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歸20年.有片】英軍御廚煮咖哩威盡元朗 自比港人更愛香港

撰文:梁煥敏
出版:更新:

近年元朗開設不少南亞食店,當中不乏臥虎藏龍的「老香港」。長著一頭白髮、身型魁梧,平日愛穿上恤衫西褲的Liaqat Ali 45年前在石崗的英軍軍營煮咖哩,與英軍關係好極,1996年6月30日當晚,他淚流滿面送別英軍朋友。
Ali早年已在港落地生根,回歸後更在元朗開設咖哩店,熟客當中包括不少新界區警員,他直言自己比不少港人更愛香港,惟感慨近年有不少南亞人犯案的新聞:「以前想起巴基斯坦人會想起保安,現在卻想著罪案。」

Ali在餐廳內展示軍營不同的照片,其中有駐港最後一批英軍的留影照。(鄭子峰攝)

1997年6月30日晚上11時許,是英國治港最後一夜,當日下著大雨,Ali隨最後一班英軍到中環軍用碼頭,淚流滿面的他看著最後一班軍人老朋友走向停靠軍用碼頭的漆咸號驅逐艦離開:「當日下著大雨,我看著那艘離開,一直哭,都忘記哭了多久。」故事的開端由40多年前說起,1972年,Ali與父親跟隨3,000名英軍從新加坡駐港,一同住在石崗軍營,對他來說,在港工作是夢寐以求的事:「香港安全,當年調去伊朗好危險,可以來港係好幸運。」

現年52歲,昂首六尺,身型魁梧的Liaqat Ali,自小已隨父與英軍由新加坡來港當廚師,主理正宗印度咖哩。記者到訪位於元朗、有21年歷史的「石崗咖哩屋」,店內傳有陣陣香料的味道,四周貼滿的英軍的合照及舊報紙。

Ali憶述,雖在軍營工作,但閒時也會相約英軍到錦田的酒吧暢談豪飲,說起往事Ali眉飛色舞。 至90年代初,駐港英軍開始撤離香港,軍營食堂只餘下少數軍人使用,Ali生計受影響,軍營的長官考慮後,決定酌情容許市民入營用餐:「他知道我的生意差了,90年代批准市民入軍營食咖哩。後來一傳十,十傳百,儲到客開店後,我便留在香港。」

1996年8月,石崗軍營正式關閉,時任布政司陳方安生(左二)到營內歡送最後一批軍人。(Badges Story facebook 圖片)

紮根香港 元朗設「石崗咖哩屋」

問到曾否考慮過跟英軍離開。Ali說香港是個「好地方」:「香港天氣好,賺到錢;英國好凍,相比下香港人有錢得多。」而且,當年在港的巴基斯坦人不多,港人大多親切對待。他又常到元朗購買食材,與街坊結下友誼。1996年他決定跟家人決心留下,在元朗租下鋪位,也是現時有名的「石崗咖哩屋」。

攝於1994年的石崗軍營。(Ex-military Services in British Hong Kong facebook圖片)

英軍御廚轉為香港警察服務
1997年回歸後,香港的英軍全面撤走,Ali不再為英軍服務,經介紹下轉做警察的「御廚」。現時,多所警署舉行活動時,都會光顧Ali的咖哩;此外,每年有學警出更,亦由他準備到會食物:「當年唔少警官都食過我哋的食物,一代傳一代,都會搵我們。」Ali不時參與警方活動,並於2008年被委任為屯門區少年警訊名譽會長。煮得一手好咖哩的Ali,多年來已拿握到港人及英國人的胃口:「香港人平均食一分辣,英軍會係10倍!香港人鍾意嘅係好多香料嘅咖哩,但食唔到太辣。」

現時咖哩屋內烹調的咖哩已調至小辣,適合港人口味。(被訪者提供照片)
將卸任的特首梁振英及太太曾兩次到訪店內用餐,Ali說明白不少人對他有意見,但他認為梁是一名友善客人,太太則較嚴肅。(鄭子峰攝)

Ali在港落地生根,他直言自己比不少港人更愛香港,惟他感慨近年有不少南亞人犯案的新聞:「以前想起巴基斯坦人會想起保安,現在卻想著的是罪案,我是不開心的。」

20年過去,老軍人與Ali仍心繫元朗,幸得科技進步,多年後與老軍人重拾聯絡,在facebook組成「RAF Sek Kong」群組,互存照片,更新近況,「其實大家(英軍同Ali)都唔捨得香港,因為這是一個好地方。」

Ali說港人不擅長吃辣,店內食品較軍營吃到的「減辣」。(鄭子峰攝)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