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方記者會】9.15掟80枚汽油彈 警指用槍合理﹕直頭想攞命!

最後更新日期:

民陣取消915遊行,仍有大批示威者自發上街,終演變成港島多區衝突,警方在今日例行記者會上指暴徒在金鐘一帶使用逾80枚汽油彈,並向指揮交通、沒有裝備的交通部警員掟至少三枚汽油彈,「直頭想攞佢哋生命」。今日警察員佐級協會主席林志偉發聲明指,當示威者使用汽油彈,警方可以用實彈作制止,行動部警司方志堅表示,根據警察通例,其中一個可使用槍械的範疇是,警員保護自己或任何人的身體免受傷害,「大家認唔認為被投擲汽油彈會令身體嚴重傷害?如認同,在危急的情況下使用槍械相當合情合理。」

示威者投擲汽油彈。(余俊亮攝)

警察公共關係科總警司謝振中表示,暴徒周末在港島多區大肆破壞,私刑泛濫,顛覆香港秩序,暴力再次失控,情況令人擔憂,周日大批示威者漠視警方反對通知書,昨日下午集結遊走金鐘、灣仔、銅鑼灣及北角一帶,大批示威者肆意堵路,走出金鐘道、軒尼詩道及德輔道中等等,令港島區交通嚴重癱瘓,更有激進示威者扯下、焚燒國旗等等,嚴重擾亂公眾秩序。他指激進示威者癱瘓多個港鐵站,惡意破壞公眾設施,包括打破車站玻璃,破壞無障礙設施等,更有暴徒在多個港鐵站出口縱火,包括灣仔站軒尼詩道及譚臣道,嚴重威脅在場人士安全。暴徒的行為完全犧牲市民、大眾使用公眾設施及出行的權利。

金鐘一帶使用超過八十枚汽油彈

謝振中表示,在下午約5時,暴徒開始使用彈叉向政總擲磚及雜物,他們使用的暴力升級,單單在金鐘一帶使用超過八十枚汽油彈,水炮車亦着火,暴徒亦被有其他擲汽油彈的暴徒擲中,手、背着火,暴力情況已到失控地步。他指,在下午5時45分左右,有暴徒向兩名交通部警員擲最少三枚汽油彈,嚴重影響警員的生命安全,「呢個行為直頭想攞我哋兩個交通警員嘅生命」,為保護自己及同事安全,警員果斷拔槍戒備,驅散暴徒,事件中警員英勇、克制、需要及合理。

示威者灣仔高處向警擲汽油彈

謝振中又指,差不多同一時間,在灣仔港鐵站在高處向出入樓梯下警員擲汽油彈,在警員身邊爆開,幸好警員及時避開,無做成嚴重傷亡,這些意圖嚴重傷害他們的行徑令人心寒。從直播畫面可見,暴徒攻擊的對象已轉移至普通市民,向天橋下擲汽油彈,天橋下是普通市民及記者,火頭在他們身邊閃起,警方譴責該行為。

行動部警司方志堅表示,警員在危急的情況下使用槍械相當合情合理。(孔繁栩攝)

方志堅﹕危急情況下使用槍械合情合理

對於今日警察員佐級協會主席林志偉發聲明指,當示威者使用汽油彈,警方可以用實彈作制止。行動部警司方志堅表示,警方不希望使用汽油彈變成司空見慣的情況,並不是社會樂見,非文明社會容許。方指,根據警察通例,其中一個可使用槍械的範疇是,警員保護自己或任何人的身體免受傷害,「大家認唔認為被投擲汽油彈會令身體嚴重傷害?如認同,在危急的情況下使用槍械相當合情合理。但我唔會評論我哋同事係咪一遇到汽油彈,就會使用槍械,我哋使用槍械有嚴格的守則。」

方志堅續指,警方在現場會根據專業判斷,克制地作相對、相應的決定,正如昨日兩名交通警員只是作交通管制,其中一個汽油彈在他們身邊很近位置爆開、着火,同時暴徒以長棍作襲擊,他們無任何保護裝備,身體已受到嚴重威脅,當時他們相當克制,他們只是擎槍戒備,當十多名暴徒見他們拔槍時已離開,警員無作進一步武力使用。

