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警訊】「你唔屬呢度」帶走街邊做功課女孩 警長改變她一生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當差37年,經歷過無數大小案件,教葉Sir最難忘的,始終是在警民關係科工作的五個年頭,「警察唔一定要拉賊,最緊要幫到人」。當年他眼見年僅十歲的Hilton平台做功課,旁邊盡是不良分子,遂上前跟她說「你唔係屬於呢到嘅,跟我走!」一個簡單舉動,便賦予了Hilton生命另一種意義。

「係好失落好軟弱嘅時候扶持過你,可能就可以改變你一生。」來自第一代問題家庭的兒童Hilton,兒時每當父母爭執時便會到街上流連,微弱的燈光成為她唯一的依靠。一次與平台上的不良分子聚在一起,幸得葉Sir帶她進入少年警訊會所,自此在「避難所」內成長,讓驚慌失措的她得到另一個「家」。

葉Sir一個舉動,便改變了Hilton往後的人生。(陳蕾蕾攝)

葉Sir最難忘的仍是入職初期於警民關係科工作的五個年頭。(陳蕾蕾攝)

當差四十載破百案 難忘數分鐘交疊扭轉生命

「警察唔一定要拉賊,最緊要幫到人」葉Sir當差37年,守遍了港島所有環頭,破過數百宗盗竊、捉賊案,更曾被道友持刀追斬,惟教他一直沒有忘懷的,仍是入職初期於警民關係科工作的五個年頭。他憶述有天在平台位置,目賭數名不停說髒話男生圍集,一個臉上掛著圓框眼鏡、皮膚黝黑的女孩則在旁邊做功課邊傻笑,遂上前跟她說「你唔係屬於呢到既,跟我走!」把當時年僅十歲的Hilton帶進會所,免得她學壞,短短數分鐘交疊,卻扭轉了Hilton往後的人生。

「我屋企缺嘅野,咁啱呢到畀到我」
Hilton

初代問庭家庭兒童 父母爭執落街流連

八十年代中,香港的社工制度尚未完善,社工註冊制度未成立,問題家庭未被重視。作為第一代問題家庭兒童的Hilton,父母在十多歲便誕下長子,兩人經常因金錢問題爭執,兩個哥哥早已搬到寄宿學校居住,剩下她獨自面對家裡的情況。每逢提起家庭的傷痛,Hilton都不禁落下眼淚,父母每次爭執都取出利器打架,於是她偷偷把利刀藏在雪櫃裡,然後躲進黑漆漆的被窩裡獨自抽泣。「未上到去就聽到父母嗌交,往往調轉頭㩒返個電梯落樓下坐。」於是她終日流連在家樓下的平台,「邊到有盞燈就做功課」。

每次提到家庭的傷痛,Hilton都會落淚。(陳蕾蕾攝)

少訊會所成避難所 葉Sir猶如父親

「我屋企缺嘅野,咁啱呢到畀到我」,Hilton被帶進另一個「家」後,不用再追逐著平台那盞昏暗的小燈,尋找光明和依靠。Hilton憶述,每當經過會所也會自動進內,會所有「家嘅感覺」,以及被他們稱為「老豆」的葉Sir。葉Sir愛以「肥彤」稱呼Hilton,功課完成後,便和她玩康樂棋、打乒乓波,又給她數元買麵包吃,為將升中的她提供升學意見,笑言「好似我個女考試咁」。每當Hilton父母起爭執時,她便會找葉Sir傾訴,讓驚慌失措的她依賴「會所如果開門,可以提供一個避難所畀你」。

「係好失落好軟弱嘅時候扶持過你,可能就可以改變你一生。」
Hilton

葉Sir於平台外看見Hilton,便將她帶進少訊會所。(左為Hilton,右為葉Sir / 受訪者提供)

辭政府工成幼稚園社工  被扶持可改變一生

後來Hilton升上中學、兩人便鮮有再聯絡。對金錢概念十分重視的Hilton,自幼便勤力讀書,最後考入了香港大學的法律系,卻不幸患上血癌,病情反覆。幸運的是經治療後病情康復,Hilton進入了政府新聞處工作十年後,便辭職決定考社工牌,直言因童年經歷,促使她想成為社工幫助其他人。「係好失落好軟弱嘅時候扶持過你,可能就可以改變你一生。」她表示若破碎家庭的小朋友曾有扶持她的人出現,日後的人生便可不盡相同,所以至今仍然「好感激葉Sir」。

葉Sir和Hilton見面時,仍不住用兒時的別稱「肥彤」喚她,笑言「叫慣左!」兩人在旁邊的桌球室上打桌球,彷彿又回到兒時的「避難所」。現時Hilton正擔任幼稚園社工,並已育有一名十歲的女兒,波瀾不驚的雙眸背後曾有百種不安在動盪,泛出的淚光閃爍著更多的卻是感恩。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