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趕絕野宿】搬竇需棄大批家當 「瞓街牧師」發帖反清理低端人口

最後更新日期:

深水埗昌新里橫跨欽州街西的行人天橋一直是露宿者的棲身地,目前有十多名露宿者紮根於此,惟最近政府以清理為由,要露宿者於7月12日撤出上址,更向露宿者發出通告,指若有福利需要,可尋求社協或其他非政府團體幫助。有露宿者坦言,因家當甚多,若搬走必須忍痛棄掉大批冬天衣物及被鋪。此外,有「瞓街牧師」之稱的林國璋於個人社交網站上批評當局的做法是將責任推給非政府組織。

民政事務處於通告中向露宿者指,若有任何福利需要,找相關團體幫忙。(賴俊傑攝)

63歲的張先生「家當」甚多,一旦須搬走,必須棄掉一些冬天衣物及被鋪。 (蔡靜心攝)

在上址野宿、63歲的張先生輪候公屋已兩年多,仍未有確實的「上樓」日期,民政處清場在即,被問及去向,他坦言:「未諗到。」他的家當甚多,若要搬遷,必須棄掉一些冬天衣物及被鋪,「但一轉涼就好麻煩」。

前露宿者透露 「老友」多瞞家人現況

55歲的張先生是昌新里天橋前露宿者,「我係一開始喺度住嘅第三個人,住咗兩年」,他去年已搬走,目前已在當區另覓他處租樓,得悉「舊居」下月或遭清場,特意回來探望舊友。張先生引述「老友」表示,曾有黑人在上址強行進駐他們的「居所」,遭「老友」責難後,會向他們報復,把「老友」的帆布或紙皮剪爛;此外,張先生還在上址野宿時,曾因瑣事與人爭執,並報警處理,惟警方對他們的態度冷淡,甚至向他們說粗口,張先生和朋友為保障自己,在警員「爆粗」時錄音及拍照,警員得悉後才對他們態度軟化。張先生又指,自己的兄長及嫂居於該天橋附近的大廈,惟家人一直不知自己曾在上址露宿,原因是「唔想累到人」,他又透露,上址很多「老友」為怕家人擔心,也是瞞著親友露宿。

余大哥因一次交通意外,左腳受傷,從此不良於行,失去工作能力,影響生計。 (蔡靜心攝)

40歲的文哥曾於葵涌公園露宿,現時在上址露宿一個多月,「我喺葵涌碼頭做搬運散工,一星期只開到兩日工,唔夠使,都要申請綜援,依家等緊批」,文哥坦言不想向相關機構求助,「一個人有手有腳唔想咁樣,唔知人哋見到我咁大個人(去求助),會點諗」。天橋即將被清場,他批評政府口說安置露宿者,但又落力清場,無助他們上樓。文哥現時打算找一些送外賣的工作,希望「日日有工開」。

天橋斜路被封 露宿者持枴杖蹣跚上樓梯

同樣在上址露宿的57歲余大哥,從前任職運輸業,惟十年前一次交通意外,令他在醫院度過半年日子,受傷的左腳肌肉萎縮,不良於行,令他失去工作能力。余大哥每次「回家」,均需手持枴杖,蹣跚地上樓梯,皆因民政處為趕絕上址露宿者,封鎖了天橋的斜路。被問及日後的打算,他指已找到合租的宿友,惟暫未找到合適的板間房租住,「預算(月租)4,000蚊,如果搵唔到就瞓住公園先」。

吳衛東指因板間房多有木蚤,租用人士寧願「瞓街」。 (蔡靜心攝)

板間房多木蚤 「人有人瞓,衫有衫瞓」

社區組織協會(社協)社區組織幹事吳衛東表示,很多租有板間房的低收入人士,均因為床位有木蚤,寧願餐風露宿,床位則用來放置個人物品,「人有人瞓,衫有衫瞓」。目前他正等候與民政處代表開會,商討有關天橋清場的事宜,「聽落7月12日呢個日子(當局態度)都幾強硬,應該真係會清場」,他慨嘆炎夏到來後,露宿者將更難租到床位。

食環署今早派員到上址進行恆常清潔工作,由於橋面堆滿露宿者的物品,職員未有向該處灑水洗地,改為集中清洗樓梯位置。

年約40歲的文哥坦言不欲向相關機構求助,「唔知人地見到我咁大個人,會點諗」。 (黃詠榆攝)

瞓街牧師:反對清理低端人口

有「瞓街牧師」之稱的林國璋於個人Facebook發文指,近日緊張欽州街天橋面十數位露宿者的境况,因他們正因政府以清潔為由,迫他們撤出橋面。深水埗民政事務處向露宿者發出的通告中,除了通知進行清理行動的日期外,亦提及露宿者有任何福利需要,可向香港社區組織協會「守望計劃」以及救世軍「健康友里」服務尋求幫助。

對於當局的說法,林牧師指,天橋是十數人居住的「家園」,政府是有責任向這批人士提供協助的,但卻將責任推卸給非政府組織,他於文中直指,「反對清理低端人口!」

民政處回應指,在清理行動前,當局會盡量確保該處露宿者的正當和合理的福利需要得到照顧。除了社會福利署的露宿者支援服務隊外,民政處在地區主導行動計劃下亦撥款聘用兩個露宿者服務機構(包括香港社區組織協會以及救世軍)在該處進行外展探訪工作,密切跟進有福利需要的露宿者。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