水炮車一度被燃燒彈擊中著火,水炮車往車身灑水,火勢隨即減弱,不久後熄滅。(盧翊銘攝/資料圖片)

六月至今拘1,453人 9.15拘48男7女

警察公共關係科高級警司(媒體聯絡及傳訊)江永祥稱,過去整個行動,截至昨日警方共拘捕1,453人,1,173名男、280名女子,年齡介乎25至72歲。星期五(9月13日)拘捕10人,包括5男5女,年齡介乎15至42歲,涉嫌盜竊、未能出示身份證明文件、非法集結、藏有攻擊性武器、藏有工具可作非法用途、公眾地方打鬥等等;星期六(9月14日)共拘捕24名男子,年齡介乎15至53歲,罪名為非法集結、藏有攻擊性武器、藏有工具可作非法用途、非法禁錮、襲警、未能出示身份證明文件、公眾地方打鬥等;昨日(9月15日)警方共拘捕55人,包括48男7女,年齡介乎13至67歲,罪名為非法集結、藏有攻擊性武器、藏有工具可作非法用途、未能出示身份證明文件、襲警、縱火、公眾地方打鬥等。

警方記者會全文如下﹕

警方今日(9月16日)舉行例行記者會回應過去周末事件。(羅君豪攝)

【18﹕27】被追昨晚主要被捕是市民或黑衣人,與福建幫、白衣的被捕比例懸殊,吳樂俊表示警方當時絕不會偏幫任何一方,當時警方在明園西街一帶進行掃蕩,得知在明園西街上一單位有兩人手持武器,警員主動即時前往單位調查,帶走9人,包括兩名被捕人士及7名帶走調查人士,持盾人曾要求不想面容曝露,吳樂俊認為以盾遮面的安排在當時當刻合情合理,如要偏幫不會到該位置調查及作拘捕。而指警方除脫其他示威者口罩,刻意曝露其身份,吳樂俊認稱以其自己的記憶,有很多示威者被帶走時是戴着口罩。

有組織罪案及三合會調查科高級警司李桂華表示,警方昨晚拘捕的29人中,有7人為當區人士,警方並非無拘捕當區人士,兩方都有作拘捕,拘捕行動未完,涉及非法集結、藏有攻擊性武器,襲警等。

被捕到會否用暴徒形容淘大唱國歌、打人及昨晚的福建幫,以作譴責,謝振中表示,在香港每日都有零星的打鬥事件,警方從來很少叫他們暴徒。為何在不同的記者作暴徒定性,「因為佢哋真係一個暴徒」,他們會掟汽油彈、以鐵枝刺向警員、在拘捕時襲警以協助逃犯、在機場紮起旅客打人,希望不要再為有這些行為的人找藉口,以減低他們違法行為的定名或責任。

被問到為何Whatsapp報料熱線消失及如何處理獲資料,資訊系統部高級警司陳志勇表示,熱線推出後,警方收獲大量市民的報料,同時亦收到坊間對熱線不同的意見,包括相關社交媒體表現聲明,他們消除自動化的大量訊息是其工作的一部分,所以警方決定暫停該服務,警方會繼續透過不同渠道開放收集滅罪訊息。陳指,由於Whatsapp熱線暫停,部分資料無法提取,一部分已處理資料,如為涉刑事調查資料,會作刑事調查資料處理。江永祥表示,警方日常亦會接獲匿名的資料,如非法聚賭等,警方會審慎處理,嚴慎核實真確性,不希望混亂公開資料,令市民未審先判。

【18﹕25】環球時報今早社評,指特區政方可依靠愛國愛黨的人士執法,而昨日有福建幫與防暴警一起推進,問及警方會否依靠相關人士執法,謝振中稱「絕對唔會」,在過去的示威中,警方站在最前線去控制現時如何艱難的場面,而警方亦是惟一執法機構於街上控制場面,就日後的調查,亦會是警方刑事部門的主要工作。至於雙重執法,謝振中稱現場有作出即時拘捕,而未能即時拘捕的,不是一些簡單的刑事罪行,會於日後作出進一步調查及拘捕。陳志勇則否認昨日有愛國人士與警方一同進行掃蕩,「絕對唔會有啲咁嘅事發生,依家冇,之前冇,將來都唔會有。」

