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大奪命工傷|事隔近1個月家屬商恩恤安排未果 工權會斥涼薄

撰文:林朗天
出版:更新:

大埔淘大食品廠上月12日發生奪命工業意外,43歲工人溫新強於工作期間被機器夾斃身亡,遺下妻子及一對分別7歲及11歲的子女,孤苦無依,境況堪憐。事隔接近一個月,家屬與淘大商討恩恤金的安排上,淘大不斷更改條件,雙方仍未達共識。溫新強的大哥及二哥,不滿淘大公司未發放合理的恩恤安排,以及期望喚起大眾關注廠房的職安問題。
淘大就事件表示,對員工溫新強離逝深表哀痛,對家屬致以最深切的慰問,公司已把5萬元應急基金交予該員工父親簽收,並會繼續與家屬積極跟進法定補償以外的恩恤安排,同時公司亦會根據勞工處的調查結果及評估依照法例作出相關補償。

溫新強一直任職於淘大廠房的包裝工人近15年,事發於上月12日早上8時40分,溫在豉油生產線工作,正探頭進行日常檢查及清潔機器時,原為「待機」狀態的上卡板機突然起動運作,壓向其頭部。約30分鐘後,其同事才聽到類似機器故障的聲響,前往查看,發現溫的頭部被夾住。當消防員接報到場後,花近20分鐘才把溫從機器救出,惟當時溫已昏迷失去知覺,送院搶救後,證實不治。

死者家屬聲淚俱下 胞兄:不知如何向小朋友交代

溫與太太於2010年結婚後,育有一對分別7歲及11歲、正就讀小學的子女,他生前與妻兒長年分隔兩地,其太太及子女一直長居住於內地生活,太太亦因需獨力照顧小孩而未能工作,多年來的生活費及學費亦由溫負責,故他為家中的經濟支柱。在事發時,溫太亦身處內地,胞兄溫生一度哽咽表示,「出殯當天不知如何向小朋友交代,要他面對這麼殘酷的事實」。

此外,溫在港一直與年屆七旬父母同住於一公屋單位,目前兩老亦難以接受兒子已離世的殘酷現實,「媽媽每日返到房見到佢(死者)的物品都喊」,可見一眾家屬至今仍未走出喪親悲痛中。

胞兄溫生受訪時一度哽咽,一眾家屬至今仍未走出喪親悲痛中。(林朗天攝)

賠償協議膠著 家屬至今未獲回覆

死者胞兄溫生稱得知弟弟死訊後,淘大公司亦於事發當日聯絡慰問,並表示願意發放一筆約5萬元的應急資金。其後,工權會亦隨即協助跟進,惟在商討恩恤事宜,淘大公司除公正行及死者家屬外,一直拒絕工權會之參與。

兩胞兄待溫太到港後,再跟淘大職員協商,但換來的只是一堆私下和解的要求,而淘大提出的協商條件更不斷削減。溫生前的每月薪金為13,000元,家人原先向淘大要求36個月月薪的恩恤金,惟職員卻表示在日後其餘的賠償金額中扣除,如相關勞工保險等才能妥協。其後,職員又提出可不作有關扣除,但需即時接受相等於24個月月薪的恩恤金。

後來,淘大公司說法再有出入,並只透過公正行表示家屬只能提供兩個方案,一為一筆5萬元的一次性恩恤金,連同先前約5萬元的應急資金,合共約10萬元;二為賠償25萬元,再扣除日後其餘的賠償金額。溫生嘆「我們學歷不高,不懂法律之事」,事到如今仍未知如何處理,淘大亦未有直接回覆家屬。

淘大廠房欠監管 員工出事已太遲

除淘大的善後問題困擾家屬外,廠內職安問題亦為人垢病,據工業傷亡權益會幹事林靜儀指,淘大工廠內並沒有安裝閉路電視,故大大增加警方調查難度,同時她亦批評為何只有事主一人在生產線獨立工作,以致事發後半小時,才被工友們發現報案。

林又質疑廠方欠缺監管,難保下次再有同類事件發生,並直斥,「淘大貴為本港一大企業,相信食品廠應有很多員工工作,而提供幾十萬元恩恤金亦並非大問題,在事後安排上,因淘大曾給予家屬希望後,又突然推翻先前的協議,這做法是無理,並且非常涼薄」。工權會就今次事件,促請淘大盡快安排恩恤協議。

淘大﹕與家屬積極跟進恩恤安排

淘化大同食品有限公司就事件發表聲明指,對於員工溫新強的意外離逝深表哀痛,對死者家屬致以最深切的慰問,並明白家屬的傷痛。意外發生後不久,公司已隨即向其家屬發放5萬元作應急基金,由於遺孀當時尚身處在內地,公司已把5萬元應急基金交予該員工父親簽收,並在意外發生後一連數週日派遣高層人員到其住所探望遺孀及家屬,了解他們的狀況。

為了讓同事能於該員工出殯當日能出席悼念,公司特別安排當日停止生產工作,休假一天,讓生產部同事能出席悼念儀式,並安排專車接送家屬到會場。

除了上述5萬元應急基金之外,公司亦已於6月3日向其家屬提出並商討法定補償以外的恩恤安排,希望為其家人提供妥善安排以渡過難關,公司會就此繼續與家屬積極跟進。

在恩恤安排以外,公司亦會根據勞工處的調查結果及評估依照法例作出相關補償。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