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2.理大】理大圍城第六日 留守者盼區議會選舉日能投票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理大圍城第六日,留守者愈來愈少,校園冷清得如同死城。理大內勇武及和理非,走得八八九九。其中一支六人小隊,只剩下一人,仍然被困的阿誠(化名)沒有氣餒,反為隊友安全離開而高興。偌大的校園如巨大囚倉,困死剩餘的示威者。阿誠不知還要被困多少日,現時仍費煞思量該用何種方法離開校園,「因為仲想出去抗爭同投票。」

如今理大校園內只剩下為數極少示威者。(鄧栢良攝)

21歲的阿誠與其他被困示威者組成小隊,先後展開五次逃亡,惟全部以失敗告終。(鄧栢良攝)

21歲的阿誠上周參加「中大保衛戰」,並留守至最後才離開,旋即前往理大支援。他當初希望可以將中大的經驗帶來理大,可惜成功無法複製,反而遇上滑鐵盧,理大慘遭圍城,大批示威者被困。

留守多日來,阿誠在理大內認識了另外五名示威者,最後順理成章組成小隊互相照顧。小隊的目的是希望盡早逃離校園,先後展開五次逃亡:衝出馬路、爬鐵絲網、行山路、爬渠等,結果通通失敗,「始終太多突發事件,好難控制。」阿誠說,被警察以強光照射,再被罵:「做乜x嘢」已算是小事。他試過爬渠爬到一半得知終點有警察,不得不走回頭路;又試過行山路見到警察守在草叢邊,險些兒被捕。

阿誠:孤身一人不用瞻前顧後

由於小隊有一半成員比阿誠年紀更少,多番逃亡失敗後,其他成員都寧願選擇召白車離開理大。五名成員離去,小隊瓦解,阿誠成為獨行俠。惟他說情緒沒有受影響,因為眾人相識日子尚短,「一個人咪清靜啲囉,組隊時比較熱鬧,而家每日都係諗點樣走同休息,所以無乜分別。」他認為現時孤身一人也有好處,就是包袱較少,不用瞻前顧後,「之前同隊友一齊走,包袱大,心理上想大家一齊走到,但好難有計劃咁完美可以走哂。」

心理壓力大憂警方攻入

回來理大一役,阿誠坦言上了寶貴一課,「所有人都醒咗。」他認為以後抗爭要多考慮撤退方法,以及反思是否要打「陣地戰」。他指今次最意料不到是會被「圍城」,他坦言每天心理壓力都很大,「(警察)四面會唔會包入嚟食哂我哋呢?」阿誠指,現時留守理大已無作為,想盡快離開理大,「都想出返去抗爭同投票」,惟他仍在考慮用何種方法離開。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