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容中介平台BloomMe突停業 商戶被拖數逾百萬 警列詐騙調查

最後更新日期:

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疫情肆虐,政府於「限聚令」下,美容院、按摩院等需關閉場所面臨沉重打擊,惟近日有美容中介平台突然結業,逾百被拖數商戶追討無門。名為「BloomMe」的美容中介網上平台,周二(14日)突然通知商戶終止服務,近百商戶苦主組成群組伸冤,指於近月開始被平台拖欠餘款,聲稱合共逾百萬元欠款,今午其中約50名苦主到西區警署報警求助。

警方將案件列作詐騙,現交由中區警區重案組第3隊人員跟進,暫未有人被捕。

BloomMe於網頁上指,周二(14日)起即日終止美容預約及BloomMe Pro預約平台服務。(BloomMe網頁截圖)

約50名苦主今午到西區警署報警求助。

名為BloomMe的美容中介網上平台,於2015年成立,聲稱可透過平台包括App應用程式,預約超過1800 間水療及美容中心,已累積超過25萬用戶,加入平台的商戶,需要每年繳交年費及收取佣金。惟有商戶於周二(14日)突然收到平台以電郵通知,指公司會即日終止美容預約及BloomMe Pro預約平台服務,指用戶可於下周一前匯出資料,但內容並無提及有關商戶金錢上的善後安排。

50苦主到警署報警

消息傳出後,網上陸續出現BloomMe商戶苦主申報,指被平台拖欠餘款,更組成逾百人的苦主群組,聲稱合共涉逾百萬元欠款,今午其中約50名苦主到西區警署報警求助。有苦主透露3個月前開始被拖數近數萬元,於復活節假前仍能聯絡到對方一名經理,「佢話因為疫情,搞緊啲嘢,咁大間公司唔會呃你,放完假一定畀你」,惟假期後已無法聯結對方,嘆店舖急需交租,形容平台不負責任。

需交4千元年費並抽佣兩成

其中一名苦主、中環美容院負責人趙小姐指,於3年前加入該平台,因為平台頗有名氣,於本港很多客戶會查閱,對小規模商店的生意甚有幫助,而且平台系統頗完善及方便,有關商戶的資料、環境及收費等均於App內一目了然。趙稱,商戶加入BloomMe需要繳付每年4,000至5,000元年費,而客戶經BloomMe預訂服務後,費用會先由BloomMe收取,並扣除當中兩成作佣金,餘額聲稱於30日至60日以出票形式寄予商戶。

去年起被拖數 批早有預謀

惟趙小姐指,於去年開始屢被平台拖數,有款項被延遲逾數個月方獲發票,更需要自己不斷致電該平台負責職員追數方獲回音,「點解次次要三催四請先追到咁多個月嘅票?」,趙指有商戶沒有主動追數,更被拖數近一年。後來於去年10月,趙小姐指決定不再使用BloomMe的服務,惟對方仍有約7,000元餘款未繳回。趙小姐指目前苦主商戶群組已集合過百人,被拖欠款項由數千元至10萬元不等,合共超過200萬元,苦主曾聯絡平台負責人但未獲回覆,有職員則表示自己亦是於周二收到公司通知被遣散,稱自己亦是受害者。

記者今午到BloomMe辦公室地址了解,並無人應門,地上遺下信件。(余睿菁攝)

議員去信金管局及警方要求調查

於「限聚令」下,美容院等場所需要關閉,現時生意已面臨嚴峻考驗,趙小姐批評平台此時作出拖數結業行為自私,又認為事件是早有預謀,「有苦主上個月仲收到(平台)叫佢落廣告,要用現金畀錢,邊有人會叫人現金畀錢咁奇怪?就係唔想留低紀錄」,趙又指BloomMe於台灣亦有業務,擔心公司將本港的資產轉移到台灣仍會繼續經營,「咁咪好恐怖?」。批發及零售界立法會議員邵家輝去信金管局及警務處,要求凍結平台帳戶資金提取或轉移,並盡快調查事件。

警方:案件列詐騙跟進

警察公共關係科發言人指,西區警署於今日下午接獲1男1女報案,指透過一網上服務配對平台招攬生意,惟自去年12月起,報案人未能收回其客人於平台上的付款。案件現列作詐騙,交由西區警區情報組跟進,其後轉交中區警區重案組第3隊跟進,暫未有人被捕。另外中區警署於周二(14日)接獲1名店鋪男職員報案,指透過一網上服務配對平台招攬生意,惟自去年12月起,報案人未能收回相關服務費。經了解後,報案人所提供的資料未有涉及刑事成分,其後報案人表示會自行尋求法律協助,案件列作「雜項」。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