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麥難民」無處可歸 政府難辭其責

最後更新日期:

本港新冠肺炎於3月個案急增,連鎖快餐店麥當勞一度暫停晚上堂食服務,依賴「麥記」為居所的「麥難民」當時流離失所。近日灣仔區議會就「麥難民」安排質詢民政事務總署及社會福利署,惟政府處理流於官僚,推卸援助無家者的責任,處方被議員炮轟「冷血」,實在不無道理。

「麥記」暫封的日子,「麥難民」到底何去何從?港台《鏗鏘集》早前採訪了一名已退休的無家者林伯,過去因健康問題無法工作,在未能負擔租金下流落街頭,甚至問始「移居」至麥當勞,而在「麥記」宣布停止晚上堂食服務後,林伯不得不另覓居所,惟當時正值春季梅雨之時,以致重返街頭變得困難重重,故林伯最後選擇到一家24小時開放的醫院藥房「暫住」。然而藥房環境似是「理想」,但林伯仍須提心吊膽,只敢小睡片刻,生怕隨時被保安驅逐。

露宿者、麥難民問題本為政府怠懶下有份造成的城市悲歌,政府有責任對無家者伸出援手,更可況在疫情蔓延般的非常時候,容讓麥難民「自生自滅」是不負責任的做法。灣仔區議會近日就「麥難民」事宜向民政事務總署及社會福利署作質詢,要求政府交代相關的統計數字及支援措施,如包括開放社區會堂或中心作為臨時庇護用途。灣仔區議會主席楊雪盈引述社區組織統計,指出港島區居於24小時快餐店的無家者約有80人,惟因夜間工作需要,故未能滿足社福機構住宿服務的「門禁」要求,同時亦不滿民政總署未有回應疫情下開放中心的困難。

2020年3月25日,香港麥當勞宣布暫停晚市堂食14天,並於4月8日恢復。期間全港約400名「麥難民」暫時失去棲身之所。當天新增24宗確診個案,累計確診個案411宗。(李澤彤攝)

政府解釋荒謬

然而,政府代表的回應卻是教人失望。社會福利署東區及灣仔區助理福利專員潘巧玉回應,社署少有向無家者提供直接服務,反而是藉撥款予社福機構以津助其露宿者服務;署方亦強調相關社工已在麥當勞暫停堂食時主動聯絡無家者,協助尋找暫住地方、甚至以基金協助租住短期居所。但至於具體「麥難民」的數字,政府卻指因人數流動難以統計,僅指出相關社工只接觸約10人。

先不論社署以資助手段「外判」照顧無家者的責任予社福機構,上述言論反映政府對露宿者現況了解甚少。當有社區組織能持續多年對無家者作出統計,擁有更多資源的社署竟說難以統計「麥難民」的數字,無疑是匪疑所思。即使退一步說,坊間數字或許有見粗疏,但政府所稱只接觸了10人,始終與統計中的80人有着不少距離,政府到底有否確保其資助的社福機構能盡力接觸所有「麥難民」,並提供其所需的資源,明顯成疑。

當然,不能說政府對無家者毫無支援。據服務無家者的慈善團體ImpactHK表示,曾受政府官員邀請申請資助,以在疫情向長者及露宿者提供食物,惟該組織無奈在申請過程過於繁瑣下,無奈放棄申請。這自然是教人大惑不解,政府為何總未能於非常時期下作彈性處理,往往囿於官僚降低工作效率。更甚者,既然志願組織難以申請資助,為何政府未有檢討箇中問題,甚至考慮自行提供直接服務?

受限於官僚程序的,也不僅社署。有關民政事務總署未有開放轄下中心予無家者暫宿,署方在書面回覆議員查詢時指出,開放社區會堂/中心予露宿者或「麥難民」作為臨時庇護中心,並會在防疫及公共健康上造成重大風險。另外,署方亦指出在現行機制下,社區會堂/中心只會在如八號或以上熱帶氣旋警號、山泥傾瀉警告或三級或以上火災期間、寒流襲港及酷熱晚上等情況下,按需要開放作臨時庇護用途。

但所謂的防疫及公共健康風險明顯為無稽之談,始終政府如放任無家者無定向露宿,同樣造成衛生風險更何況諸如麥當勞般的食肆在疫情期間(暫停晚市堂食前後)仍容許無家者夜間留宿,翌日依然維持餐飲服務,可見只要做好消毒、清潔,開放留宿造成的風險始終有限。既然連「麥記」也能做到,究竟開放社區會堂/中心予露宿者暫住是不能為也,抑或是署方不願為之,答案一目了然。非常時期人命攸關,署方竟以故有程序來解釋未能開放設施,反映的除了是政府的官僚保守,更是其未能體察城市邊緣人需要的傲慢。疫情仍未完結,政府如繼續以此態度處理無家者問題,實在堪憂。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