陳志勇表示,昨日北角發生了一連串的暴力事件,陳志勇於記者會上展示一條於軒尼斯道檢獲的鐵支,當時鐵枝是在道路上,相信是阻撓警員、警車、水炮車的推進,「想像一下,如果有一架其他市民的汽車經過,畀呢一支鐵枝整到,佢發生咗交通意外,其實個後果可以好嚴重。」陳志勇表示,推進前亦發現示威人士於不同圍欄綁鐵線,欲令前線警員受傷。

昨晚許智峯議員涉阻差辦公被拘捕,李桂華稱,由於案件正在調查中,不宜透露太多。警方在推進時,為何會有些人涉嫌阻差辦公被拘捕,李桂華解釋,在警隊條例第10條中,有19種工作必定要做,包括保護生命、財產、集會遊行管制、押送犯人等,而執行工作時需運用權力,例如設防線、推進時不可阻當,若有人刻意阻撓,不論該名人士是做任何職業、任何性別、任何年紀,都會違法阻差辦公。若有人需要於現場進行工作,如傳媒人士,警方會向他們解釋在場警員正在執法,需要空間進行調查,若相關人士不理會,警方會作出警告,若多次警告無果,警員會作出拘捕,「希望大家知道,如果阻撓我哋工作,基本上已經係阻差辦公。」

【17﹕57】今日警察員佐級協會主席林志偉發聲明指,當示威者使用汽油彈,警方可以用實彈作制止,行動部警司方志堅表示,警方不希望使用汽油彈變成司空見慣的情況,並不是社會樂見,非文明社會容許。方指,根據警察通例,其中一個可使用槍械的範疇是,警員保護自己或任何人的身體免受傷害,「大家認唔認為被投擲汽油彈會令身體嚴重傷害?如認同,在危急的情況下使用槍械相當合情合理。但我唔會評論我哋同事係咪一遇到汽油彈,就會使用槍械,我哋使用槍械有嚴格的守則。」警方在現場會根據專業判斷,克制地作相對、相應的決定,正如昨日兩名交通警員只是作交通管制,其中一個汽油彈在他們身邊很近位置爆開、着火,同時暴徒以長棍作襲擊,他們無任何保護裝備,身體已受到嚴重威脅,當時他們相當克制,他們只是擎槍戒備,當十多名暴徒見他們拔槍時已離開,警員無作進一步武力使用。

【18﹕02】被問及樂華便裝警拘捕兩名人士時,未見有出示委任證,日後記者、市民可如何分辨便衣警、休班警,江永祥稱,「現場市民懷疑究竟現場嗰個係真警察定假警察,大家拭目以待係到等,我哋一啲便裝真警察拉咗人之後,自然就會CALL警車去帶佢哋走,呢啲冇得假。」江永祥解釋,當時現時有百多人圍觀,無法逐個解釋,「有警車嚟嘅,嗰個一定係真警察。」江永祥稱,於街上對便裝人士身份有疑問,他們落場後要執法、落手扣,市民可致電警署了解,現場是否有人員在場執法。

浸大網台學生記者被拘捕,惟該校的廣播網是政府註冊,與一般記者沒有分別,有記者問及警方基於何理由將他拘捕,有組織罪案及三合會調查科高級警司李桂華表示,當時機動部隊同事將其拘捕,事發時英皇道及炮台山交界有驅散行動,當時被捕男子與示威者在上址徘徊,與一般新聞業採訪人士不同,懷疑他與示威者是一伙,於是上截查及盤問,於其袋中發現一把9吋長的金屬刀,當時他有聲稱是切月餅所用,在場同事不接受,以藏有攻擊性武器將其拘捕,「同佢嘅行業啦、同佢嘅性別啦、同佢嘅幾大年紀係冇關係嘅,而當時真係引發同事對佢有可疑,然後進行盤問。」

警方於記者會中將示威者稱之為「暴徒」,將白衣人稱之為「人士」,有記者問及如何定義稱為「暴徒」「人士」,謝振中稱,過去的示威中,為何會將部分示威者形容為暴徒,「個原因就因為佢哋行為呢係去到一個非常之暴力,同埋大家都不能接受嘅地步。我用「暴徒」去形容一班不停去擲汽油彈,亦都不停去襲擊其他市民、包括街外市民,包括警察,我諗呢個用字,我個人認為係非常之恰當。」

