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盆𠺘口】為僱主撲黃子華票 外傭早7日排隊:都係責任

最後更新日期:
黃子華將於今年7月舉行最後一次楝篤笑演出《金盆𠺘口》,全城掀起「搶飛」熱潮,預售門票早已搶購一空。在一票難求的情況下,黃子華曾叫支持者不要光顧黃牛黨。距離公開發售門票日子(下星期二)尚有一星期,售票處外已有外傭排隊「霸位」。
排在隊首的女子Linda自稱印傭,她坦言並不知道黃子華是誰,但僱主一家三口均是其忠實支持者,故按指示由觀塘家提前到沙田大會堂排隊,欲購買四場演出、每場四張門票,供僱主及自己前往觀賞。
Linda自稱印傭,指自己在觀塘居住,到沙田大會堂購票。(魯嘉裕攝)
黃子華楝篤笑《金盆𠺘口》將於下星期二(24日),在城市電腦售票網公開發售門票。黃子華曾明言是次演出後不會再舉行楝篤笑,令不少支持者表示要購票進場。上月的門票預售開始後,黃牛黨公然以炒價賣票,最貴索價15,555一張。黃子華因此上載短片,呼籲支持者不要光顧不法商人。
Linda:購4張票 自己與僱主一家三口入場
記者今(17日)晚到沙田大會堂外直擊,發現門外有三張膠凳,女子Linda則攜膠凳及行李箱提早佔位排隊,並排在隊首。Linda向記者表示自己為來港工作10年的印傭,居住觀塘,今早10時,其男僱主叫他到場排隊,希望能在下星期成功購得4場演出場次、每場4張的最貴$880門票,供其太太及兒子,再加上Linda四人一同進場觀看演出。Linda透露,其僱主非常喜歡黃子華,得悉是次楝篤笑會是最後一次演出,怕銷情過份熱烈,故叫她排隊。
職員收起霸位膠凳
Linda坦言未看過黃子華表演,又指不知黃子華是誰,亦不清楚「楝篤笑」的表演形式與「講嘢」的分別。她攜私人物品到場「霸位」,被問到是否打算直至售票日都不離開,她指不會,因自己「都要食飯」。她表示,曾看見數名中國人放置膠凳佔位,估計是為了明天另外的表演排隊。晚上約9時半,Linda離開現場,指僱主叫她明早再到場。
現場所見,大會堂職員收起三張摺凳,期間曾詢問物品是否屬在場人士,無人回應後便把它們取走。
大會堂職員今晚收現場數張膠凳。(魯嘉裕攝)
通利琴行門外有人排隊。(黃偉民攝)
尖沙嘴菲傭排隊:是自己的責任
在尖沙嘴通利琴行外,不願上鏡的菲傭Miki則表示「驚買唔到飛」,於是前來替僱主排隊,不會轉售所購得的門票。她們一行人約有40人,早上前來排隊,夜晚12時回家,一名男子負責通宵留守,看管各人物品。被問及在街頭排隊會否有額外報酬,Miki回應道:「OK呀……夜晚返去亦可以,都係(自己的)責任。」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