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仔絕食】抗爭33年 爭居權被批假神父 70歲甘浩望:唔放棄!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甘浩望(甘仔)來港四十載,半生為爭取基層權益。從協助艇戶、水上新娘到爭居權者,抗爭到70歲,他近日再就港人內地子女的居留權問題絕食。見證本港社運變遷,由當年的領導人物,至被人抨擊為幫內地人領綜緩的「假神父」,甘仔仍然堅信原則,「希望香港社會唔好咁窄,無論係咩人都要尊重」。這次絕食,沒什麼迴響,甘仔依然堅定:「方法就係不停做,唔好放棄」。

家庭團聚係基本需要支持嘅人權,無可能喺自己國家入面嘅仔女唔可以同父母一齊。𠵱家畀咗一半另一半唔畀,咁係好荒謬
甘浩望神父

年屆七旬、人稱「甘仔」的甘浩望神父再次絕食抗議。(黃偉民攝)

隔8年重踏絕食之路

甘仔對上一次絕食為於2010年1月,當時同樣是就居港權問題抗議,歷時5日半,政府於2011年容許合資格「超齡子女」(即其親生父母於獲身份證時,該子女未達14歲)申請單程證。甘仔指當時政府向他承諾會於3至4年後安排「超超齡子女」均可申請來港,惟事隔至今8年,政府仍未處理問題,有見與子女分隔兩地的家長日漸老邁,令甘仔多年後再決定重踏絕食抗議之路。

「家庭團聚是基本人權」

「家庭團聚係基本需要支持嘅人權,無可能喺自己國家入面嘅仔女唔可以同父母一齊。𠵱家畀咗一半另一半唔畀,咁係好荒謬」。甘仔指,由2011年起至今,內地「超齡子女」的單程證申請達約6至7萬人,基本上已大致完成。但他估計仍有近7萬名「超超齡子女」仍等待來港與家人團聚,如果政府能動用過去未用盡的累積單程證餘額,已足夠處理有餘。然而甘仔指「好似無乜嘢顯示政府會做嘢,準備心理會(絕食)長啲」。

(第一次絕食)都係突然間(記者)問我會做啲咩(行動),我話絕食,結果新聞好快報咗出嚟,講咗無得唔做
甘浩望神父

空閒時間,甘仔喜歡靜靜書寫日記。(魯嘉裕攝)

絕食20次 牙齒全爛掉

豎立起於添美道僅存的帳篷,身型略胖的甘仔穿著一件殘舊、縫補過的藍色毛衣,時而坐於帳篷看聖經,時而坐於摺檯前書寫日記。1974年由義大利來港,早期為木屋區居民、艇戶爭取住屋權益,其後在水上新娘、無證媽媽、港人內地子女居留權、支援劉山青等議題,曾經多次絕食,甘仔從來與基層同呼同吸:幫助工人運動時自己投身任搬運工人,幫助艇戶時更索性搬上艇上居住,一住便是10年。今次已是甘仔第20次絕食,他慶幸多次絕食未有對身體做成嚴重傷害,唯一是牙齒全都爛掉需要換上假牙,「唔知關唔關事,可能間中唔食嘢對身體好,我每次絕食幾多日就會瘦幾多磅」。

70歲的甘浩望神父,再為爭居權絕食,他說:唔放棄!(黃偉民攝)

首次絕食因衝口而出⋯⋯

年屆70歲,今次絕食他並沒有太多準備,只有食水、睡袋、聖經及衣服。回想1986年為14名水上新娘被遣返大陸而首次絕食,原來是衝口而出之果,「都係突然間(記者)問我會做啲咩(行動),我話絕食,結果新聞好快報咗出嚟,講咗無得唔做」。甘仔指,那個年代絕食並不如今日常現,因此政府對其行動亦比較緊張,三日半之後,一名布政司署保安科(即現時保安局)的代表主動接見,這代表就是其後的保安局局長葉劉淑儀,「果時佢仲好低級,佢話如果我停止絕食,14個上水新娘可以半年內返嚟同安排所有水上新娘攞身份證」,首次絕食換來成功。

釋法推翻終審裁決 引發居港權爭議

後來同樣是葉劉淑儀,激起社會對港人內地子女的居港權爭議。1999年「吳嘉玲案」,終審法院當時裁定所有香港永久性居民於內地所生的子女,不論出生時父或母是否已成為香港居民,均可享有居港權。時任保安局局長葉劉淑儀於裁決後,宣稱估計10年內會有167萬人從內地移居到港,言論引起公眾恐慌,政府隨後提請人大釋法。釋法推翻終審裁決,指如子女在內地出生時父或母未成為香港居民,子女則沒有居港權,引發爭取居港權爭議。

現時每個星期日甘仔仍會於添美道舉行傘運彌撒。(魯嘉裕攝)

