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歐設計師「被加入」名創優品 半數不知情求除名未果

最後更新日期:

在本港擁有15間分店的生活家品店名創優品,自2015年開業起屢捲入抄襲風波。今年5月,本地插畫師Daryl Cheung及漫畫家江記所創作的卡通人物,分別在名創的產品中出現「國產雙胞胎」。儘管如此,名創在其網頁仍高舉「創意」旗號,號稱獲北歐著名設計師團隊為它設計產品。

《香港01》記者越洋聯絡該批北歐設計師,超過一半設計單位聲稱並未跟名創合作,更對自己 「被加入」設計師團隊毫不知情。記者並發現該批設計師有相似遭遇,俱於年前被名創職員接洽合作,惟簽過合約以後,對方便銷聲匿跡。名創優品中國總部在截稿前未有回應,而網頁現時仍刊出有關資料。

名創優品分店內,掛出創辦人兼首席設計師三宅順也的大頭照。(鄧栢良攝)

名創優品的香港網頁顯示,其設計師團隊由創辦人兼首席設計師三宅順也(Miyake Junya)帶領,三宅是唯一一名日本籍成員,其餘6個設計單位均來自北歐,包括挪威、瑞典及丹麥,網頁亦簡介設計師的履歷,再配上他們的人像照及設計作品。

《香港01》根據網頁資料,逐一聯絡團隊內的北歐設計師,卻發現多人對於「被加入」名創設計師團隊懵然不知,而多名設計師曾經被名創職員接洽合作,有人動筆簽約,有人繪畫產品草圖,不過最後對方突然不再出現,令人感到莫名其妙。

捲入此次事件的挪威設計師Jonas Ravlo Stokke及Øystein Austad(圖片截自StokkeAustad網頁)

StokkeAustad——簽約後被退回 從此失聯

挪威StokkeAustad設計工作室由Jonas Ravlo Stokke及 Øystein Austad兩人共同創立,其設計作品包括國際特赦組織挪威首都奧斯陸辦公室的室內設計,除此以外,工作室也會設計一些精品,例如花瓶及鏡子等。

Stokke及Austad從記者口中得知兩人「被成為」名創設計師時,俱感到非常驚訝,堅稱雙方未達成合作關係。Austad在電話中直呼事件十分奇怪("Really strange!" ),他向記者確認曾經被名創接治合作,雙方一度達到簽約階段,惟他把已簽好的合約寄回中國時,合約卻被退回歐洲,他以電郵查詢原因,對方一直沒有回覆。

Austad表示,他們在2014年12月獲名創邀請設計產品,雙方有多次電郵來往洽談合作,期間他們曾提出以Skype討論當中細節的時候,卻被對方以電腦太慢("low speed of computer" )為由拒絕。最後,雙方落實合作,名創郵寄一式兩份已簽名的合約("signed contracts")予StokkeAustad,StokkeAustad在兩份合約均簽好名後,一份須留予StokkeAustad,另一份須寄回名創。不過,他們把該份合約寄給名創後,不久後即原封不動被退回。Austad對此感到莫名其妙,憂慮郵寄方面是否有問題,於是再向名創查詢,惟這次對方卻一反以往積極的態度,未有回覆。

Austad形容雙方根本沒有合作,只因實體("physical")合約仍在他們工作室裏面。他坦言當初願意洽談是被市場因素吸引,期望合作可以把產品帶到他們感興趣的東方世界。現時,他認為此次「被歸隊」的事件感到不太好受("It's not nice. I don't like."),一定會向名創要求刪除名字,不過卻憂慮對方不再理會。

Philip曾以電郵要求名創除名,未獲對方回應。(受訪者提供)

Philip Bro Ludvigsen——曾交草圖無下文 求除名無回應

來自丹麥的設計師Philip Bro Ludvigsen擅長各類家品設計,不論是大型家具或小巧精品均有涉獵。Philip曾與多間北歐公司合作推出其設計品,也常常收到合作邀請,故兩年前他獲名創優品以電郵接治的時候,他非常樂意討論合作。

Philip指名創於2014年接洽他時稱,希望他能幫忙設計一些產品,他於是繪製了一些設計草圖("sketches")予對方參考,對方亦答應其要求,支付草圖的酬金以表誠意。不過,直至2015年3月,對方突然以離職("quit the job")為由終止合作討論。

Philip坦言到目前為止,並未覺得名創有任何違約的行為,不過對於「被加入」設計師團隊感覺不太好("It's not nice of them to do so.")。Philip於上星期接受記者訪問後,曾向已「離職」的名創員工發電郵要求除名,以及詢問名創有否把其設計生產出來("in production");另一名名創職員隨即回覆他指,其設計並未投產。他已於上星期五(6月3日)再次要求除名,惟並無再收到回覆。

名創優品以售賣生活家品為主(鄧栢良攝)

Kristian Lindhardt Nørhave​——草圖未經知會被上載 

另一位來自丹麥的設計師Kristian Lindhardt Nørhave以FaceBook文字回應記者,指他對「被加入」名創優品並不知情,而且對於網頁貼出他沒有為名創設計的產品照片感到驚訝("surprised")。Kristian表示自己曾發送一些設計意念("ideas")予對方,想不到其中一個綠色盒子的草圖被刊登在其名字下面。Kristian指該草圖從未展示給其他品牌,只有一些朋友看過。他亦同樣曾收到名創的合約,他簽署後,惟對方之後失去聯絡。

Ola Giertz——疑肖像被偷 從未合作

瑞典設計師Ola Giertz以電郵簡短回覆記者直言,網頁所指並非屬實("not real" ),他並非名創的設計師團隊成員,他形容對方盜取("have stolen my picture")其相片,他從未為名創設計任何產品。

名創優品香港分店(鄧栢良攝)

Permafrost——知照片上載網站 雙方正談合作

儘管以上北歐設計師對事件感到不快,但來自瑞典的設計師Jon Eliason則態度正面,以Facebook向記者確認雙方正在合作。Jon表示,期望他所設計的產品將於明年在名創投產及推出;他形容雙方合作愉快("have a good cooperation"),並期待將來會有更多合作(looking forward to work more for Miniso)。

挪威設計4人組Permafrost則透過其公司Mokasser負責人Roger Sveian表示,他們知悉設計組的照片被名創上載網站,並承認雙方正在洽談合作。

記者曾致電名創負責海外市場的職員,對方要求記者發送電郵查詢。記者其後再以電郵向名創中國總部查詢,惟至截稿前未獲回應。根據名創於公司註冊處的登記地址,為北角一分店門市,記者較早前曾到該店查詢,職員指示產品背後印有位於荃灣的名創香港辦公室地址,惟記者到訪時,發現單位內空無一人,而大門仍有塑膠未拆,玻璃被遮蔽。

記者到訪名創優品位於荃灣之辦公室,其大門仍有膠條未拆,無人應門。

設計師在港興訟 或能以版權條例索償

法律顧問蔡騏表示 ,「被加入」的設計師若在香港興訟,較大機會以版權條例追討損失。「如果有關公司是在未獲授權的情況下,採用這些設計師擁有版權的圖片,設計師可隨時要求對方停用,並追討授權費。」同時設計師亦可嘗試就名譽受損,因此造成金錢損失索償,但難度較大。賠償金額則視乎其損失而定。換言之,設計師名氣愈大,獲賠金額愈高。

至於單方面將設計師加入「設計師團隊」是否涉及違反《商品說明條例》,蔡表示名創優品若未有訛稱某一商品為有關設計師設計,令消費者因虛假或誤導性商品說明而購入產品,則較難入罪。

(名創優品官網圖片)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