一天的假期,也大多選擇留在宿舍裡練習,或者當「實況主」跟網友交流,他坦言即使來台數個月,對此地仍頗陌生,「我也會去西門町這些地方,但可能一個月,才會出去一次。」看着芒果仔操縱着角色,在屋簷橫巷上和敵人追逐,他對「戰場」地形的熟悉,大概遠超台北的街道。

在宿舍裏,男生的衣服和雜物俯拾皆是。(羅俊文攝)

吃完待丟的外賣餐盒,堆滿了客廳的角落。(羅俊文攝)

父母刮目相看    由不支持變場場睇比賽

由被父母斥責「凈係識打機」,到如今當上職業選手,芒果仔一路走來,被父母貼在身上的標籤慢慢剝落,「以前家人並不支持,覺得我沒有用,覺得我的夢想只是幻想。」但現在,芒果仔的父母會觀賞親兒的每一場比賽,形勢緊湊時,也會為他抹一把汗。

他期望在未來,香港社會能把「打機」等於「廢青」的標籤都除下,「政府現在說要發展電競,第一步要從教育着手,你(政府)要提供足夠資訊,讓老師家長知道,原來打機不一定是頑皮,打機打得好也可以發展下去。」

芒果仔從香港衝出台灣,矢言要踏足世界舞台,但他心繫的,原來還是香港,「日後香港發展得成熟,我還是想回去,始終香港是我的家。」談到將來,他幹勁十足地指,接下來的鬥陣特攻世界盃,他如無意外將會代表香港參戰,「我希望藉此機會,幫香港拿好成績。我想讓其他人知道,香港電競,其實也不差。」

芒果仔每天花超過10小時打Overwatch。(羅俊文攝)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