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颱風山竹・採訪手記】玻璃風暴 狂風捲起碎片襲採訪車

最後更新日期:

採訪強颱風「山竹」,記者一度因路上不斷塌樹,進進退退,險被困新界;到紅磡採訪玻璃幕牆碎裂時,路上一地碎片被強風刮起,一股意想不到的玻璃風暴來襲,直打車窗⋯⋯

颱風山竹︰二人其後走到河邊查看,對岸已被雲霧掩蓋,幾乎看不清高樓大廈……(鄧栢良攝)

兩名記者與司機今早七時登上採訪車,當時天氣尚算穩定,雖下着微雨,但風勢未算強勁,沿途所見樹木枝葉只輕微擺動。但及至十時起,記者到沙田視察城門河水位時,終體會到山竹威力。當時風勢突然加強,沿路狂風陣陣,橫風橫雨,街道、馬路上空無一人,僅偶見數輛的士或「行家」的採訪車經過。抵達富豪花園對開城門河位置後,採訪車停泊在路邊,路旁巴士站牌被風吹至搖搖欲倒,樹木更呈90度角彎曲。記者在車內整裝待發時,望到城門河翻起白頭浪,內心也發毛了。

記者戴上頭盔穿上雨衣,背好相機後,便尋找最適合的「時機」下車。待風勢稍微減弱一刻,記者立即把握機會,叫聲「去啦」便一同下車,開門當刻急風驟雨迎面以來,不消一分鐘已全身濕透。二人其後走到河邊查看,對岸已被雲霧掩蓋,幾乎看不清高樓大廈,甫將沉甸甸的單反相機取出數分鐘,已宣告「死機」。

拍攝時樹枝飛來

iPhone手機螢幕亦被薄薄的水層覆蓋,不到一秒後便要重新拭幕。與此同時,城門河水位漸上升,水勢騰湧,最後河水湧進行人道,淹至腳踝位置。更可怕是粗壯的樹幹遍佈一地,拍攝時不時有樹枝飛來,塌樹壓死路人的新聞於是不禁在腦中浮現,一想起便用手緊按頭盔。

險被困新界東

記者其後準備離開沙田前往紅磡,沿途處處可見塌樹情況,封鎖去路,明明數分鐘前道路依然暢通,豈知一會再折返原路時,路面已被塌樹堵塞,採訪車一車三人險被困新界東,其間循不同路段突圍。

馬路塌樹雜物阻路 採訪車停滯不前

颱風山竹︰狂風暴雨下市面儼如空城,採訪車不時遇到塌樹,前路受阻。(王譯揚攝)

首先記者得悉城門隧道封鎖來回線後,遂打算往獅子山隧道離開,沿途眼見告示牌東歪西倒,垃圾筒、橫幅等雜物被強風吹至馬路中央,數段路口的紅綠燈更已壞燈、未有亮起,場面荒涼儼如空城。塌樹情況嚴峻,樹幹橫躺在路面擋路,樹葉不停被風翻起,採訪車只能緩緩地在障礙物間穿梭。

即將抵達獅隧時,只見數個消防員在前面疏導交通,指示車輛調頭,獅子山隧道亦因塌樹而封路,記者決定由大老山隧道前往紅磡,沿路反覆遇到塌樹擋路,車輛倒車後退的情況不斷上演,由大老山隧道前往紅磡的方法,最終亦因塌樹而不成行。三條隧道在強風塌樹影響下而封鎖,記者最後嘗試由尖山離開沙田,幸沿路未受嚴重塌樹影響,經過一小時的轉折後,終於逃出塌樹「結界」。

大量玻璃碎被狂風捲起 打向採訪車

颱風山竹︰今午記者採訪時,馬路上散滿藍色的玻璃碎片、鐵枝、雜物,司機慎防爆軚。(鄧栢良攝)

颱風山竹︰採訪車馬不停蹄,直奔紅磡海濱廣場二期玻璃窗爆裂現場。(網民Vivian Ching上載至fb‎香港突發事故報料區)

馬路散滿玻璃碎片

返回市區後,採訪車直奔紅磡海濱廣場二期玻璃窗爆裂的現場。廣場臨近海邊,海風直捲上岸,威力尤其猛烈,記者在採訪車沿途已看到不少建築用料被捲半空,街道幾無行人。採訪車繼續沿紅磡德安街前行,已見馬路上散滿藍色的玻璃碎片、鐵枝、雜物,司機慎防爆軚,稍微減慢車速,但車轆輾過時,車底傳來陣陣「喇喇喇」聲響。

玻璃碎片吹襲採訪車險爆車窗

採訪車徐徐前行,車子此時與廣場只有數十米距離,仰首便可望見廣場外牆一個個破洞。記者正懷疑為何還沒有警察、消防員及行家時,車頂突然發出玻璃與金屬碰撞的聲音,接着來不及反應,「中彈」聲已經連綿不絕。狂風捲起大量玻璃碎片向採訪車四方八面打來,記者恍如置身戰地,惟恐採訪車玻璃被擊破。

「快走!快走!」記者叫道,司機顧不得爆軚與否,連忙踩油轉右入德豐街逃去。採訪車駛遠,玻璃撞擊聲才稍歇。最後我們在德豐街街尾見到數輛採訪車,原來這股強烈的「玻璃風暴」將所有記者驅逐在外,令本來採訪的最佳位置變成無人地帶。

記者下車後嘗試在德豐街尾慢慢步行折返廣場,但風勢實在太大,且空中或有肉眼未必看得見的玻璃碎片,根本不敢貿然靠前。採訪車都不能停留,何況記者倶倶血肉之軀?眾人最終放棄靠近。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