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大一個月】校長催淚煙中尋求和平 舊生區諾軒﹕艱險我奮進

最後更新日期:

11月12日,中文大學爆發「二號橋之戰」,汽油彈及催淚彈在校園橫飛,全日烽火四起。本身是中大舊生的民主派立法會議員區諾軒當日曾到場,協助緩和緊張局勢,區感激校長段崇智及前校長沈祖堯在中大陷入困局之時,亦冒着催淚煙來襲走上前線斡旋,校友及老師亦同心協助示威學生,充份體現新亞校歌「艱險我奮進,困乏我多情」,相信11月12日所發生的事情,將會載入中大歷史。

當日下午約4時半,區諾軒連同7名立法會議員進入中大,途經「四條柱」入口時,已見到馬路設置路障,對出赤泥坪村口泊滿車輛,情況罕見。在抵達夏鼎基運動場時,區遇到正趕往前線斡旋的中大校長段崇智,當時段校長被群眾及記者包圍,只拋下一句「唔好採訪我住,我要去同警方談判」,經段校長與警方磋商,只要示威者承諾不再向二號橋下的吐露港公路投擲雜物,警方便會撤離。

段崇智來回交涉 無裝備下中催淚煙

據區記憶,段校長當日曾多次來回與警方及示威者交涉,然而,由於較早前夏鼎基運動場遭受催淚彈洗禮,加上示威者批評警方曾入中大搜捕,示威者都顯得相當鼓躁,紛紛報以不信任的聲音,拒絕聽從警方要求。至入夜,當段校長在學生簇擁下,再嘗試與警方接觸時,卻被警員發射催淚彈驅趕,令段校長在毫無任何保護裝備下掩鼻離開。

在段校長退場後,各方仍繼續努力,希望緩和緊張局勢,當中包括中大前校長沈祖堯,以及中大副校長吳基培等,區曾聯同吳到前線,希望能夠與警方對話,然而「根本就上唔到去,啲彈『發發』聲咁射埋嚟,我係咁流眼淚,頂唔住,行唔到上前」。

作為中大人感驕傲 校方盡力解決分歧

最終,中大的戰火延至13日凌晨終告落幕,作為中大畢業生,區形容這一天將會載入中大的歷史,「作為中大人我感到好驕傲,喺危急關頭,有校方高層上前線、唔少校友同老師都用不同方法解決分歧同矛盾」,前校長沈祖堯亦組團到臨時急救站援助,示威學生更駕電單車、校巴等運送物資,令他印象深刻,體現了新亞書院校歌的一句「艱險我奮進,困乏我多情」。

過去一個月,建制派猛烈批評大學高層,政府抽起大學擴建撥款,區坦言對此反感,認為「好地地,學生唔會想將愛惜的校園變成戰場」。「二號橋之戰」源於有人向橋下擲物堵路,警方稱為阻止事件,當日發射催淚彈數量是反修例半年之冠,共2,330發,區認為警方猛射催淚彈,又入迹象想攻入校園,更有傳取得宿舍搜查令搜違禁品,令學生有強烈防禦心,警方有一定責任,「係香港的悲哀」,現時只希望中大能盡快完成修復,各界以處理當前問題為目標。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