【17﹕36】有記者問及警方作出拘捕時懷疑濫用武力,及作出濫捕的情況,謝振中稱,自6月以來,警方共拘捕了超過逾千人,強調警方是執法機構,作出拘捕時,會考慮是否有足夠的證據,如有需要會向律政司尋求意見。謝振中強調,警隊會就案件作出調查,而參與人士的背景或他的政治立場,絕不是警方作出拘捕時所考慮的因素,至於未被拘捕的人士。謝振中表示,至於與反修例無關的案件,他承認因有太多的反修例相關案件,加重他們的工作量,令員工在大壓力及長工時下去調查與反修例無關的案件,警隊專業地處理相關案件。被問及濫用武力的情況,謝振中稱,警隊投訴課收到投訴後會作出深入、公平的調查,進行監察。 

【17﹕38】被問到炮台山警員有何全理懷疑截查一名有記者證的浸大學生,他涉何行為,港島總區高級警司(行動)吳樂俊表示,昨晚在東區包括炮台山及北角一帶,警方拘捕29人,當中包括24男5女,相信該名浸大學生為其中之一。吳指無法掌握每一個事件的調查及詳情,被捕學生可能涉藏有攻擊性武器,當時作拘捕的警員要視現場的環境,有何資料說服自己有足夠的表面證據作出拘捕,吳相信該名警員的判斷是專業。案件非因拘捕而完結,仍要作探入調查,如刑事調查警員認為證據不足作進一步檢控,會作釋放,如認為夠證據會作檢控,在法庭上要由法官作判斷,要在無疑點的情況才會入罪。

謝振中補充,被捕的29人涉及多於一個政見的人士,當晚部分人持有武器,就昨晚至今的調查,拘捕行動仍在進行。

【17﹕31】被問到在淘大花園有警員作拘捕時無展示委任證或表明身份,江永祥表示,當時作拘捕的是當值的便衣警員,一般作拘捕時要表明身份。他指,今時今日作拘捕不容易,大部分人會作反抗,當時被捕人及警員自己的保安是重要的考慮事件,在這危急的情況下,未必容許警員即時展示委任證,當時警員有很多考慮,包括盡快制服被捕人士,扣上手扣,召喚增援人士,慎防附近有人圍觀或有可疑人士出現,令拘捕行動有更大風險,加上有人要求他出示委任證。警例清楚寫明是在情況許可下,出示委任證。據初步了解,其中一名警員很快出示了委任證,但可能與在場人士期望有落差,目的是讓他們知道是警方正執行職務,非市民間的打鬥。

港島總區高級警司(行動)吳樂俊指男子稱不想暴露身份,故以警盾遮臉,他認為安排合理。(孔繁栩攝)

【17﹕26】上周開始,休班警員獲發伸縮警棍,而過去的周六樂華邨有疑似休班警作出執法,惟他不願出現委任證,行動部警司方志堅稱,據他們了解,當時該兩名便裝人員並非休班警。方志堅稱,基於近期暴力事件增加,休班警有大機會要於休班時作出執法,於是警隊向他們派發伸縮警棍。方志堅表示,休班警使用伸縮警棍後,會有一個清晰紀錄,同事會向上司匯報,從而做到監管作用。

江永祥稱,9月14日下午3時半,淘大商場有打鬥事件發生,兩名穿便衣的CID同事留意到有兩名男子於淘大商場參與爭執離開,礎於現場環保混亂,同事於是尾隨兩男子,兩人上一架巴士離開,兩名便衣同事駕駛私家車跟隨至樂華邨巴士總站時,見到兩名男子落車,將他們截停,並以非法集結作出拘捕。

