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身陷阱】派卡片被誘上中心簽會籍 女苦主被要求拍片證自願

最後更新日期:

再有健身中心疑以不良手法銷售健身會籍,一名女事主被職員以「派卡片」為由,帶上公司簽署健身會籍合約,其間對方用手遮擋銀碼,得手後再要求她拍片證明自願,5萬元款項追討無門。逾百名苦主加入群組商討對策,發現竟有職員滲透群組「索料」。苦主對情況感無助,認為政府應加強監管健身中心的銷售手法。

一名女事主被職員以「派卡片」為由,帶上公司簽署健身會籍合約,其間對方用手遮擋銀碼,得手後再要求她拍片證明自願,5萬元款項追討無門。(魯嘉裕攝)

任職文員的22歲事主Ada(化名)上月成為健身會籍苦主之一,她憶述當晚因相約朋友吃飯,途經西洋菜南街萬高商業大廈外時,被一名男職員截停,對方未有表明來自何公司,只聲稱希望Ada接收卡片,稱「差一個就夠數收工,幫幫手」,Ada本來打算接過卡片就可離開,不料對方稱要帶她上公司,Ada指因見仍有時間,於是跟隨對方上樓,到達後才知為健身中心,場內僅有零星健身器材,「連跑步機都無」,亦無客人健身。

被人用手遮擋合約銀碼

職員帶Ada進行身體檢查,然後指她「身體有問題」,要參加其健身會籍改善體魄,Ada本來仍表示無興趣,惟指被職員「疲勞式轟炸」不斷遊說近半小時,Ada因趕時間而表示「考慮吓」,對方便即時要求Ada提供身份證及電話作檢查曾否有登記,繼而拿出一份合約,並指示Ada於上面簽署,Ada指當時職員未有講過合約是需付款,而且用手遮擋合約上銀碼位置,指自己因太疲累及趕時間,於是聽從對方簽署。當對方拿開手後,Ada方看見合約是48個月健身會籍,索價10萬元。

面帶笑容拍片證自願​

Ada登時表示欲到自動櫃員機檢查戶口結餘,但遭職員阻止,對方指出,約已簽,需要履行條款。Ada指自己沒有錢,職員就表示可以轉換計劃,但要Ada帶他到自動櫃員機檢查戶口結餘,再按其金額更改。Ada於櫃員機向職員展示戶口約有5萬元,職員後來更換另一份金額為48,000多元的合約要Ada簽署,才將舊合約撕毀,Ada不情願下過數到對方提供的戶口。繼而職員再要求Ada拍片,要她帶笑容地講述自己是同意及自願購買健身會籍,才讓她離開。翌日Ada與朋友再上該健身中心欲追回款項,但職員態度惡劣,指她要遵守合約精神,又稱「咁你去報海關、消委(會)啦!」。

有苦主被索近24萬元​ 警方、海關不受理

Ada其後先後向警方、海關及消委會報案,惟警方及海關均指案件不涉及恐嚇及刑事成分,只能為其備案。Ada自行於網上搜索,發現不少苦主均曾有類似經歷,他們分別於最少6間不同的健身中心被逼報會籍,最高被索近24萬元,當中有人曾遇過健身中心職員的激烈行徑,包括被職員擲爛電話及襲擊,但終於仍未能取回款項。亦有苦主被健身中心要求簽署和解協議書,獲退款1500元,但需承諾日後不能再向健身中心追討。

有健身中心職員曾扮苦主加群組,聲稱可以找律師協助苦主,但目的為「索料」。

健身中心職員扮苦主入群組

苦主們成立群組商討對策,人數達百多人,但Ada指估計真實苦主人數約60人,除了部分人加入為了「看熱鬧」,亦曾有健身中心職員曾扮苦主加入群組,聲稱可以找律師協助苦主,但目的為「索料」,詢問苦主有否於健身中心錄音或拍片作證,最終因有苦主電話中有該名職員的號碼紀錄,來識破對方身分。

Ada稱對被逼購買健身會籍感到無助,「點解咁多人被人呃,都無人去管班健身中心」,又指對健身中心的銷售手法感到不滿,部分苦主是沒有經濟能力的學生,但因被逼以信用卡買會籍,以後要背負卡數,「睇到都覺得嬲」。但Ada亦承認自己當時不小心,一時大意才會中伏。她認為政府應加強監管健身中心的銷售手法,現時她們向部門投訴亦無果,「買咗件貨或服務返嚟,應該有時間畀人考慮,如果唔啱可以退款,如果有條款寫明唔畀追討賠償,甚至要我哋拍片,明顯係間公司有問題」。

健身中心前董事曾成立多間空殻公司

記者翻查資料,發現涉事健身中心成立近兩個月,前董事為一名葉姓男子,現任董事為楊姓男子。葉姓前董事於記錄顯示持有逾百間公司記錄,他曾被媒體踢爆成立多間空殻公司,再退任董事職位,由內地人擔任董事。而現任楊姓董事,則另外持有另一間於去年成立的公司。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