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B流浪記.有片】超萌牛B西貢走失 好心村民餵奶守護成功尋親

最後更新日期:

舐犢情深,不僅體現於牛牛母子之間,一頭初生之犢與西貢一群愛心村民,也見證著這種關係。一頭相信未滿月的小牛B,五月初離群走失,被狗狗包圍。媽媽不見了,幸得一名路過女村民好心借出花園收留照料。村民們編更分工,給牛B餵奶、放牛,努力為牛B尋親。十多日後,一群牛兒路過,小牛B終於跟牛媽媽重逢,牠衝向牛群,狂舔牛媽媽。

故事還未完結,牛B有時餓了,偶爾還會回到人類的「家」,村民會給牠餵些奶,希望牠能嘗試吃草,慢慢融入牛群生活,健康快樂成長。

現時牛B已經開始嘗試吃草。(賴俊傑攝)

牛B眼大大,樣子精靈。(賴俊傑攝)

跟隨公牛被趕走 嘴邊仍有奶

2018年5月6日,西貢西沙路,途人議論紛紛,原來出生不久的牛B似乎跟牛群走失了,牠試圖跟隨一隻公牛卻被趕走。好心村民Eliza放狗時途徑現場,見牛B叫得甚是淒涼,被狗兒包圍,又聽到有途人說要找漁護署,有些說找動物組織幫忙,擔心反而令牛B沒法尋回媽媽:「我話牛B嘴邊還有奶,牛媽媽可能還在附近。」只可惜,牛媽媽至入夜後仍無影蹤,加上天雨,牛B便在Eliza家中宿一宵,暫時以羊奶果腹。

Eliza與村民堅持「淨餵奶、不撫摸」,以免影響牛B身上的氣味(賴俊傑攝)

找到疑似牛媽媽 可惜好夢落空

第二天,Eliza將牛B帶到附近一片常有牛出沒的大草地,不過兩三小時後下起雨來,牛B又自行「回家」。於是Eliza跟大約10多名熱心的西貢居民,除了暫時照顧牛B,也努力為牠尋親。第三日,有關注組織的成員通知他們,附近一牛群有隻「谷奶」的母牛,於是村民們帶牛B前往。「牛B到咗之後即刻衝向牛群,牛群的牛亦有舔佢,我哋覺得,係佢啦!」不過,村民們經過約一天半的觀察後,發現谷奶的母牛不願讓牛B喝奶,更發現母牛有牠的自己孩子,相信不是牛B的親生媽媽。「阿B個肚餓到凹晒,唔得喇,都係要帶佢返來。」

徵詢過獸醫意見,村民以鮮奶混和奶粉餵牛B。(賴俊傑攝)

曾救牛失敗 對漁護署及動物組織失信心

由於政府目前政策,並不會將捕獲的牛帶回原居地,而是會帶到西貢郊野公園的創興水上活動中心附近野放,不過Eliza質疑,該處是否有足夠的草予大量牛隻食用。加上之前Eliza救牛曾有不愉快經歷,所以村民們決定不找漁護署及動物組織幫忙:「三個月前,我發現有公牛受傷,於Facebook求助後,動物組織『護牛天使』聯絡我,不過大家無法救助公牛,最後都是找了漁護署。」只可惜,公牛被漁護署帶走後,其後於進行絕育手術時因藥物敏感死亡,讓Eliza感到未能接受:「絕育時死亡不是一個正常的情況,一般診所幫貓狗絕育時都會驗血檢查。」更令Eliza不滿的是,漁護署及『護牛天使』並無通知她公牛離世的消息,後者更將當時救牛的Facebook帖文隱藏:「佢地用這個案拎左光環,但就報喜不報憂。」

從事廣告業的Eliza說自己是「貓奴」和「狗奴」,對牛一竅不通。自從遇上牛B後,便不斷上網自學與牛有關的知識。(賴俊傑攝)

鮮奶混和奶粉餵牛B 憑著合照找牛媽

於是,牛B又暫居在Eliza的家了,徵詢過獸醫意見,大家以鮮奶混和奶粉餵牛。為了保留牛B身上的氣味,村民們一直堅持「淨餵奶、不撫摸」,更輪班放牛,讓牠自己摸索如何吃草。在村民及義工的努力下,尋親又有些進展,原來有人早前曾拍下牛B及媽媽的合照:「牛媽年輕、沒有耳牌、角很細小,同阿B一樣很淺色。」他們鎖定了牛B所屬的牛群編號,等候目標牛群出現。

牛群路過 母子終重逢

終於到上星期五,Eliza聽到牛群經過、公牛的叫聲,馬上帶牛B出去看看:「阿B自動自覺就搵到阿媽,佢地互相嗌、舔面,阿B亦有嘗試找奶喝。」只可惜,牛媽媽疑因一段時間沒餵奶,出現收奶情況,因此村民們仍觀察著牛B,萬一牛B吃不飽,還是會為牠餵些奶。現時牛B已經開始嘗試吃草,村民都希望牛B可以不受打擾地生活,待斷奶後完全融入牛群,健康快樂成長。

牛B與媽媽已經重逢。(受訪者提供圖片)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