漁護捉33隻野豬打避孕針後野放 團體促交代:放回何處?   

最後更新日期:

本港過去四天分別在西貢及黃大仙區發生野豬傷人事件,當中一名女保安員更被咬至手腳受傷,血流如注。近5年漁護署接獲野豬出沒或滋擾的投訴個案急增兩倍,該署於去年(2017年)年底推出了為期兩年的野豬避孕試驗計劃,以減低其繁殖速度。計劃推行近一年,漁護署昨日(10日)拒絕透露計劃進度,惟今日回覆指,共33隻成年野豬已注射避孕疫苗,即平均每月約3.5隻。

香港野豬關注組表示,署方公佈資料的透明度依然不足,令民間難以監察計劃,例如是否將已避孕的野豬放回原區,讓牠們與原有的同伴一起生活,以免因而間接扼殺其生存空間。

一頭野豬在富山邨出沒,並咬傷一名65歲女保安。(資料圖片/陳永武攝)

本港接連發生野豬襲人事件,令人關注其繁殖速度於近年是否有上升趨勢。根據漁護署資料,本港接獲野豬出沒或滋擾的個案總數由2013年的294宗,逐年上升至2017年的738宗,升幅急升1倍。而野豬迷路走入市區、甚至闖入警署、被車撞死、咬傷市民等事件近年亦增多,顯示野生動物的生存空間與城市發展之間的矛盾。

今日更新回覆:33頭成年野豬注射避孕疫苗

一隻獠牙野豬於昨日闖入黃大仙富山邨一帶,並傷及多人,令人關注該區野豬數目是否過多。記者昨日向漁護署查詢野豬避孕試驗計劃的進度,包括地區及個案數字,署方拒絕透露,表示未有相關數據提供,要待試驗計劃完成後再進行詳細檢討。

今日該署回覆記者則指,計劃目前以港島南區、中西區、灣仔區、沙田區及屯門區作為試點,至今共為33頭成年野豬注射避孕疫苗,當中並沒有發現藥物對有關野豬產生副作用。 亦即試驗計劃實行9個多月,每月平均為3.5隻野豬避孕,試點暫未包括昨日發生事件的黃大仙富山邨。

涉事野豬後來回到豐盛街後山。

關注團體:透明度依然不足

香港野豬關注組總幹事黃豪賢(Roni)表示對漁護署的野豬捕捉、避孕及放回的計劃持「審慎樂觀」的觀望態度。他指出,因計劃實行時間尚短,理解該署需人手及時間去整理收集到的資料作統計並發放予公眾。對於是次漁護署公佈計劃的資訊,他認為並未披露的資料包括試行的地點、野豬的大小、性別及行動時間等,顯示透明度依然不足,以致民間難以起監察作用。

整個試驗計劃包括捕捉、避孕、放回的過程,黃認為放回的步驟具爭議性,野豬關注組傾向該署原區放回已打避孕針的野豬,因野豬是群居的動物,將野豬移離原本生活的地方,恐怕破壞其家庭,影響其生存。他指漁護署在很多例子中沒有考慮動物團體的意見,在資訊透明度不足的情況下,沒有交代相關資料便將野豬放回郊野公園,而公眾亦未能得悉有關野豬能否存活。

對於漁護署在野豬頸上加設GPS,黃指有關的追蹤器過大且笨重,署方曾表示數星期後追蹤器會自行脫落,他亦促請署方安裝更輕便的追蹤器。

輋下村村口的大垃圾桶成為野豬覓食之地。(林振華攝)

漁護署:完成後會將野豬野放

本港上星期接連發生野豬傷人事件,包括本月7日深夜約11時,一名男子在馬鞍山西沙路近輋下村村口被兩隻野豬襲擊,其中一隻撞向他的小腿。同日下午,三隻野豬被攝得於銅鑼灣鬧市「自由行」。

2017年前,本港設有兩隊由民間志願人士組成的野豬狩獵隊,負責安排野豬狩獵行動。漁護署今年3月時曾表示,為了更有效控制野豬的數目及減少野豬與市民的衝突,自2017年起已暫停安排野豬狩獵隊進行狩獵行動。

而該署於去年底推出了為期兩年的野豬避孕試驗計劃,表示承辦商會派出獸醫施放麻醉藥以捕捉野豬,並會為合適及身體狀況良好的野豬注射避孕疫苗和植入晶片,以及為合適的野豬配戴全球定位追蹤器,完成後會將牠們野放。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