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古城槍擊案】爭產內情20萬祖屋變千萬元 八兄妹分遺產惹殺機

最後更新日期:

一場變賣市值千萬祖屋的爭產風波,釀成致命槍擊血案。鰂魚涌公園槍擊案44歲女疑犯詹心桀(Ada),疑不滿四舅父遲遲不肯「分身家」變賣南豐新邨的祖屋,又懷疑對方涉吞佔物業,於年前雙方已在WhatsApp激辯。這間祖屋的樓價,由購入時約20萬元升值至逾千萬元,第二代八兄弟姐妹的分身家問題,惹來第三代後輩不滿,繼而動殺機。有律師直指,如遺產受益人不滿執行人「嘆慢板」,可訴諸法庭;如某受益人欲單方面先取得遺產份額,可經所有受益人同意,由其他受益人先墊支該份金額予對方,再簽紙作實,使避免不必要的爭拗。

鄰居指近年已鮮有人士出入祖屋單位。(鄧詠中攝)

兒孫滿堂 千萬祖屋卻凋零

這間處於爭產風暴「風眼」的祖屋,位於鰂魚涌南豐新邨12座一高層單位,由女疑兇的外公詹益龍與外婆莊禮玉,聯名於1979年以約20萬元購入。據了解,外祖父母原先居於北角七姊妹道一單位,育有八名子女,長子是養子。購入祖屋那一年,即1979年,女疑犯詹心桀年僅五歲,而昨日被她槍擊、延至今日傷重不治的四舅父詹鎮基,當年則年約23歲。事隔39載,現大家已各自有家室,鮮再有返回祖屋單位。

據鄰居李先生透露,南豐新邨的單位已丟空多年。約三年前,鄰居曾見有一名行動不便的婆婆在涉事單位岀入,並有家傭陪同,惟近年已再沒有見到單位有人士岀入,亦未聽過有爭執聲,對子孫為了一間祖屋爭至「你死我活」釀成慘劇,頓感欷歔不已。

根據銀行的估價,上址祖屋建築面積近700方呎,於3年前已估值近800萬元,現時估值則升至逾千萬元。爭產的風波,要數到疑兇母親去世前。

爭拗多年 疑兇直指四舅父涉侵吞財產

據了解,約4年前,疑兇疑見母親(詹少卿)患有重病,曾向阿姨及舅父等人,提及外祖父母的遺產分配事宜。惟有人堅持不願變賣祖屋,直至女事主的母親於2015年病逝後,疑兇卻將矛頭直指作為遺產執行人的四舅父,指控對方涉「嚴重故意拖延遺囑的執行。」並在網上公開兩人的WhatsApp對話。

WhatsApp激辯變賣祖屋與否 將遺產分7份抑或8份

該對話發生於去年2月一個周日晚上,起初四舅父以物業網站引證指,祖屋樓下單位,於3年前售價近800萬元,與事主出價的600多萬元相差甚多。因此向女事主表明:「你接受了不按市場的價錢(售賣),日後不要向我追討(差價)。」期間亦提及大舅父因是養子,未能分得一份。有人疑非常惱怒,先後開設多個網頁,控訴親戚涉「詐騙侵吞母親」作為遺產受益人的「一份」利益,更以44,444元「買命」,涉及兩名阿姨、兩名舅父及一名魏姓男子。

疑兇疑憶念母親 開「愛卿」公司並跟隨母姓 

據了解,該名姓魏男子,正是疑兇的胞兄。於前年4月,兩人開辦了一間有限公司,並以「愛卿」作為公司名,以紀念去世的母親。疑兇本身姓魏,疑思念母親,亦跟隨母親姓氏,改名為詹心桀。

遺產執行人四舅父傷重不治。(資料圖片)

酒樓飲茶討論遺產分配無果 移師公園釀血案

至昨日(26日)早上,雙方在太古城一酒樓討論遺產分配問題無果,於下午移師至鰂魚涌公園再商量。其間鬧得面紅耳熱,詹女涉由懷中掏出一把半自動手槍,向長輩們連轟數槍,當中80歲大姨及62歲四舅父當場被轟爆頭,倒地不起,送院搶救後,已先後證實不治。

如單方面要取得遺產份額 律師:可先墊支給予 

對於有人被指遲遲未有執行遺產分配,專責財產承辦的駱子邦律師指出,如遺產受益人認為遺產執行人「拖得耐」,如果沒有「特別原因」,可訴諸法庭,要求執行遺產分配。今次事件中,如有人單方面要求分得一定份額,可先按現時估值權益,由其他受益人墊支,支付該份金額,及在大家見證下簽文件作實,「收到錢就唔可以再追究」。他認為如大家都「傾掂數就最好」,「有啲都唔駛按比例咁分,如同大家同意,可一齊簽家庭協議書(遺產分配協議)」。

《無遺囑者遺產條例》 配偶可先分50萬

駱子邦律師補充,如先人未有遺囑,其後人可根據香港法例第73章的《無遺囑者遺產條例》有關規定,配偶可先分50萬,尚有餘數可分成一半,一半歸配偶,另一半平均分發予其後嗣。如配偶亦離逝,則由所有子女平均分配。至於其中有子女亦過身,其份額可按比例給予死者的子女。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