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犯條例】催淚煙困中信大廈 中年男憶千人「生死一刻」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經過百萬港人上街遊行、6.12警民衝突,行政長官林鄭月娥今日(15日)宣布,暫緩《逃犯條例》修例。衝突事件經過3天沉澱,有市民分享當日被困於金鐘中信大廈「生死一刻」。警務處處長盧偉聰昨日(14日)解釋,警隊使用武力有嚴格指引,警員亦有接受過訓練,知道如何使用武力,但Angus質疑警方當天有否錯判形勢,令到有參與「和理非」集會的市民無辜中彈。

【6月18日更新】6.12衝突發生後5日,警務處處長盧偉聰周一(17日)再次會見傳媒,「轉口風」稱沒有指整個事件為「暴動」,目前拘捕的32人中有5人涉暴動罪。就6.12中信大廈外的衝突,網民整理當日的多個片段,還原衝突真相。根據片段,不反對通知書的集會地點中環龍滙道南面行人路(即中信大廈外),大批穿上全副武裝的警員在行人路兩側,將數百示威者包圍在中間,並多次向人群施放催淚彈、布袋彈、及橡膠子彈,示威者持傘抵擋,並湧向中信大廈避催淚彈,但由於玻璃門窄小,示威者進入緩慢,中信大廈內的示威者著急,試圖強行打破鎖上的玻璃門,在片段之未仍未成功,其間催淚彈打向人群,示威者不斷驚呼,如困獸鬥。據盧偉聰在事發翌日的說法,警方整個行動中發放了超過150枚催淚彈、約20發布袋彈、及數發橡膠子彈。

警務處處長盧偉聰6月14日解釋,警隊有嚴格指引,警員亦有接受過訓練,知道如何使用武力。(資料圖片)

Angus說,衝突當天已很想分享當下感受,指責警方過份用武,但擔心自己主觀批評,因此待事件沉澱數天,讓自己冷靜下來才想想是否分享,今天他仍是選擇平心靜氣回想當天的經歷。 年屆50的Angus稱,6月12日當天休息,響應民陣呼籲到添馬參與反修例集會。下午3時,他站在中信大廈門前,聆聽大台議員、主持的講話,其他一眾集會人士則坐在地上聆聽。

下午三時許,警方向示威者施放催淚彈,企圖驅散他們。(資料圖片)

下午3時許,一眾集會人士聽到立法會「煲底」有騷動,主持一再提醒在場人士保持冷靜,強調他們是和平集會,但部分集會人士仍然緊張得站了起來。不消一會兒,Angus看到有救傷物品及傷者從「煲底」方向被抬到中信大廈,大台要求集會人士讓出通道,各人意識到警方已施放催淚彈。

Angus聽到槍聲與人聲逐漸靠近,相信警方正朝集會方向推進,但眾人沒有看到警方的任何警告,人們由錯愕變成慌亂,紛紛湧向最近的逃生口-中信大廈。Angus被人群捲入大廈,大量人從正門及靠近政總的停車場入口進來,Angus與其他人必須沿大堂樓梯直上。上樓前Angus回望,看到剛才集會的地點充滿催淚煙。 中信大廈的二樓,連接通往立法會的天橋,此時亦有大量人湧入,加上尖叫聲、呼救聲不絕,Angus與其他人沒有多想,不斷往上跑到中信大廈頂層,希望留下更多空間讓其他人進入。

(Angus提供相片)

Angus到達頂層後,人人緊逼在一起,漸漸覺得「好焗」、呼吸困難,好景不常,此時催淚煙更湧進中信大廈,快速飄上頂層,眾人下意識像遇上火災時跪下,但人太多煙太大,情況並沒有改善,Angus覺得呼吸更困難,之後便是剌鼻、流眼淚,後來皮膚也感到刺痛,又聽到有人哮喘發作。

Angus稱,看著年輕人蹲在地上很驚恐,覺得不可以再等,眼見催淚煙越來越濃,Angus與幾位較年長的朋友向下面樓層呼救,請求他們盡快離開大廈,人群其後緩慢地向天橋方向的出口離開。Angus看到很多年輕人疑被嚇倒及沒有力氣,叫喚多次仍是蹲著無反應,之後大家推推撞撞、互相扶持下離開了中信大廈,惟仍有警方於中信天橋橋底施放催淚彈。整個過程歷時約30分鐘,Angus沿途看見很多人情緒崩潰。

(資料圖片)

Angus回想當天大逃亡,數以千計的市民被困於中信大廈,並於行人電梯爭相走避,幸沒有出現人踩人或集體缺氧的情況,形容「執番條命」Angus不理解,為何警方要向和平集會的市民施放催淚彈,令大批前來和平集會、表達訴求的市民承受身體痛楚及心理威脅。Angus質疑警方有否評估當時的情況,施放催淚彈大量集會人士被迫湧進中信大廈,的確可以造成「災難性」的後果。

Angus稱,經歷過5年前雨傘運動,看到警方至少有先警告,之後才施放催淚彈,但這次完全沒有看到警告,Angus指自己於社運一向不是站在最前線的人,無想過自己會經歷這些事情,認為警方做法荒謬,他希望有關當局及官員會深切反省及懲處失職人員,並向公眾作出道歉及交代。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