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端人口】觀塘碼頭再清場 無處容身又折返 露宿者興叔有心願

最後更新日期:

十多名露宿者無家可歸,盤踞觀塘碼頭多時。年初政府以不合法佔用碼頭為由打算「清場」。後因天氣嚴寒,將清場行動押後至三月。3月29日政府正式清場,但這群「低端人口」的居住問題始終未解決,晚上已「重新佔領」。

興叔是這群露宿者的代表人物,他其實有個心願,「我想係度釣魚,唔係喺度瞓街!」他希望得到有心人幫助他們一起租樓互相扶持照顧。社區組織協會幹事吳衛東指,政府如無妥善政策安置露宿者,類似清場行動徒具形式,治標不治本。

同舟共濟,一群落難的宿露者有粥齊齊食。(王譯揚攝)

香港01記者今日下午前往觀塘碼頭視察,發現碼頭位置仍然可見政府部門張貼的通告,惟現場尚有數間小木屋,以及用帆布搭建的帳篷,藍白膠袋、膠箱及手推車等雜物隨處堆放。午後,多名露宿者瑟縮於木板屋、帳篷內睡覺,日前的清場行動似乎對他們並無太大影響。

我想係度釣魚,唔係喺度瞓街!
興叔

興叔在觀塘碼頭露宿已有兩年多。他說,有心人讓他們到工廈畫畫,這些畫作,他希望有人願意購下,對他們的生活給予一點幫助。(王譯揚攝)

政府每年例行清場 露宿者從容撤退

長駐碼頭兩年多的興叔直斥,政府最擅長做大龍鳳,「年年做show啦」。他指,政府每年都會進行一次大型清場行動,十多名露宿者早已見慣見熟。今次政府再次張貼清場通告,興叔已經心裏有底,於是提早拆除木屋、執拾個人物品。政府29日清場,露宿者28日已整頓行李,暫作撤退。興叔坦言,過去已被政府人員驅趕多次,唯獨今次前來清場的人員斯文得多,「以前軍裝嚟到15分鐘清哂」,但今次人員會提醒露宿者執拾物品。 

興叔養了一隻名叫「阿肥」的流浪犬。 (王譯揚攝)

早上清場 露宿者晚上重新「佔領」

興叔憶述前日清場行動完畢,他與一眾露宿者晚上便帶齊木板、行李返回觀塘碼頭,搭建木屋,重建家園。他直言沒有人想流落街頭。

興叔在街頭顛沛流離多年,直言政府對露宿者的實質支援不足,以致露宿者無安身之處。即使有社工跟進,也只能兩三個月來找他們食飯、聊天。他們的生活苦困,有飯齊齊食,過去曾有露宿者餓得要到附近偷雞來煮粥開飯。他期望再有熱心人可協助他和一眾露宿者朋友租樓居住,幫助他們脫離露宿命運。「我想係度釣魚,唔係喺度瞓街」。這是興叔的心願,露宿多年,他希望得到別人的幫助,令一班落難朋友的生活,有點改變。

觀塘碼頭清場事件時序:

2017年12月26日

地政總署在觀塘碼頭張貼通知,以不合法佔用碼頭為由,要求佔用人12日離開碼頭。

2017年12月28日

運輸署在觀塘碼頭張貼通知,要求所有露宿者於1月12日遷出碼頭。

2018年1月11日

運輸署以天氣不穩及露宿者尋覓居所需時,考慮將清場限期延至3月。

2018年3月16日

運輸署於碼頭再次貼出通知,稱3月29日會有聯合清理行動,屆時會封閉碼頭部分範圍。

2018年3月29日

政府派員清場至中午,露宿者晚上重返碼頭。

吳衛東指,露宿者明白政府有權管理及清理碼頭空間雜物,故清場期間並無反抗。 (資料圖片)

露宿者明白政府有權管理碼頭 清場期間無反抗

社區組織協會幹事吳衛東表示,露宿者其實亦明白政府有權管理及清理碼頭空間雜物,所以清場期間並無反抗,只是以紅白藍膠袋執拾個人物品便離開碼頭。但十多名露宿者根本無家可歸,故晚上已全數返回碼頭「重新佔領」,整件事情沒有無任何改變。吳質疑,政府有三大問題尚未解決,類似清場行動徒具形式,治標不治本。

 

宿舍房屋不足 露宿者難捱貴租被逼「瞓街」

吳衛東指,政府未有制定「無家者友善政策」,現時無設立專責部門處理露宿者事宜、為露宿者提供協助,同時亦無相關法例保障露宿者免受滋擾的基本權益。

其次,本港社福機構可為露宿者提供資源嚴重不足,往往供不應求,如露宿者宿舍最多只容許居住三至六個月,過後便要離開。但私人劏房環境惡劣又昂貴,故露宿者離開宿舍後往往再次露宿。

最後,公屋供應數量嚴重缺乏,單身人士輪候時間長達廿年。而政府提倡的社會房屋只有自願機構參與,政府並無擔當主導角色,無法大量供應社會房屋。吳表示,政府應全面檢討政策,否則無法長遠解決香港露宿問題。

興叔去年接受記者採訪。(資料圖片)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