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1遊行】還原太子車廂暴力因由 示威者與大叔衝突 速龍揮棍

最後更新日期:

8.31的戰火由港島蔓延至九龍,更血染港鐵列車。示威者由金鐘、灣仔退守銅鑼灣,遇警連番推進清場下,經由港鐵列車轉戰尖沙咀。一輪衝突過後,他們撤回尖沙咀站登車離開,卻在太子站遇速龍闖車廂揮棍出椒圍捕。急救員阿謙直擊事件,指列車上示威者沒有作挑釁及攻擊之舉,但速龍仍猛揮警棍,「向我眼中係無差別(攻擊),係咪有需要出動警棍?」速龍撤離車廂後,至少三名傷者後腦留血,有人傷口長四厘米,流血不止。重組事件起因,因有示威者跟反對他們的中年漢有爭拗,反對示威者的人士突然取出一把錘仔,向示威者揮舞。其後警察趕到,發生襲擊示威者及車廂內人士的事件。警察公共關係科高級警司余鎧均今凌晨三時半召開記者會回應事件指,有激進示威者破壞港鐵旺角站設施後,到月台乘車離開時換衫「喬裝市民」,強調警方有專業能力分辨示威者和普通市民,警方當場拘捕40人,罪名包括參與未經批准集結、刑事毀壞、阻礙警務人員執行職務等等。

急救員阿謙直擊事件,形容是「屍殺列車」,多人頭破血流,有人傷口長約四厘米。(李穎霖攝)

尖沙咀一輪警民衝突過後,急救員阿謙與同伴尾隨示威者離開尖沙咀,登上駛往太子的列車。列車駛抵太子站的時間是晚上10時50分,卻停在月台未有開出。列車內人士一頭霧水,開始鼓譟。翻查片段,一批全副裝備的示威者,在列車內,與數名中年男子發生爭執,有人高叫「冷靜」。有乘客嘗試勸和,稱「只係搭一個站啫」,並在列車抵站後著示威者離開車廂。

藍衣漢取出錘仔 示威者情緒激動

其間,有示威者指責兩名中年男子向記者施襲,亦有男子不斷向示威者起飛腳作勢施襲。示威者情緒激動,雙方隔著打開的車門互罵,互掟水樽、雨傘等,後來一名藍衣中年漢突然取出一把錘仔,向示威者揮舞。場面一片混亂,示威者憤稱藍衣漢「拎錘仔」,衝入車廂糾纏互打,示威者及後撤回月台。港鐵列車立即廣播指本班列車不載客,要求乘客離開車廂。同時有示威者向車廂內噴滅火筒,大批列車上的乘客離開。

警方疑因有人報警到場調查,其間衝入車廂向示威者揮警棍。(余俊亮攝)

示威者舉傘擋椒 急救員﹕沒有挑釁、攻擊

阿謙透過直播畫面得知列車有混亂情況,與同伴下車照顧一名頭暈的女子。此時,大批速龍小隊成員來到,先在月台將多人按地制服,當中包括正在換衣服的示威者,亦有普通市民。

然後,速龍直衝向車頭第二、三卡車廂位置,不少沒有上裝備的示威者退回車廂內,當時車卡內約有30至40人,當中不少為女性。阿謙指速龍以粗言穢語要求示威者離開車廂,並施放胡椒噴劑。

示威者在車廂內開傘陣遮擋,但沒有作其他攻擊動作或向外推進,「開把遮擋住,做隔開嘅動作。」速龍見狀,改以警棍猛擊向傘陣。當時列車車門不斷開關,有速龍被困在車廂內,但仍然不斷以警棍施襲。當車門打開時,速龍才退回月台。

「後尾枕畀人扑穿個頭」

身在月台的阿謙聽到列車內有人大叫「first aid」,立即與同伴登車救援。他們負責治療三名傷者,全部後腦流血,「後尾枕畀人扑穿個頭」,其中一人有兩個傷口,長約三至四厘米,流血不止,部分人因胡椒噴劑不適。

此時列車突然開出,不停旺角站,駛至油麻地站後停下。當列車抵達油麻地站時,港鐵職員要求他們離開車廂,在月台等待救護車。隨即再有一批防暴警員由大堂落月台驅趕示威者,拘捕一名普通市民及一名急救員,即使該名急救員不斷展示白頭盔及自稱「first aid」仍被捕。

速龍、防暴衝入車廂過後,列車內一片凌亂,滿地染血紙巾、紗布,更有尿片。(蔡正邦攝)

急救員照顧傷者時,有記者上前了解,防暴警員立即趨近。阿謙指警方沒有阻擋救援,但有刻意靠近傷者,但急救員要求退開後,警員有稍為退走。油麻地站共有四名傷者,全部被送往廣華醫院治理。阿謙形容事件猶如「屍殺列車」,直指與7月21日元朗黑夜白衣人襲擊群眾一事無分別,「係一個無差別攻擊,佢攞住警棍,企向個門後面係咁毆落去。市民無作出挑釁性行為或者攻擊,佢依然係毆落去。咁係咪一個無差別攻擊?我覺得值得商榷。向我眼中係無差別,係咪有需要動警棍?」他認同列車內或有黑衣示威者,但警方既然已全面封站,示威者無路可逃,應有更多方法可以拘捕,毋須以武力鎮壓。

警:大量示威者開遮換衫

就警方在太子站的拘捕行動,警察公共關係科高級警司余鎧均在凌晨三時許召開記者會表示,事件約發生在昨晚10時40分。她指當時在太子站裡面,「有穿着黑色衫、戴住防毒面具示威者,同車內幾名較年長市民有爭執,之後雙方發生打鬥,其中示威者曾用硬物、雨遮、水樽掟向車內市民,更加有示威用滅火筒向車內噴煙霧,車內視線受阻。我哋立即調派警務人員到站內,制止暴力事件惡化,並且作出拘捕行。」

她其後補充,是因有「暴力示威者」破壞車站,收到港鐵要求才進入執法;同時知悉他們乘坐港鐵去太子站,又收到999召喚,站內發生爭執,因此派警員前往增援。「從螢光幕睇到,都有幾大量示威者開遮,群埋一堆,其實就喺裡面換衫,大家喺鏡頭上面,睇得好清楚喺換緊衫。」

她直言「暴力示威者」換衫後,增加拘捕難度,不過「警員憑着我哋專業經驗,拘捕有關示威者」,並指「示威者特登換衫掩飾佢哋身份。」她其後再強調:「我哋係用我哋專業能力辨別,邊個係暴力示威者,邊個係普通市民。」

警:用相對武力制服

有多名示威者疑被警棍打傷頭破血流,余鎧均強調不同意警方入去車站打人,「當我哋想拘捕呢啲暴力示威者,佢哋當然有掙扎,我哋係用適當武力制服佢......同事同我講,佢哋(示威者)係用好長物品、遮攻擊警務人員,我哋用相對武力制服佢哋。」她強調警務人員當時受到襲擊,「大家喺螢光幕上,只係睇到一個鏡頭,並唔知道之前發生過乜咩事」,她稱將會利用所拍攝片段,弄清整件事。

她未有回應為何示威者停止行動,仍受到警員施以武力;對於有指車廂中有年長乘客用鎚仔襲擊示威者,有否也被拘捕,她稱無補充。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