【17﹕16】江永祥稱,過去周六有超過800人在淘大商場聚集,持不同政見的人士在商場不同地點均有爭執及打鬥,警方於下午接獲超過150個求助,派員往現場調查,警員到場後首要工作目標是控制場面,不要讓埸而再惡化,而警方要作出拘捕是相當耗費人手,因每作一個拘捕,便要動用2至3個同事。警方到後,一般會評估現場情況、人手而作出拘捕,「點解會拉一啲人而唔拉一啲人,我哋好常提,我哋所拘捕嘅係針對違法行為同違法事件,同佢著咩衫、或者咩職業、或者咩人,冇一個直接關係係到。」江永祥指,案件由東九龍總區重案件調查,會作進一步搜證,若現場人士可提供資料,可向警方提供,「我哋唔一定係現場拉唔到就呢一世都唔拉,我哋跟住有調查,我哋有證據,我哋絕對唔會姑息任何一個人。」

行動部警司方志堅。(孔繁栩攝)

【17﹕08】過去周末,北角發生不同立場人士的打鬥場面,惟警方被質疑只拘捕黑衣示威者,出現有差別的待遇,謝振中稱,「呢個唔會係完全嘅事實嚟。」謝振中表示,過去三個月,社會每個周末面對很嚴重的暴力事件,而昨日在昨日在炮台山至北角一帶,正發生了一場大規模的暴力衝突場面,有多過一方意見的人,先是口角,繼而動武的情況出現,警方於處理混亂場面時,到場時首要任務是令場面不要再惡化。

謝振中表示,昨晚炮台山一帶有數百人打鬥,場面十分混亂,同事到場將兩批人分開,於現場作出調查,「希望大家可以明白,大家坐係電視機前面,睇住多個直播鏡頭,包括我呢,都係好清楚嗰刻現場有啲咩人士係相對可能係有暴力行為發生,但係現場同事去到咁混亂環境,見的好清晰,就係先平定在場人士。」謝振中解釋,調查後是否能即時拘捕,要衡量不同原因。就昨日的情況,於現場有展開基本了解,昨晚當刻非沒有作出任何拘捕,而截至今早,就北角事件,警方拘捕29人,包括兩邊不同意見的人,其中持凳的男子已被捕,惟兩邊被捕人數分佈,警方未有透露。

昨日襲擊記者的人士,謝振中警方亦將兩名人士拘捕,他們涉嫌襲擊兩名記者,「部分警務人員唔係係嗰秒鐘執法,並不代表警方冇執法,亦都唔代表警方係事件之後唔做出跟進及拘捕。」謝振中強調,警方必定會處理每一宗暴力事件,亦會作出跟進,而個別案件亦已提堂。

O記李桂華指被捕浸大生背囊藏九吋長金屬刀,涉嫌藏有攻擊性武器被捕。(孔繁栩攝)

【17﹕05】謝振中總結指,暴力行為已升級至一個失控地步,警方所有違法暴力行為予以最強烈的譴責,我們見到縱火、堵路、破壞公眾設施已變得司空見慣,而投擲汽油彈,襲擊警務人員,搶犯,肆意使用私刑等暴力行為,威脅香港市民,現況一般非常混亂及危險,有圍觀市民及暴力群眾,亦枉枉有其他人混入群眾,擾亂視聽,警員未必可即時了解前因後果,唯有盡最大的努力介入每一件事件,保障市民人身安全。警方保證在任何情況之下都會嚴肅跟進任何違法行為,將違法的人繩之於法。暴徒失控的步行不單止破壞香港法治,所有人都可能成為他們暴行的受害者,有很多市民只在街上不敢表達自己的意見,因為害怕被打。謝再強調,任何訴求或口號絕不會合法化或英雄化他們的破壞公物、濫用使用私刑行為,暴徒無底線的暴力示威只會犧牲香港穩定的繁榮,市民成為犧牲品,警方會繼續與連同其他執法部門克盡責守,幫助香港重回正軌。

警察公共關係科高級警司(媒體聯絡及傳訊)江永祥稱,過去整個行動,截至昨日警方共拘捕1,453人。(孔繁栩攝)

