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人菲國製毒案】被告呼冤:今次畀人屈得好慘!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在菲律賓涉毒品案被捕的四名港人,其中兩人梁樹福(49歲)及盧榮輝(42歲),家屬共4人今早(7月29日)出發到菲律賓,先後會見中國駐馬尼拉大使館領事及馬尼拉的議員,然而奔波整日,仍無法確實何時可探望被拘留的家人。眼見家人承受還柙之苦,家屬們難忍擔心和焦急之情,但堅信被捕家人是清白無辜,「細佬首先同我講,『今次被人屈得好慘,阿哥家姐一定要幫我,一場兄弟你信唔信我?』」「嚴打毒品係啱,但嚴打無辜,有無諗過後果係人命嚟?」

(左起)家屬盧先生、盧小姐及梁小姐奔波至晚上才返回酒店。(羅君豪攝)

立法會議員涂謹申前往菲律賓協助4名被捕港人。 (羅君豪攝)

人生首次到菲律賓

四名家屬今早(7月29日)天未亮就到達機場,與記者簡單交談時,情緒仍然平和,但談到被捕家人的時候,就難掩內心憂慮。梁樹福及盧榮輝的家庭和背景均有共通點,二人同為土生土長的長洲居民,同樣多年來以駕躉船為生,同樣未曾試過到海外駕船,唯一一次就是這次到菲律賓的工作。

今次被人屈得好慘,阿哥家姐一定要幫我,一場兄弟你信唔信我?
被捕港人梁樹福向家人求救電話

「百分百唔會做出呢啲事」

「好驚,好震驚,唔敢相信」,梁樹福的哥哥梁先生憶講述,從朋友口得悉事件,「朋友睇到新聞,一個傳一個話俾我知,佢(梁樹福)只係一個好動啲嘅人,鐘意釣魚、打吓牌,百分百唔會做出呢啲事」,家屬在事發後一直無發聯絡梁,直指近一個星期後,大使館致電他們,說可以跟梁通長途電話。

而短短15分鐘的對話,梁先生堅信弟弟的清白,「細佬首先同我講,『今次被人屈得好慘,阿哥家姐一定要幫我,一場兄弟你信唔信我?』然後佢講番件事(被捕過程)俾我聽,發現有好多疑點。好似(警方)搜完一次無發現,突然有個助手叫佢哋入房等,然後就話搜到包毒品出嚟。」梁又指弟弟育有一子一女,事發前仍不時與女兒以短訊聯繫,但事件後女兒傷心欲絕。

盧先生(左)與梁先生,兩家人都是在長洲居民,堅信家人無辜遠赴菲律賓尋求公道。(羅君豪攝)

沒有犯事紀錄

盧先生就指他們一家六兄弟姊妹,盧榮輝排第三,育有一名13歲女兒。盧家兄弟姊妹從小就一同於長洲成長,感情要好,即使現時分開居住也經常一起聚會,「同阿媽食吓飯,打吓麻雀」。

盧小姐說弟弟一直循規蹈矩,沒有犯過事,亦沒有不良嗜好,只是有時愛玩,「人緣好好,鍾意周圍飲飲食食,但傷害人嘅嘢一定唔會做。」她指中國駐馬尼拉大使館領事日前探望弟弟時,弟弟稱自己健康良好,惟她們直接與弟弟通電話,才知道他水土不服,「打俾佢嗰陣,佢話身體好差,水土不服。你話一個人連自己病都唔敢同大使館講,佢做得啲乜嘢出樣?」

被困七天  一開工即被捕

盧小姐憶述,事發前盧榮輝曾告訴她會去菲律賓工作幾天,「話會包飲包食包住,每人有幾萬蚊報酬」。結果盧於7月4日起程,起初數天仍有照片傳給她們,「食蘇眉,又去賭場玩」,直到第6天,盧曾以話音短訊告知女兒,當地環境很惡劣,想回香港,但言語不通又找不到車。誰知到第7天,盧正式上船工作時就被捕。「如果佢係要嚟製毒,會唔會事前周圍同人講自己去菲律賓玩幾日,講到全長洲街坊都知?」

如果佢係要嚟製毒,會唔會事前周圍同人講自己去菲律賓玩幾日,講到全長洲街坊都知?
被捕港人盧榮輝家屬盧小姐

事件發生後,盧小姐擔心得多晚失眠。(羅君豪攝)

在得悉事發後,盧小姐一家人均擔心至極,她自己更是多晚失眠,連工作也受影響,「我特別錫呢個細佬,上司都擔心我返工會亂諗嘢叫我返少啲,我只係想攞返個公道!」,談到菲律賓近期嚴打毒品罪案,盧小姐更激動落淚,「嚴打毒品係啱,但嚴打無辜,有無諗過後果係人命嚟?」。

她指堅信弟弟是無辜,又稱案件疑點重重,「打電話俾細佬果陣,第一件事我問佢,你知唔知件事嘅嚴重性,佢話『我知,幫我搵律師,同我之前嘅工作紀錄,我係被人屈嘅』」。她指弟弟缺乏危險意識,「以為去到(菲律賓)當玩,知唔知道宜家隨時會死?」

涂謹申與菲律賓議員交涉。 (羅君豪攝)

「以後邊個敢嚟菲律賓打工?」

折騰一日,分別會見大使館領事及馬尼拉議員,四名家屬指現時感覺狀況有變好,正洽商代表律師,但律師費高昂,真正能當面探望親人仍然有待確實。「我哋放低哂所有嘢,嚟到呢度只係想見下佢,知道佢仍然安好,同埋希望搵到好律師,佢可以得到公平嘅裁決」。談到整件案件,兩家親屬異口同聲認為港菲兩地政府對市民保障不足,「覺得香港人去外地好無保障,以後邊個敢嚟菲律賓打工?」,又指現時希望港府幫助,支援高昂律師費及其他協助。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