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評】長毛與毓民:兩種氣度,兩種結局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8年前立法會選舉,社民連創黨後首次參選,長毛、黃毓民和陳偉業當選,是為「社民連三子」,是激進政治的希望。8年後的今天,陳偉業退居二線望成就黃浩銘當選,長毛和毓民則面對相似卻不同的命運——尾席爭持,結果是長毛以1000票險勝,毓民則以400票飲恨。

相近的命運,相異的結果,臨門一腳大概只是運氣使然;但他們在面對這場選舉時,態度、氣度卻完全不同。

相近的命運,相異的結果,臨門一腳大概只是運氣使然;但他們在面對這場選舉時,態度、氣度卻完全不同。

優勝劣敗 毓民選票暴跌 

毓民一直認為這場選舉並無懸念,他當選是肯定的。雖然一直被何志光「掃黃行動」狙擊,但即使是在選舉當日,他接受訪問時仍然覺得自己完全沒有危機,更不屑記者將自己與劉小麗和游蕙禎相提並論。他指自己選舉時仍去為其他人助選,因為別人沒經驗,所以要去協助。可想而知,當他知道自己竟被「三分顏色上大紅」的青年新政候選人、「乜X都唔識的」游蕙禎踢下台,應該感到相當震驚。

黃毓民曾斥:o靚妹乜x都唔識 現場:游蕙禎或險勝

黃毓民的選票由去屆的接近四萬,暴跌至今屆的兩萬,幾乎少了一半。選票去了劉小麗處還是游蕙禎處,且日後再分析;但選票暴跌,恐怕完全是優勝劣敗,他的吸引力不及其他人,於是就輸了,沒有其他原因。

長毛不告急瀕出局:心灰 鄭家富范國威或三人攬炒

張超雄悲傷的勝利 黨友敗選嘆在議會孤掌難鳴

「MC興」日以繼夜反拉布成絕響 網民號召周二晚「慶祝」

力保同伴 長毛票王變尾席

而長毛,他是上屆的新東票王,今屆卻幾乎被方國珊追上,幸好最後守住尾席。他在點票完成前的反應是唏噓的,覺得如果選民不選他、要他走,他也沒辦法。長毛不是不知道潮流正往哪兒去,也不是不知道怎樣可以使自己穩勝,但他有自己的堅持。像筆者幾天前就提過,他身邊好友知道長毛民調數字非常危險,希望為他聯署登報,呼籲支持者把票留回保長毛,但此事被長毛叫停,因為不想因此影響其他人的選情(包括慢必和張超雄)。

他就是如此的一個人——若果自己選進的代價是要盟友落選,那倒不如自己落選成全盟友更好。他在選舉當日先去了幫其他區的人社候選人助選,晚上才回來和慢必一起宣傳,去到最後仍是叫大家「一票長毛一票慢必」。

超區票王,「鄺神」鄺俊宇,你未必知道的6件事

長毛在選舉當日先去後去了幫其他區的人社候選人助選,晚上才回來和慢必一起宣傳。(曾梓洋攝)

選舉過後人力幾個候選人,分別在臉書上記錄跟長毛的對話:

  劉嘉鴻

有人說我不關心毛哥選情。我分享今朝的一段對話。</BR> 我:「對唔住毛哥噚日你過嚟幫我地拉票,搞到你咁危⋯⋯」</BR> 毛:「痴線,我地係盟友嚟㗎,唔講呢啲⋯⋯」</BR> 大恩不言謝。就係咁。

  譚得志:

長毛跟我說:「對唔住,幫你唔到」</BR> 一句說話,感受到人性謙和,從政者必須。</BR> 與今日當選者共勉。

長毛深明選票僧多粥少,除非投票者眾、分配得宜,否則一定有人要犧牲。他要自保,其實完全可以做到,始終與慢必和張超雄相比,他根基最深;他若喊告急,必定可以安全當選,但這就意味其他人很可能就會落選。他為了大局,可以下跪;為了自己,卻不肯告急——雖然很老土,但長毛確實很配得上「大俠」二字。

而結果,幸好是四人都選上了,聰明的新東選民漂亮的配票,把他們全都救回來。

涂鄺配票之爭爆黨內矛盾 單仲偕:當我魔術師?

輸游蕙禎400票連任失敗 黃毓民︰因樹敵太多

非建制守住「關鍵少數」 保三分一議席有何重要?

(李澤彤攝)

一個分裂 一個團結 誰走得遠?

其實長毛和毓民做人處事的分別,很早就可以看出來。毓民在過去的立會選舉,無一不是以攻擊「同路人」奪取選票的——08年主要攻擊公民黨毛孟靜、12年主攻民主黨和民協、16年則向青年新政開火。早在08年的選舉,當時長毛與毓民剛成立社民連,長毛卻堅持不肯攻擊其他泛民主派;11年區議會選舉前夕,他也不同意狙擊民主黨(這也成為了分裂的一個口實,以至有了後來人力的「票債票償」,結果也是失敗)。

黃毓民常掛在口邊的是「沒有不分裂的本錢」、「四面樹敵、八面威風」,由08年選立法會起,先後與所有曾與他合作的人決裂——攻擊公民黨、民主黨、民協,分裂社民連、與鄭經瀚絕交、與蕭若元決裂、出走人力、攻擊青政和本民前。那幾位曾被稱為「靈童」的人,後來都對他一點不客氣,包括這次何志光上選舉論壇、曾與毓民儼如師徒的馬草泥任亮憲 。而尚未決裂就只有與他屬同一類人的黃洋達和熱血公民。簡單來說,愈接近的,就愈打得狠——這是他一直以來的做法,也是性格。

消息:游蕙禎勝黃毓民200票 吳文遠:Yes!

世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恨,社民連和人民力量中,許多都是被背叛而傷得深的「毓民苦主」,所以才有今次何志光和楊繼昌的「掃黃」。當年社民連分家、人民力量成立時,有許多人跟隨着毓民對長毛惡言相向,長毛也堅持罵不還口。沒多久,他們也明白到誰才可以信任、可以合作、可以不必擔心被背叛被反插一刀。黃毓民分裂了社民連和人力,長毛則把兩者之間的信任重建起來。

我知道這是一個容易失憶的時代,許多年輕朋友都不願看歷史,看人只憑感覺,提這些陳年舊事好像不合時宜。不過如果你在這場選舉中開始覺得自己吃了點虧、開始對政治的黑暗有點沮喪,請看看長毛和毓民的故事,再問問自己:你想成為哪一種的政治人物?又或是你願意相信哪一種政治人物?然後再檢視一下,你眼前的政治人,又到底是否值得你的支持?

立法會選舉後,是一個新時代。無論是從政者或支持者,都該好好思考未來該走的路——不光是政治立場,還有怎樣做人。長毛和毓民,是兩個極端、兩個典型,不妨以他們作參照,決定未來的路該怎樣走下去。

(文章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