【16﹕35】警察公共關係科高級警司(媒體聯絡及傳訊)江永祥稱,過去整個行動,截至昨日警方共拘捕1,453人,1,173名男、280名女子,年齡介乎25至72歲。星期五(9月13日)拘捕10人,包括5男5女,年齡介乎15至42歲,涉嫌盜竊、未能出示身份證明文件、非法集結、藏有攻擊性武器、藏有工具可作非法用途、公眾地方打鬥等等;星期六(9月14日)共拘捕24名男子,年齡介乎15至53歲,罪名為非法集結、藏有攻擊性武器、藏有工具可作非法用途、非法禁錮、襲警、未能出示身份證明文件、公眾地方打鬥等;昨日(9月15日)警方共拘捕55人,包括48男7女,年齡介乎13至67歲,罪名為非法集結、藏有攻擊性武器、藏有工具可作非法用途、未能出示身份證明文件、襲警、縱火、公眾地方打鬥等。

法庭案件方面,一名女子涉嫌9月7日於沙田港鐵站內以硬物擲向一名警務人員頭部,警方於9月16日將其拘捕,並控告好‵襲警罪,今早於東區法院提堂。另有兩名男子涉嫌7月14日於沙田新地市廣場內襲擊警務人員,早前被控傷人及非法集結,今午於東區裁判法院提堂。

過去周末,有9名警務人員因行動而受傷。星期五(9月13日)及星期六(9月14日)警方沒有使用任何彈藥,昨日(9月15日)警方使用了32發催淚彈、11發橡膠彈、及12發海綿彈。


有謠言指,警方於過去星期六在淘大商場的執行行動中插贓嫁禍,將一個銀包放入一名男子袋中,江永祥澄清,當天淘大商場內有很多人進行打鬥,衝鋒隊人士於下午3時24分到達現場進行行動,期間有數十人逃跑,至下午3時28分時,衝鋒隊人員於淘大商場外以非法集結拘捕一名25歲男子,制服男子後以膠索牖扣住他的雙手,及宣佈拘捕,在其褲袋取出銀包查身份,其後將銀包放回其褲袋,絕非插贓嫁禍,「呢個指控係完全失實同埋錯誤。」。

另外,網上有一張圖片,一名有紋身的男子在周六於淘大商場出現,並手持伸縮警棍,自稱休班警,江永祥表示,有關指控完成失實,照片中的伸縮警棍並非警隊所使用的,相中人亦非警務人員。江永祥稱,一般人藏有伸縮警棍,有機會干犯藏有攻擊性武器,切勿以身試範。

江永祥表示,過去周末出現多宗搶犯事件,包括於周六淘大商場衝突中,有3名警務人員制服一男子時,多名在附近狀似圍觀的人突然衝上前,拉開警員,意圖阻礙行動。另外,昨晚在北角七海商業中心附近,當警方正在追捕一批示威者時,追至露天停車場時,其中一名男子手持棍襲擊警員,幫其他同黨逃走,同事到場增援時,將該名男子拘捕。當時見到該名男子作出激烈反抗,無視警方多次警告,為制服男子,當時警方使用了合適的武力,包括胡椒噴劑,最後成功制服,並作出拘捕。

警方收到9月12日消息指有不同意見的人士前往淘大商場聚集,警方以通知淘大商場作出控制,9月14日下午2時45分,開始有兩批持不同意見的人到達淘大商場,及後發生口角,當時有數百人;至下午2時至6時,警方一共接到超過150宗的市民報案,聲稱淘大商場內有人打鬥、有人受傷;警方決家派員進行調查,事前有通知淘大商場負責人。江永祥重申,根據香港法例第232章,任何警務人員如果有理由相信,任何將會拘捕的人在該地方內,警隊有法家權力可進入該處,如當時淘大商場內的確有人打鬥,「咁如果有人犯法,警方就有權進入去執法,就係咁簡單。」

【16﹕47】謝振中又指,差不多同一時間,在灣仔港鐵站在高處向出入樓梯下警員擲汽油彈,在警員身邊爆開,幸好警員及時避開,無做成嚴重傷亡,這些意圖嚴重傷害他們的行徑令人心寒。從直播畫面可見,暴徒攻擊的對像已轉移至普通市民,向天橋下擲汽油彈,天橋下是普通市民及記者,火頭在他們身邊閃起,警方譴責該行為。

