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仔漁民上船「逆隔離」 油價上升嘆開支增:疫情幾時先過?

撰文:黎靜珊 蔡正邦
出版:更新:

沉重的3月,香港經歷第五波疫情高峰,市民搶過物資、強檢過,甚至確診過。雖然確診數字回落,香港仔的漁民不敢鬆懈,帶同健康的金孫離開岸上住宅到漁船「逆隔離」。生活枯燥比作業辛苦更難捱,俄烏戰爭令油價翻倍,平日慳油慳電,船上隔離生活非想像中寫意。

龍哥是不折不扣的水上人,但十多日的船上隔離經歷令他叫苦,因為不知疫情何時完結可以上岸。(蔡正邦攝)

「都唔知瞓到幾時,萬一成年喺度瞓點得呀?好辛苦喎。幾時先得過呀個疫情,係辛苦呢樣嘢。」香港仔漁民龍哥和太太攜同兩名分別兩歲和7歲的孫子孫女,疫情下由岸上搬返圍網船「逆隔離」已經十數日。

俄烏戰爭令油價翻倍,如果起動引擎供電,一小時花費百元。龍哥說,香港疫情嚴峻,內地防疫政策收緊,無法聘用內地船員作業,年邁夫婦難以運作,變相失去生計。「千幾蚊桶油,一日燒幾百蚊油,無入息,好困難㗎喎。」為了節省船上生活開支,龍哥日間利用陽光,夜晚開啟太陽能燈照明,煮飯、洗衫後就睡覺。

兒子為口奔馳四出工作,為了乖孫和自己的健康,龍哥唯有在船上自我隔離,避免染疫。但出海打漁也不及隔離生活辛苦,每日照顧兩名金孫外,就只有在船上踱步渡日,或者睡覺,也不知何時疫情緩和,可以放心上岸正常生活。7歲孫女擔心染疫生病,但坦言船上生活很悶,希望可以盡早回家和上學。

+4

漁民聯會義工送物資支援漁民家庭

周日(22日)漁民聯會義工為龍哥送上物資,一行逾十人在香港仔漁市場田灣入口對開碼頭出發,乘搭駁船到龍哥長達34米長的圍網船上送暖。義工團去年年尾開始籌組,原先只得數人,主要替漁民填表申請政府資助等。後來第五波疫情爆發,漁民、漁民家人陸續中招求救。當時物資匱乏,缺乏快測包、缺糧、缺口罩。義工四處張羅,除了常見的物資支援,更聯絡上漁民捐贈魚類。他們將搜集到的魚冰鮮,再送到市民手中。有一段時間供港蔬菜因疫情受阻,他們又找來本地有機蔬果,贈予有需要人士。聯會更會為漁船噴霧消毒塗層。

如今義工團已有過百名成員,當中包括新冠肺炎康復者。他們確診時得到義工送上物資,康復後積極支援隔離的漁民、老人院,甚至跨區上門派送生活用品甚至冰鮮魚。至今幫助400間老人院暝超過600個家庭,而且不局限於香港仔一帶,更會船運物資到長洲等地方。羅洛彤是其中一位。

康復者感激義工協助渡過困難期 積極參與送暖活動

阿彤表示確診隔離期間經歷情緒低落,「望住條街唔落得去,都覺得好慘。嗰陣係最凍嗰幾日,得十度嗰幾日,覺得喺屋企都陰陰涼涼咁,覺得同外界斷咗接觸咁有時。」家中儲糧已經吃盡,本來擔心義工安全不敢麻煩,但盛情難卻,最終在義工協助下順利渡過隔離期。她對此非常感動:「漁農呢個大家庭,直情係好似親人咁,佢地係無私奉獻咁去幫你手,連嬰兒夠唔夠奶粉夠唔夠尿片都關照埋。」正因如此,她康復後積極在前線派物資,亦參與熱線接聽電話分享康復經驗,安慰其他隔離人士最重要保持心境愉快,就會加快復元。

香港漁民團體聯會漁農抗疫義工隊召集人陳博智表示,接觸到很多徬徨無助的老人院,部份因為資訊不靈通而胡思亂想,「好多唔知咩事,醫生叫佢自我隔離,就自己諗唔好外出咁就唔出屋企,乾脆唔好落床。」抗疫對長者造成壓力,義工除了送上物資外,更重要是情緒支援,告知正確資訊、互相關心,「其實捱得過嘅,最緊要就係唔好放棄。」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