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遊行】衝立法會拆局:爆玻璃後即退去 衝擊者在想什麼?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七一回歸,金鐘動盪,由凌晨至傍晚未停息。示威者凌晨上午企圖衝擊會展、金紫荊升旗禮失敗後,中午在立法會「煲底」商議下一波行動,並得出「行動升級,衝擊立法會」決定。示威者以一股不衝入立法會不罷休的氣勢下,趕走勸喻的泛民立法會議員,狂以硬物猛攻玻璃牆三個小時。但在玻璃牆應聲倒下後,示威者卻收手,沒衝入立會,在「一、二!一、二!」叫喊聲中退去,轉至「煲底」再衝擊。有煲底集會人士指,不清楚前線為何不衝入,但估計立法會內警力強大,不想「硬碰硬」。衝擊六小時後,示威者人數增至千人,一直破壞立法會外面建築,未有衝進立會內。

下午1時許,示威者不斷以硬物衝擊添美道議員入口(2)的玻璃牆。(蔡正邦攝)

下午4時許,第一波衝擊中,立法會大樓玻璃外牆應聲而碎,破碎的玻璃後,是整裝待發、以長盾築起防線的防暴警員,警方多番警告示威者勿衝,又指他們正進行違法行為,會被拘捕,並施放胡椒噴霧。前線示威者擾攘10多分鐘後,突然「收手」,隨著「一、二!一、二!」的打氣聲散去,未有衝進立法會。但三小時前,多名泛民立法會議員苦苦哀求,林卓廷更下跪求示威者勿再衝擊,示威者卻沒理會,更以紅噴油噴射及斥責議員「無能」,堅持以鐵馬、籠車猛撞玻璃,似乎想以衝入立會為目的。

究竟這批激進示威者,為何臨門一腳突然煞車,不衝入立法會?記者現場所見,未見示威者有作出討論。有數名於煲底聚集人士亦指,不清楚示威者不衝入立會的原因,但估計因立法會內有警察,避免直接硬碰硬,因此撞爆後未有闖入的打算。

玻璃牆倒下,立法會內大批警員戒備,但最終示威者沒有闖入。(陳蕾蕾攝)

這邊戰火漸漸熄滅,下午5時許,立法會「煲底」卻有動靜,示威者轉陣往煲底,再度拆下鐵馬鐵枝,撞擊公眾入口一號玻璃門。但立法會早前已進行加固工程,玻璃後是一道鐵閘。示威者須衝破鐵閘,方可衝入立法會內。也有示威者不斷試探式向立法會停車場投擲玻璃樽等物品。現場所見,隨著遊行隊伍來到金鐘後,遊行人士不斷加入示威者行列,人數大幅增長至千人,令衝擊行動逐步升級,示威者拆走外牆數米高的圍欄、撞擊立法會議員入口玻璃門。前線示威者主要是年輕人為主,亦見有中年人加入衝擊。

示威者其後在「煲底」繼續破壞立法會玻璃門。(蔡正邦攝)

這些示威者又是何時得出共識,以衝擊立法會為目標?今晨示威者佔據龍和道、龍合道、夏慤道一帶,不斷衝擊警方防線,拉鋸戰在中午12時稍為平息,數百示威者在「煲底」聚集商議下一波行動,並揚言要「行動升級」,提出三個衝擊地點,包括一)特首林鄭月娥可能會出席、在紅磡香港體育館舉辦的「躍動大灣區慶祝香港回歸祖國22周年晚會」、二)禮賓府、三)立法會及政總。最終示威者表決後,決定以立法會為衝擊目標。他們亦曾就衝擊開始的時間爭拗,有人認為要立即衝擊,有人建議待遊行隊伍到政總一帶後,有足夠人力後方行動,但他們有「一齊傾,一齊衝,一齊承擔風險」一致的共識,並想透過衝擊逼使港府回應。

至於示威者以什麼渠道及方式商討行動細節,現場示威者指實際行動是見面時在煲底商討,而通訊軟件telegram主要用作持續更新周圍情況之用。有記者亦發現前線示威者有對講機,不斷傳遞不同地方的最新消息,記者聽到﹕「ChannelXX,現場和理非人數不斷增加,撤離路線無變,over」。

示威者拆走立法會的鐵製圍欄。(陳浩然攝)

晚上,示威者闖入立法會。整日在外圍協調支援物資的古先生(化名),憶述行動經過。約30歲曾經是大學學生會幹事,他說現在的香港,「就好似生cancer(癌症),身體免疫系統會自己調節一樣,cancer愈來愈大,反抗亦愈來愈大。」

612的衝突、連月來上街爭取、官員沒正萬、「戰友」輕生⋯種種原因,令他感到要將行動升級。古先生表示,7月1日中午約12時,所有防線、物資站、急救站的「兄弟」各派一位代表開會,結果八成人認為必須進攻,並有九成人支持即時行動。

當時,大家希望快速攻入,他們認為,當警方包圍他們,「和理非」的市民會到場聲援。最初大家其實希望攻入政總,而非立法會,但最終因攻政總太難而「轉攻」立法會。「我哋預左同警察打,但點知又成功攻入,我覺得我哋贏咗。」

古先生認為,大家是有內部組織,經過思考才行動,是在場者民意主導,集體投票的結果,「我哋冇選擇,都係賭一鋪相信市民會拯救我們,大家都對市民有信心」,而最後真的有本身參與7.1遊行的市民到場聲援。

他指當時有到遊行現場通知遊行人士,讓他們自行作選擇,而他們與民陣亦有共識,小朋友要跟民陣路線到遮打花園。他坦言起初知道民陣更改遊行終點,大家都有被離棄的感覺,不過經過與民陣溝通後,認為民陣決定合理。

事發後,特首林鄭月娥凌晨四時召開記者會,但始終沒有直接回應訴求,古先生直言「大家都估到」,但大家已經做到要做的事,他感受到大家一同守望相助,互相關心,亦已向政府渲洩了不滿,表達了憤恨。他續說,而對大家而言,守護身邊的人比報仇或憎恨別人更重要,故警方清場時,大家選擇撤退,「冇一個留低」。被問及會擔心民意因是次行動逆轉,古先生反問,抗爭者的民意就不是民心? 他認為一個政府不是要爭取多數民意支持,而是要盡量減少反對者。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