周末全港多區發生嚴重暴力毆鬥事件,種子已蔓延全港,因意見或政見不合而進行的濫用私刑暴力已越演越烈,他們只是口講公義理想,實際道德淪喪、暴力的無恥之徒。周六淘大花園事件,兩名市民與暴徒口角, 遭大批暴徒禁錮、追打,無法理性私暴,追打一名男子至戶外,將他推倒、踢頭,令他昏迷,急救人員到場後,暴徒仍不斷指罵,阻撓救援。施襲後暴徒一哄而散。

周日約晚上六時半,軒尼詩道一名下班女子因不滿暴徒阻路行為,與之論理,遭暴徒毆打,最終打致頭破、眼睛流血,手機被搶去。一名男子於灣仔區與一名暴徒因政見不同,有數十名暴徒包圍,以雨傘遮掩拳打腳踢,將他打至昏迷,近乎酷刑式的私刑未停,不斷踢其頭部,令他口、鼻出血。晚上灣仔區的暴徒聚集在炮台山一帶,當時與另一批在炮台山附近毆鬥,演變成衝突,有人持摺凳等硬物瘋狂襲擊打示威者,情況極度混亂及危險,警方到場介入,避免情況繼續惡化,警方拘捕多人,包括持摺凳男子,事件目前在調查中,警方譴責所有暴力行為。警方嚴正聲明任何政見、口號或衣着顔色,不能成為暴力的護身符。只要是違法行為,警方會嚴肅跟進、秉公處理。

【16﹕23】警察公共關係科總警司謝振中表示,暴徒周末在港島多區大肆破壞,私刑泛濫,顛覆香港秩序,暴力再次失控,情況令人擔憂,周日大批示威者漠視警方反對通知書,昨日下午集結遊走金鐘、灣仔、銅鑼灣及北角一帶,大批示威者肆意堵路,走出金鐘道、軒尼詩道及德輔道中等等,令港島區交通嚴重癱瘓,更有激進示威者扯下、焚燒國旗等等,嚴重擾亂公眾秩序。激進示威者目無法紀,癱瘓多個港鐵站,惡意破壞公眾設施,包括打破車站玻璃,破壞無障礙設施等,更有暴徒在多個港鐵站出口縱火,包括灣仔站軒尼詩道及譚臣道,嚴重嚴威在場人士安全。暴徒的行為完全犧牲市民、大眾使用公眾設施及出行的權利。在下午約5時,暴徒開始使用彈叉向政總擲磚及雜物,他們使用的暴力升級,單單在金鐘一帶使用超過八十枚汽油彈,水炮車亦着火,暴徒亦被有其他擲汽油彈的暴徒擲中,手、背着火,暴力情況已到失控地步。

他指,在下午5時45分左右,有暴徒向兩名交通部警員擲最少三枚汽油彈,嚴重影響警員的生命安全,「呢個行為直頭想攞我哋兩個交通警員嘅生命」,為保護自己及同事安全,警員果斷拔槍戒備,驅散暴徒,事件中警員英勇、克制、需要及合理。

警察公共關係科總警司謝振中表示,暴徒周末在港島多區大肆破壞,私刑泛濫,顛覆香港秩序,暴力再次失控,情況令人擔憂。(羅君豪攝)

反修例風波由6月9日發生至今100天,警民衝突不減反增。民陣原訂在915舉行反修例集會和遊行,獲警方發出反對通知書,惟昨日仍有不少示威者聚集港島。和平遊行最後演變成港島多區的衝突,事隔兩星期,警方再次密集式放催淚彈、且出動水炮車。

至晚上,示威者於北角及炮台山一帶與持相反立場的「福建幫」及其他白衣人士發生衝突,有白衣人手持摺凳、棍等襲擊示威者,襲擊完示威者後,有白衣人疑落單,遭示威者襲擊至受傷。事件中警方拘捕多名示威者,於追捕示威者期間,警方懷疑濫用武力,以警棍襲擊導致示威者頭破血流,根據醫管局資料,多區衝突中共有28人受傷,至今早仍有一男子情況嚴重,10人情況穩定留醫。

警察公共關係科總警司謝振中、有組織罪案及三合會調查科高級警司李桂華、警察公共關係科高級警司(媒體聯絡及傳訊)江永祥、港島總區高級警司(行動)吳樂俊、資訊系統部高級警司陳志勇及行動部警司方志堅今日(16日)下午將會見記者。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