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節】「為何人家風光,獨我兒遭官非?」長毛:我是不孝子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今天(14日)是母親節,不少人會藉此向母親表達心意。《香港01》邀請了不同的知名人士,親手執筆寫一封給媽媽的信,以文字傾訴心聲,而他們一直埋藏心底的情感和思念,與你又有多少相似?

長期參與抗爭運動的立法會議員梁國雄(「長毛」),母親於2003年去世。他於信中回憶老媽波折重重的一生,更提及老媽生前對自己常說的一句話,這句話令長毛抱憾至今……

梁國雄自言是「不孝子」,慨嘆「樹欲靜而風不息」。(資料圖片)

「長毛」在致母親的信中,形容母親是許多窮苦女人的縮影,自幼家貧,為口奔馳,兩度失婚,含辛茹苦全為養育兒子,母子二人更因此聚少離多。

梁母於2003年在內地病逝,長毛在信中重提舊事,而且筆觸沉重。他憶述,當年獲批臨時回鄉證,終可返鄉探望母親,無奈母親已陷入昏迷,最終不幸去世。梁國雄曾表示,一生之中對兩個女人有歉意,一是前妻,二正是母親。他於信中慨嘆,沒法盡孝,使他「噬臍莫及」。

多次因帶領社運而進出法庭的長毛又憶述,亡母生前常謂:「為何人家風光,獨我兒遭官非?」他說:「我一事無成,在世俗眼中,我即使不算丟你的臉,亦不能不算負你之望!箇中滋味,誰會曉得?」在偉大母愛之下,再玩世不恭的人亦變得沉重起來。

梁國雄年幼時母親到洋人家中擔任家傭,母子聚少離多,這張合照凝住了珍貴的相聚時光。(梁國雄提供)

梁國雄引用了兩首唐詩詩句,首句來自劉禹鍚《浪淘沙》-「美人首飾侯王印,盡是沙中浪底來」,意指貴族女性的首飾和王侯將相的金印,全由基層勞動者由沙堆中淘洗出來。次句來自秦韜玉的《貧女》-「苦恨年年壓金綫,為他人作嫁衣棠」,意指不斷以金線刺繡,卻只是為人家製作嫁衣棠,以上唐詩集句,道盡了梁母的辛酸。

一直致力爭取全民退休保障的梁國雄也在信末提到,爭取全民退保乃是為千萬母親,強調緊記母親的教誨:「錢財如糞土,仁義值千金」。

「美人首飾侯王印,盡是沙中浪底來」
劉禹鍚《浪淘沙》
「苦恨年年壓金綫,為他人作嫁衣棠」
秦韜玉《貧女》

《香港01》邀請立法會議員梁國雄寫一封給媽媽的信,全文如下:

 

《遲來之信 欲靜不息》

老媽:

此信遲來,應難送達。2003年,我得到(獲頒)一張來之不易的的單程證,得以回到您的故鄉送終,可惜您已昏迷不醒,不孝子欲盡孝,徒歎噬臍莫及。樹欲靜而風不息……

您離世十個月後,我當選立法會議員。若在泉下有知,當會感吐氣揚眉!您生前常謂:「為何人家風光,獨我兒遭官非?」含辛茹苦,胼手胝足,作他家傭,養我育我。我一事無成,在世俗眼中,我即使不算丟你的臉,亦不能不算負你之望!箇中滋味,誰會曉得?

你的一生,其實就是窮女人的寫照,窮家長女,為持家而奔波,嫁錯郎而失婚,逢戰亂跋涉賣故衣,再為娘家操持。戰後來港作洋傭逢病患為生計,而再結婚,婚變遭棄,又操故業養我,「沒有母親的胸脯,哪來人類的文明?」作家斯言,您是佐證。為洋人家傭,愛子而離之,我少孤為客之苦,您何嘗不知?祇是為貧所困,唯有咬緊牙齦!

「美人首飾侯王印,盡是沙中浪底來」(節自劉禹鍚唐詩《浪淘沙》)

「苦恨年年壓金綫,為他人作嫁衣棠」(節自秦韜玉唐詩《貧女》)

以上唐詩集句,道盡勞動婦女之苦,她們當中,究竟有多少無言母親?放眼今日香港,老嫗拾荒維生,為子者,是謂不孝,為政者,是謂不仁!

兒在立法會拉布爭取全民退休金,乃是為千千萬萬母親,不獨親其親,不獨子其子。您生時常教誨我:「錢財如糞土,仁義值千金!」

敬如在,不能忘!

 

不孝子

梁國雄

二零一七母親節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