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奪命垃圾槽】事隔五日家屬談判 惠康清潔冷待:個別意外覺傷感

撰文:彭愷欣 潘安奇 鄧詠中
出版:更新:

上周五(22日)冬至夜,馬鞍山錦泰苑錦邦閣71歲的清潔工羅裕鏘(鏘伯)在冬至開工時,不慎失足墮入垃圾槽而不治,遺下妻子及一對子女。今早,死者妻子及子女,與親友到沙田富山殮房認屍,逗留約一個小時後離開。事隔五日,在公眾假期結束後,死者兒子羅先生主動聯絡清潔公司惠康環境服務集團要求會面,惟兩個多小時的會面過程,家屬感到清潔公司並無拿出其誠意去商討,死者一家對此感到無奈及憤怒。清潔公司亦首開腔回應事件指,一向注重員工職業安全操作,這次事故屬個別意外事件,對此深感傷感,並會在本周檢視所有設垃圾槽的工地。

冬至夜開工被困垃圾槽兩小時的清潔工鏘伯,送院後不治。(余睿菁攝)
話事人今日仲放緊大假,只係返嚟簽一簽張票就走咗,繼續放大假,冇嚟開會,我成家人嚟傾都冇意思。
死者兒子羅先生

要求家屬帶齊文件才見面

死者兒子羅先生於父親出事翌日,曾主動聯絡清潔公司惠康環境服務集團,惟惠康稱正處於聖誕假期,要假期後才能跟進賠償及保險等事宜。事發五日過後,今日是聖誕後首個工作天,記者致電羅先生,他指今日主動聯絡清潔公司安排會面時間,今午4時許,與母親在工業傷亡權益會人員陪同下,與清潔公司的高層開會。

會議後羅先生接受訪問,他指整個聖誕假期未收到清潔公司的電話,今日主動聯絡對方要求會面,惟提出要求時,清潔公司人員有所遲疑,支支吾吾,著他帶齊文件到位於九龍灣的辦公室會面,「當時對佢支支吾吾嘅態度已經扣曬分,感覺只係叫我上去交文件,好無誠意。」

話事人放假 回公司簽完支票即走無溝通

會面時清潔公司派了三位人事部職員與羅生一家會面,羅生指對清潔公司派3位無話事權的職員與他會面感到無奈及憤怒,「話事人今日仲放緊大假,只係返嚟簽一簽張票就走咗,繼續放大假,冇嚟開會,我成家人嚟傾都冇意思。」

我都唔明一個老人家點倒40層樓垃圾。
死者兒子羅先生
羅先生指今日約清潔公司會面。(余睿菁攝)

臨時發放五萬元 家屬要求合理賠償及解釋

意外發生後,羅先生一直冷靜應對,他指自己不是一個計較的人,家人只是希望得到一個合理的解釋及合理的賠償,但清潔公司都無法給予。問及清潔公司有否提供賠償,羅先生指平安夜(24日)當晚,清潔公司曾表示會向家人提供一筆3萬港元的緊急援助金,惟他們生怕接受了會影響後期商討賠償事宜而拒絕。今日會面時,公司仍只是提及3萬港元的緊急援助金,無提及其他賠償,「好唔滿意,3萬蚊連搞個喪禮都唔夠畀,好唔合理。」羅先生指職員其後即場致電總經理,將金額提升值5萬港元,羅先生一家仍然拒絕接受,擔心一旦接受會影響之後賠償,現階段希望提出訴求,要求與公司高層會面,得到合理賠償及解釋。

質疑父親痛父是否適合倒垃圾?

羅先生稱,會面上曾問清潔公司在安排員工工作崗位時,有否衡量對方狀況是否適合,因父親生前有痛風,雙腳不是很靈活,「我都唔明一個老人家點倒40層樓垃圾。」他又於會上詢問清潔公司有否派足夠人手進行工作,羅生指清潔公司只是官腔地回應足夠,「我睇唔出有幾足夠,一個人倒40層樓垃圾,又冇支援,仲要得個半鐘。」

整個會面過程中,職員都無法解答他心中的疑問,職員只稱會把他的訴求向母公司反應及爭取,羅先生表示只能無奈再等消息,「我好記得佢係話盡量爭取,唔係盡力爭取。」羅先生指兩個多小時的會議,見到清潔公司無誠意商討,「畀我感覺幾差,唔係好接受。」

畀我感覺幾差,唔係好接受。
死者兒子羅先生
惠康環境服務集團回應指事件只是個別意外。(潘安奇攝)

肇事大廈仍停用垃圾槽

記者今日到訪錦泰苑錦邦閣,發現垃圾槽仍停用。錦邦閣清潔工仁仔指,勞工處仍在調查事件,不能使用垃圾槽,工友用升降機運送垃圾桶。事發當日勞工處向錦邦閣發出「暫時停工通知書」,垃圾槽停止使用至今。

本周檢視所有垃圾槽工地

香港01就事件查詢惠康清潔公司,惠康回應指,這次事故屬個別意外事件,對意外深感傷感。發言人指,在案發後已即時接洽家屬,慰問及提供所需援助。公司今日與家屬接觸,商討安葬及交待保險事宜。清潔公司指已將事件呈報勞工處及保險公司,以助調查意外發生原因。

惠康又指,為避免同樣事件再發生,公司會於今個星期內檢視所有使用垃圾槽的工地,要求主管發放有關安全使用垃圾槽操作指引給清潔員工,加強員工安全意識。惠康稍後會與屋苑物業管理公司就改善收集運送垃圾方法進行商討,如在垃圾槽口加裝圍欄。

事發後錦邦閣垃圾槽已停用,清潔工人需逐層收垃圾,用升降機運送垃圾至地下。(余睿菁攝)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