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六旬清潔工無力交租淪麥難民 晚市禁令下頓失容身之所

最後更新日期:

本港新冠肺炎疫情反彈,今日(16日)本地確診個案更創單日新高。為控制疫情,政府於昨日(15日)實施限聚令新措施,包括食肆晚市時段不得提供堂食。惟新措施同時對市民造成不便,首當其衝便是一眾「麥難民」頓失容身之所。

63歲的清潔工Peter,因無力應付高昂的租金,數月前成為「麥難民」,在政府的新措施下,Peter前日凌晨開始只能重回街頭露宿,幸今日得到社區組織協會協助,成功於晚上到尖沙咀入住賓館,暫時覓得安樂窩,隨即表示「安心晒、起碼有覺好瞓」。

政府於昨日(15日)實施限聚令新措施,包括食肆晚市時段不得提供堂食。惟新措施同時對市民造成不便,首當其衝便是一眾「麥難民」頓失容身之所。(劉定安攝)

今年3月,香港麥當勞曾宣布暫停晚市堂食14天,期間全港約400名「麥難民」頓失棲身之所。(李澤彤攝)

任職清潔工、沒有子女的Peter,今年63歲,一星期工作六日,月入約7000多元,惟因為日常生活開支高昂,如需支付每日由深水埗到愉景灣工作近50元的交通費,令他無力應付租金,最終成為「麥難民」。Peter過往一直與其胞兄合租一個月租4000多元的套房,惜兄長早前不幸離世,Peter無力獨自負擔租金,又堅持不領取綜援,於是在今年2月退租,並到露宿熱點通州街公園過夜。

未幾,他參加善道會聯同馬會合作的「施遊巴過夜」計劃,在旅遊巴上住了約一個月至計劃結束,惟之後不願再在公園過着晚晚「畀蚊咬」的生活,在友人介紹下到麥當勞過夜。數個月的露宿生涯,Peter因不太適應,體重已一度急降十多磅,怎料日前在政府防疫新措施下,又再流離失所。

Peter指,其實他一直視麥當勞為中途居住地,笑稱「唔通真係瞓街好咩?」。Peter其實時刻均在尋找合適及便宜的單位,惟一直無所獲。近日,Peter終於在社區組織協會社區幹事吳衞東的協助下,成功在尖沙咀找到月租只需4000多元,1房2床並有廁所的賓館單位,與另一名認識的人夾租,每人每月只需付2000多元,並打算一直長住。

因為職業關係,Peter稱公司一直有提供足夠口罩及消毒用品。(余睿菁攝)

談及在新冠肺炎疫情下於街頭露宿的經歴時,Peter表示大部份遇過的露宿者的衛生意識均欠佳,唯有「自己乾淨啲、小心啲」,並稱自己「日日都去公廁沖涼」。因工作關係,Peter稱公司一直有提供足夠口罩及消毒用品,惟在公園過到的露宿者絕大部份均沒有戴口罩。「見佢地若無其事」,他亦唯有選擇遠離人群,「10點去到公園就訓、5點起身就返工」,甚少與其他露宿者接觸。另一方面,Peter稱肺炎下雖然工作量大增且無額外收入,「日日都去大堂走廊消毒」,但「份工反而穩陣咗」。

Peter透露他成為「麥難民」前,曾到露宿熱點通州街公園過夜,惟大部份遇過的露宿者的衞生意識均欠佳,唯有「自己乾淨啲、小心啲」。(資料圖片)

吳衞東表示,社協自今年3月起已協助約100位露宿者租住賓館,社協亦會先替他們支付首月的租金。在近年24小時麥當勞的數量大減,床位環境不理想的情況下,很多「麥難民」均會找他們求助。吳指現時市面上的床位大多「又熱又焗瞓唔到」,而且沒有私隱,但仍需月租2000多元,故很多「麥難民」即使有一定收入,仍選擇「瞓街」。

另外,吳亦提到受疫情影響,政府資助的免費宿舍均不接收新人,且就算接收最長亦只能入住半年,更不用提輪候時間極長的公屋,部分「麥難民」又不願影響食客,至求助個案愈來愈多。

吳希望政府能在疫情下開放臨時收容中心,形容「政府比較守舊、按本子做事」,不夠關心露宿者的現實困境。另外,吳建議政府能興建臨時收容中心以及修訂無家者政策,以在長遠改善露宿者的情況。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