特別我哋基督徒,我哋唔係要鎖住一個地方,係要開放,如果要民主一定要包括埋大陸,唔係搞掂自己唔理大陸。好似709維權律師,我哋一定要出聲支持
甘浩望神父

甘浩望神父,在政總外留守絕食。(黃偉民攝)

政府態度比以前冷淡

「政府講大話(誇大數字),香港市民反對我哋,我哋都好沮喪」。隨後多年甘仔繼續爭取,至2011年終獲得一小步成績。惟他指現時政府態度比以前冷淡,「呢兩年好差,佢哋(政府)以前成日同我哋傾,跟住𠵱家唔再肯傾,特別係保安局。可能以為我哋人少,我哋寫信,佢成日答話上面未有政策,𠵱家唔係叫你等上面,叫你積極爭取嘛。如果你真係關心市民利益,應該做多啲」。

傘運變黨派之爭 不讚同本土派主張

40多年的抗爭生涯,參與過大大小小的抗爭民主運動,近年的雨傘運動甘仔同樣沒缺席,現時每個周日他仍會於添美道舉行傘運彌撒,「個精神仲喺度」。佔領79日的經歷不少香港人仍歷歷在目,甘仔眼中怎樣看待雨傘運動?「運動爆發後(初期),有好多團體,唔係直接黨政治嘅嘢,係多年爭取人權嘅行動聯埋一齊」,甘仔指隨後出現的本土派,令抗議情緒趨向反共,運動變成黨派之爭。他稱對本土派的主張並不讚同,「特別我哋基督徒,我哋唔係要鎖住一個地方,係要開放,如果要民主一定要包括埋大陸,唔係搞掂自己唔理大陸。好似709維權律師,我哋一定要出聲支持」。

批民主派為選票忘記初衷

甘仔又指,感覺傘運過後示威的力量弱化,「所謂民主派嘅人都唔支持民主嘅嘢」,他舉例公民黨立法會議員楊岳橋早前提出「檢討單程證政策」動議,調低每天150個單程證來港配額,甘仔指政黨不應因選票忘記自己初衷,「其實政府做得好錯,拉咁多年青人去坐監,令社會氣氛愈嚟愈反感。其實爭取人權、家庭團聚係可以做嘅嘢,呢啲先係迎向市民生活,唔應該放棄」。

自己成功、出名、有錢,維持資本主義嘅machine(機器),呢樣嘢好有問題。最緊要係人,點樣關心人,人人平等
甘浩望神父

甘仔相信有些原則需要堅持,「方法就係不停做,唔好放棄」。(魯嘉裕攝)

被批幫大陸人 曾遭指罵腳踢

面對近年社會中港矛盾日增,內地人爭奪港人資源的聲音不斷,甘仔仍逆流而上,結果飽受抨擊。「每一個人係一個資源、人材,無論係難民、大陸人,如果你畀機會佢發展自己,佢哋對社會唔係一個重擔,係對社會發展重要嘅人士」。

但大眾對甘仔的一套不算受落,「睇下佢個鬼佬,幫大陸人攞綜緩!」反對者指罵他為假神父、神棍甚至魔怪,更試過被示威人士腳踢。甘仔憶述於雨傘運動過後,有本土派人士於政總外示威,要求政府拒絕雙非兒童來港讀書,「我果陣時鬧佢哋,有無搞錯,有咩資格講呢啲嘢」,甘仔稱當時上前拉著一名青年的米高峰線,遭對方腳踢3下。被冠以「左膠」、幫共產黨之名,但甘仔並不認同,「其實我哋都係共產主義者,但我哋唔鐘意修正主義,用共產主義嘅名嚟搵權、搵錢,真真正正嘅共產主義係要為人民服務」。

甘仔指這種想法不多不少來自香港的資本主義教育,「自己成功、出名、有錢,維持資本主義嘅machine(機器),呢樣嘢好有問題。最緊要係人,點樣關心人,人人平等」,甘仔認為惟有繼續行動,希望能改變大眾的想法,「希望香港社會可以開放啲,唔好咁窄,無論係咩人都要支持要尊重」。

甘仔於政總外扎營絕食。(魯嘉裕攝)

爭取或無成果 相信堅持原則

電影《千言萬語》以甘仔的故事為藍本,甘仔稱電影中情節有真有假,然而飾演甘仔的黃秋生於戲中一段獨白:「我知道我根本唔可以爭取到啲乜嘢,受苦難嘅人一定要靠自己先至可以爬起身,但係我起碼可以畀到佢哋信心同支持」,甘仔卻誠然這段對白的確道出了他的心聲,亦於他堅持多年的抗爭生涯得以見證。由七、八十年代木屋區、艇戶、水上新娘議題,至後來持續至今的居留權問題,並不是每次都得到廣大社會的關注及支持,至近年甚至無人理會,「舊年做過幾十次(居留權)行動,一個記者都無」,但甘仔相信有些原則需要堅持,「方法就係不停做,唔好放棄」。

方法就係不停做,唔好放棄
甘浩望神父

(黃偉民攝)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