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聰咖啡師】受歧視淪打雜 憑堅毅沖出生天 加租趕絕共融小店

最後更新日期:

香濃的咖啡豆配以純熟沖泡技術,成就一杯富人情味的咖啡。甫進入位於尖東的My Little Coffee,咖啡香撲鼻,咖啡師Zita以熟練手法「拉花」,向顧客介紹豆類及蛋糕甜點,笑容可掬的她看似跟你我無異。但細心觀察,Zita的耳背掛上助聽器,耳機曾令她在舊東家被標籤「會整壞部咖啡機!」最終被當「打雜」負責店內清潔。

幸得伯樂賞識,Zita離開充滿歧視職場,她淥傷手仍堅持練習,終於咖啡比賽奪佳績,與同為聾人的同事「沖出一片天」。老闆娘Gigi指,咖啡店九成員工為聾人。惟好景不常,這家共融小店,因租務問題將走上結業之路。周日(5月27日)咖啡店即將結業,同事將各散東西。

My Little Coffee的咖啡師Zita,她為嚴重至深度弱聽人士,經過多年的努力於咖啡界「沖出一片天」。(蔡正邦攝)

嚴重至深度弱聽 童年遭受歧視

「返你嘅聾校喇,阻住晒!」現年28歲的Zita,出世時已聽不到聲音,醫生確診她是嚴重至深度弱聽,需配戴助聽器及接受語言訓練。「我細個一直都畀人恰!」她的童年並不快樂,讀主流學校飽受同窗歧視,至大專修讀設計系,才獲同學接受。

於連鎖咖啡店打工 仍遭歧視

直至她遇上這一杯咖啡,才開始改變人生。畢業後,Zita投身社會,但路仍崎嶇,「(前上司)話我聽唔到電話,個客想改嘢又幫唔到,最後又麻煩到佢!」遭受歧視的Zita終離開該商業設計公司,尋覓新出路。之後,她到一間連鎖咖啡店打工,盼學習沖咖啡,「做咗三個月妹仔,都係做清潔嘅嘢!」

出面冇可能接觸咖啡機,有人會覺得聾人唔識用,會整壞部機!
Zita Lam - 聾人咖啡師

早年,Zita全憑堅韌學習,於奪得咖啡比賽第三名的獎項。(受訪者提供)

工作態度獲欣賞 轉工展開新工作

兩年前,仍在連鎖咖啡店打工的Zita,機緣巧合下認識了My Little Coffee的老闆娘Gigi及老闆偉倫,他們很欣賞Zita的工作態度,招攬她加入。Zita亦由零開始學習,由選咖啡豆、滴漏至拉花等工序,「出面冇可能接觸咖啡機,有人會覺得聾人唔識用,會整壞部機!」

學習拉花「打奶」淥傷手

精心調製的咖啡,背後全因努力練習!Zita指,對聾人而言最困難是「打奶」,正常人聽到「茲茲聲」就可以判斷是否已打好奶。但聾人則需由視覺及手感觸溫去判斷,此步驟須多次練習才成功,有時更會淥傷手。幸而,老闆都很支持他們學習,鼓勵他們與客人溝通,「老闆好鼓勵我哋用咖啡機,仲會教到我哋識用為止!」

+9
+8
+7

My Little Coffee九成員工為聾人,落單時客人普遍用餐牌「手指指」,再配合肢體動作點餐。(蔡正邦攝)

否定自身能力 鼓勵聾人員工嘗試

「好感動佢哋由心而發,好努力練習!」My Little Coffee的老闆娘Gigi稱,Zita是該店首名失聰員工,她很欣賞Zita的拼勁。早年,Zita更參加沖咖啡店比賽,奪得佳績。Gigi表示,初時聾人員工對自己沒信心,不斷否定能力,她會鼓勵員工多接待客人。

大聲叫沒有用 應做跨張的動作

早年,Gigi與幫助聾人及弱聽人士的「龍耳」合作,聘請他們助投身社會。該店九成員工為聾人,落單時客人普遍用餐牌「手指指」,再配合肢體動作點餐。Zita笑言:「有客人會做好跨張嘅動作,大聲叫係冇用,因為真係聽唔到!」她認為簡單互動,能拉近人與人距離,讓冷漠的社會增添溫暖。

業主大幅加租 咖啡店將於周日別街坊

至於My Little Coffee員工,將會分散至屯門及旺角的咖啡豆專賣店。(蔡正邦攝)

讓聾人員工協助教授

「我冇可能請晒所有聾人,不過想做僱主的例子,花少少時間幫佢哋提升技能!」Gigi指,在她眼中聾人與健聽人士沒有分別,只要願意付出時間教導,他們亦可與健聽人士一樣。另外,讓聾人員工會協助教授「自己咖啡,自己沖!」將專業咖啡知識帶入屋,達至聾健共融。

因租務問題 周日無奈結業

本周日(5月27日)My Little Coffee因租務問題無奈結業。Gigi表示,1個月前業主稱將大幅加租,他們無法負擔高昂租金,只好結業。而據她了解,店舖新租客將會開藥房,「我開咖啡店嘅時候,隔離都冇藥房!」而My Little Coffee員工將會分散至屯門、旺角的咖啡豆專賣店。「無咗份人情味,變得凍冰冰,最可惜係聾健共融要拆解!」而Zita期望咖啡店可另覓新址,大家再聚首一堂。

+5
+4
+3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