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響乾塘】天空之鏡乾到裂 山友:基建影響 水署:冬季雨少

最後更新日期:

有「香港小桂林」美譽的流水響水塘,其淙淙流水聲、山水一色佳景已成絕響?位於粉嶺鄉郊的流水響水塘,一直以塘水澄綠無痕,如鏡般倒映着參天松杉而聞名,儼成遠足友的世外桃源,惜近月泱泱水塘竟在短時間內乾塘,變成一片泥黃色。有山友懷疑是附近隧道工程抽乾了地下水所致,惟水務署卻指是因水塘「入不敷支」,因過去的冬季雨量少,之前收集的雨水卻因供給灌溉而消耗殆盡所致。但吊詭的是,毗鄰同是灌溉水塘、大小相約的鶴藪水塘,卻仍然山水匯聚,波平如鏡。「兄弟」流水響水塘與之相比,簡直是天淵之別,同塘不同命。有專家認為,應與其地理環境、土壤及植被等情況有關。

水塘見底,更已長出嫩綠的草,遊人可直接落水塘行往對岸。(魯嘉裕攝)

1968年建成 有「天空之鏡」美譽

流水響水塘位於粉嶺龍山東北面,與鶴藪水塘同屬八仙嶺郊野公園範圍,兩者均是靠附近一帶山水引集成流。據《新安縣志》記載,流水響潭的發源處有數石井,「天造地設,深約尋丈,春夏漲如飛瀑,秋冬則琮琤細響。」因而取名流水響。

而水塘建於1968年,作用是收集集水區的雨水,供附近數個村落農戶灌溉之用。其容量可達17萬立方米,即有逾80個標準泳池。因地處山林頗為靜謐,塘畔有白千層及落羽松,藍天綠林的倒影在水中輕輕搖曳,讓水塘贏得「天空之鏡」美譽,遊人在此間呼吸着新鮮空氣,如置身世外桃源般。

+4
+3
+2

惟年月流轉,現今的流水響水塘已不聞流水響亮,更面臨「滅塘」之災。有行山友發現,水塘於去年4與8月仍是水如鏡,但在今年大年初一往上址郊遊時,赫見水塘的水已大半乾涸。

泥土龜裂 滿地死魚

香港01記者於近日往上址查看,見偌大的水塘只剩下近主壩的一角有水,遊人可在塘底行往對岸,踩踏的泥土亦呈龜裂,一些原本活蹦亂跳的魚類,卻已化白成為魚屍,「淚已流乾」,無聲地、孤獨地守護着這塊曾經的樂土。

有山友懷疑是否因近月雨水減少有關,亦有山友質疑是相距現場約300米外的龍山隧道工程,因穿過水塘較堅硬的地底岩層,造成大量水塘水量流失。

龍山隧道環評提及留意地下水

根據資料,該龍山隧道的南行線及爆破管道,分別於去年3月及8月完成,現時正進行相關道路及護壁的工程。該工程的環評報告曾提及,有需要留意地下水對周圍敏感水體(如流水響水塘)的影響。土木工程師蘇耀坤認為,如隧道做好灌漿(防水)工程,應對水塘的影響較微,但要視乎其泵水量是否過大,使水塘的水有所流失。

土木工程拓展署指,根據過去12個月的監測紀錄顯示,流水響水塘附近的相關隧道工程的地下水位沒有不尋常下降情況。因此,工程顧問估計流水響水塘存水量降低的情況並非由隧道工程引致。

+3
+2

水務署指冬季雨量少 翻查資料本港水塘總存水量只微跌

水務署發言人則解釋,近日流水響水塘的水位下降,應是由於過去的冬季雨量少,而之前收集的雨水亦因供給作灌溉而消耗所導致。但翻查水務署於本月中(16日)的記錄,本港水塘總存水量只較去年同期少約8%,未見有太大的跌幅。

但觀乎過去兩個月,本港有雨天的日子少之又少,於2月份只有一日下大雨。天文台總學術主任岑富祥解釋,因為2月份時北風偏強,「普遍華南地區都偏乾」;而3月份則因南風水氣輸送偏少,令該兩個月本港的雨量較正常偏低。當中3月份的總日照時間近200小時,創歷史新高。

2月雨量較正常少逾九成

根據紀錄,2月份的總雨量只有4.5毫米,較正常的54.4毫米少逾9成;3月份亦只錄得22.7毫米,較正常的82.2毫米少逾7成。今年首三個月,累積雨量只有89.4毫米,較同期正常數值161.3毫米少近半。翻查過往資料,於2011年5月,上址流水響水塘亦曾出現乾塘情況,當時該月亦只錄得186.7毫米的雨量,較正常少約百分之43。因當年是「乾旱年」,該年總降雨量是過去半世紀錄得最少,只有約1,500毫米。

水務署補充指,根據紀錄,流水響水塘過去十年曾在2008年初、2009年初及2015年初出現過乾涸現象。

詹志勇:要留意植被有否被破壞

在粉嶺一農場的農戶Becky指,自梧桐河排洪設施整妥後,疑因地下水排走多了,近10年來,她們用着灌溉的井水,已沒有源源不絕情況,即需要用水的時候,才會泵水。而近月亦察覺較難泵水,「少雨水時,真係要慳住用。」

對於為何流水響水塘與鶴藪水塘有別,港大地理學系講座教授詹志勇認為,除地理環境,水塘的土壤如夠厚及植被沒有被破壞,會較易「鎖」着水份,不讓雨水流走;而附近農地耕作的活躍程度多少亦有影響;至於工程項目,是否泵走大量水份亦是考慮因素之一。

賞蜻的熱門地

對於水塘乾涸是否對周邊生物有影響,長春社公共事務經理吳希文認為,流水響水塘是賞蜻的熱門地點,當中包括罕見的國姓異春蜓及伊中偽蜻等。蜻蜓若蟲在水中生長,溪流、水塘內的微生境多樣性對牠們十分重要,沒有水會影響蜻蜓成蟲。

附近的軍地河亦鮮見有流水。(魯嘉裕攝)

水塘塘畔及周邊溪流曾發現罕見的蜻蜓,圖左為伊中偽蜻,圖右為國姓異春蜓。

山友們點睇:

可遇不可求,唯有等雨季再去過。
陳傲雲
溪河已乾涸,何來流水響?
傅裕勳
邊個行山朋友咁口渴?把流水響啲水都飲晒!
Pak Fung Tang
我30多年前見的流水響真的是流水處處響叮噹,怎麼現在?
Charles Man-wing Tang
乾晒水!啲裂紋好恐怖!
Tensaki Shinkin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