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社論】官員吟嘯且徐行 一蓑煙雨任民生

撰文:香港01
出版:更新:

行政長官林鄭月娥上星期四(6月9日)出席任內最後一次立法會答問會,表示過去五年香港不幸遭遇多樣嚴峻挑戰,強調在中央出手確保「愛國者治港」前提下才能處理好行政、立法關係,「確保政府依法施政、順暢、高效」,以及減少議會內的政治內耗。臨到作結時,她更加哽咽稱:「我可以大膽說一句,我已交出一張無愧於自己的成績表,亦為我四十二年的公務生涯劃上完整句號。」

就像林鄭月娥求學時期「考不到第一」後回家大哭一樣,她認為任內成績「無愧於自己」,那是對自己的要求。但不同的是,讀書考試只要對自己與家人負責,為官從政卻關係到整體社會福祉,特區之首以至任何公職人員都不能僅滿足自我要求。新界西北議員田北辰便批評林鄭月娥任內強推《逃犯條例》修訂,導致需要中央代為出手收拾殘局,進而打擊台灣同胞對「一國兩制」的信任,所作所為是「有愧於國家」;有不少市民聽到她「無愧於自己」的發言,同樣立刻以她「有愧於香港」作為回應。

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曾國衞表示林鄭令他聯想到北宋蘇軾的詞作《定風波》,他出席問答會時,更由開首「莫聽穿林打葉聲,何妨吟嘯且徐行」兩句,一直抄寫到末尾「歸去,也無風雨也無晴」。昔日蘇軾被貶謫黃州,在風雨下故作瀟灑曠達以求自我勉勵,如今一屆官員即將「歸去」,但香港斷非「也無風雨」,反顯得在位至任滿的他們放任時局民困不加理會。官員如此「吟嘯且徐行」,只求自我感覺良好,那便無怪乎老百姓「一蓑煙雨任民生」。

林鄭月娥出席任內最後一次立法會答問會,哽咽稱:「我可以大膽說一句,我已交出一張無愧於自己的成績表,亦為我四十二年的公務生涯劃上完整句號。」(廖雁雄攝)

過去五年治績難言令人滿意

針對有議員提問她如何評價自己功過和經驗,林鄭月娥表示「自己說自己的功績沒什麼意思」而沒有作具體回應,難免令人想問她究竟是謙虛還是乏善足陳?早於競選第五任行政長官前,她在上屆政府政務司司長任內曾經形容領展、港鐵與強積金對沖是本地民生的「三座大山」,三者當中現在僅有末項勉強可以看到解決曙光。

答問會同日,立法會通過了撤銷強積金對沖機制的法案,但即使是此項難得一見的罕有善政,實際生效日期最快也要等到「積金易」平台投入運作的2025年,屆時會否再度延誤亦未可知。用勞工及福利局局長羅致光的話來說,這只是改進退休保障的一個「逗號」,亦即尚未能劃下告一段落的「句號」,是否真正算得上為治績都有斟酌空間。

再者,在應對新冠肺炎疫情方面,林鄭月娥政府表現也稱不上令人滿意。面對着這種百年不遇的凶猛病毒,全球各國固然沒有任何一處能夠倖免於難,但在林鄭月娥以行政長官身份擔任防疫總指揮的兩年多期間,香港合計出現了近萬宗感染新冠病毒死亡個案,逝者佔人口比率更登上東亞之首,抗疫成績較諸鄰近地區相形見絀。特別是年初第五波疫情爆發至今尚未真正止息,其初始發端與持續擴散則跟各種防控措施執行失當有關。假若要說行政長官與屬下高官、公務員對此原來毫無責任,社會公眾肯定不能接受。

還有一點奇怪的是,林鄭月娥首份《施政報告》明明已經指出滿足市民住屋需求是應屆政府的「重中之重」,豈料她在答問會致辭裏居然隻字不提此事。就連談及《北部都會區發展策略》時,也是將重點放在「有助香港融入國家發展大局」與得到「愛國者治港」環境的支持。縱使一眾立法會議員隨後出於客套原因或其他理由,稱許她的個別政策措施有助改善房地短缺問題,可是它們扭轉不了公屋一般申請者平均輪候時間在其任內攀升至超過六年的事實,亦無法改變她口中的「前人種樹,後人乘涼」、「頭輕尾重」等言論屬於老調重彈的託詞。

林鄭月娥曾經形容領展、港鐵與強積金對沖是本地民生的「三座大山」,三者當中目前僅有末項勉強可以看到解決曙光。(廖雁雄攝)

議政當以促進善治作為目標

不只林鄭月娥的自我要求及評價跟社會各界期待有相當差距,多名議員提問之前都先來幾句感謝、尊敬,甚至露骨地作出過多恭維和溢美之辭,聲稱林鄭月娥已經替香港社會化解了很多問題。或許因為這是林鄭月娥作為行政長官的最後一次答問會,所以議員嘗試展示一份人情世故。但治港者的每個政策、每個措施都影響着無數市民的生活,當大量香港人仍然在承受各種政策惡果的時候,議員的「人情世故」恰恰反映他們根本不懂何為人情、時勢之苦。況且即使是回到正常日子的時候,他們也不見得會用十分嚴格的標準來看政府官員以至自身工作,積極促成本港達致良政善治。古人曰:「夫議政者,苦其讇諛傾險辯慧深刻也」,荒唐的政治肇源荒唐的議政,社會應該對承擔治理責任的人有更高要求。

另一方面,本港議會運作是否真的在「愛國者治港」前提下就完全變得政通人和,這點仍然存在疑問。事實上近日審批取消強積金對沖法案的過程裏,不同背景議員就幾番陷入劍拔弩張的爭論場景,去到行政長官答問會上提問之時依舊毋忘相互傾軋,由此可見議會內部實際還是潛藏無數矛盾糾紛,只是沒有發展到太大規模的「拉布」局面而已。中央設計保障「愛國者治港」頂多排除少數惡意破壞中央、特區者參政,而且議會中人有了對「一國」原則的共識,並不保證會像林鄭月娥所言「真正做到議而有決、決而有行」,畢竟後者乃是「兩制」之下要靠香港自己來克服的障礙。

下屆行政長官與其管治團隊上任在即,期望他們能夠汲取前任者的慘重教訓,從回歸二十五年後開始真正地「團結社會」、「同行建共識」。(羅君豪攝)

下屆政府需要重建社會共識

五年前的林鄭月娥在政綱說:「如果我當選行政長官,我的首要任務是團結社會,與廣大市民同行,發展經濟,改善民生,促進民主,為下一代重燃希望」。然後她順利當選了,經濟在某些領域是有了發展,民生事務似乎也有一些小修小補,可惜以「團結社會」為主的其他數項幾乎就是倒退。更加不應忘記的是,林鄭月娥最後一次出席立法會答問會的當天,剛好是三年前反對《逃犯條例》修訂草案引發首次大規模示威的日子,那時數十萬計市民遊行至立法會大樓附近聚集,結果港府晚上堅持如期推進法案二讀程序,為後續事件升溫成一連串暴力衝突揭開了序幕。

今天議事廳和街頭上的大部份動亂痕迹都已經褪去,可惜原有日常生活與對議會及政府的信心卻未恢復,許多港人仍然都只會記得應屆政府當時表現出來的剛愎自用。對於這樣一位主打「同行建共識」口號競選的行政長官來說,其管治根本是以最偏離其初衷的方式迎來終點。社會撕裂可能沒有用激進的形式浮上水面,議會運作看上去也有維持着跟行政機關的良性互動,不過這種狀態距離真正的團結和共識明顯還遠得多,而某些官員獨斷專行的作風更是難望改變。

最後必須強調,「往者不可諫,來者猶可追」。總結林鄭月娥行政長官任內五年港府管治得失,並不是針對即將卸任的她個人做批評,而是希望對來屆治港者作出警惕,避免未來再一次犯下同樣的錯誤。政治不是一個人的事情,管治者不可能只知道滿足自己對自己的要求,同時亦應該滿足國家與人民等其他層面的要求,並且必須廣泛地吸收來自社會各界的聲音,盡力尋求讓大家在存在爭議的事情上和平達致共識。下屆行政長官與其管治團隊上任在即,期望他們能夠汲取前任者的慘重教訓,從回歸二十五年後開始真正地「團結社會」、「同行建共識」。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