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評】棄選,等於倒票落海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棄選嗰堆,集中票源喎,顧全大局喎。就當你夠哂崇高。但,去到星期六中午都仲有人出嚟棄選。離投票24小時都唔夠,睇少陣新聞都中伏。
李聲揚

胡穗珊、何啟明、陳琬琛、司馬文、徐子見、關永業等人在選舉前宣布棄選。(資料圖片)

呢篇文講選舉,但照舊,先講小故事。

介紹一本書,1998年Charles D. Ellis寫嘅《Winning the Loser's Game》,有不同嘅中譯版。睇書名未必估到講投資,但作者由網球講起。

Loser's Game(下稱「輸家遊戲」)唔係指一事無成嘅Loser先玩嘅遊戲。作者舉例,專業網球手打波,就係Winner's Game(下稱「贏家遊戲」),靠發球,抽擊之類得分,啲分,多數係「贏返嚟」。但普通人公餘打波,就係「輸家遊戲」,打出界,打落網,打唔中波,啲分,多數係「輸返嚟」嘅。

兩種遊戲,策略唔同。專業網球手,要靠高超技術拎分,但普通人打波,想贏「輸家遊戲」,好簡單,打安全波,避免失誤,等對手自己玩謝自己。作者用網球比喻投資,講幾十年前就係「贏家遊戲」,要各出奇謀,但而家已經係「輸家遊戲」,唔好諗點跑贏大市,輸少當贏,唔好犯錯就夠。

類似比喻,亦用到其他範疇。萊特兄弟(Wright brothers)年代開飛機係「贏家遊戲」,係歷險,要天才要勇者。而家開民航機係「輸家遊戲」,唔使表演唔使高難度,最緊要平安。

選舉何嘗唔係輸家遊戲?

選舉呢?睇時間地點,但,香港而家嘅選舉,玩到58%投票率,似「輸家遊戲」多啲。同投資,開飛機甚至打網球一樣,到多人玩,玩耐咗,就變哂「輸家遊戲」。因為大家玩慣玩熟。

今次選舉,固然有令人熱話嘅位,不逐一細表。但睇大局嚟講,好有「西線無戰事」,「繼續打牌」嘅感覺(當然亦可能係暴風雨前夕)。

你睇大局,其實算皆大歡喜。建制派算係受挫,但我唔覺得佢哋好唔開心,至少未有人要切腹謝罪。泛民玩咗咁多年,配票好似終於好咗(定只係好彩?下面再講),本土派又有人冒出頭。各政黨都有世代交替,新面孔登場。王國興李卓人范國威呢啲,沙石嚟啫,唔係大局嘅game changer。至於馮檢基之類,得罪講句,時代唔同,一早應該起身,賺咗啦。最不滿可能只係個別熱普城支持者,中間派(冇乜咁嘅人),或者所謂嘅經濟右派,支持王維基反劉小麗嘅人(例如本人,不過我唔係呢兩個選區)。

的確,對非建制支持者嚟講,結果望落去幾好,非建制守住三分之一重大議案否決權,又守住分組點票否決權。鄺俊宇做票王,涂謹申又保得住,仲唔開心yeah?

但正所謂「輸錢皆因贏錢起」,呢啲「階段性勝利」,最易沖昏頭腦。泛民支持者嘅配票,睇結果好似成功,但其實險象橫生。選票唔識講嘢,好多人認為「三分已袋」,「贏咗就係贏咗」,但稍有良心嘅教練同球員,都會睇返有冇咩做得唔好——反正你嘅對手都會睇。

你哋棄選?乜有人知咩?

雷動計劃畀人鬧到七彩,好多人寫過,在此不贅。我最想講嘅係,泛民嘅「棄選」,實在混亂不堪。即使係良好動機,都不能否定執行上相當差嘅事實。

好簡單,玩個遊戲。今次選舉,泛民有幾多人「棄選」?唔睇報紙唔上網試下列出嚟?即管唔好計「棄街站唔棄選」嘅黃琛喻。

如果我冇數錯,應該係7個。港島嘅司馬文、徐子見、九東嘅胡穗珊、新西嘅張慧晶,以及超區嘅陳琬琛、關永業、何啟明。

數唔出又如何?你話,我記得超區同自己區咪得,我住港島,新西選乜水關我鬼事。好似係,不過又唔完全係。我有其他區嘅朋友,「冇咁關心政治」但都仲會投票。到投票日,都未係好知邊個棄咗選,要問返我。

你可以話我啲朋友水平低。咁事實呢?事實就係,司馬文胡穗珊張慧晶呢幾位,每人兩千幾票。超區仲誇張,陳琬琛關永業何啟明,夾埋成七萬票咁滯,都成3.6%票數。

如果棄選棄好啲,或者多啲人知,陳淑莊唔使咁險啦!(資料圖片)

你可以話係本土派玩嘢,係建制派啲阿叔掌心雷甩色投錯,係選民痛心疾首當投廢票,係我明知夠票就亂投,任你講。但我好相信,當中大部分係投錯票,唔知邊位棄選咗。如果有人真係「特登」投錯嘅,寫篇文出嚟話畀大家知,分享下心路歷程。

嚴格嚟講,根本冇棄選呢回事。周永勤著埋草都冇得棄選,除非死埋啦。候選人只能夠暫停活動或者叫人過票,但資格一樣有,投票點心紙上一樣有佢。搞搞震嘅我,問票站人員有邊位已棄選,專業票站人員當然話我知,在點心紙上嘅全部都係合資格候選人。棄選原來難過希特拉cut有線,我估好多人早幾日先知。

棄選做得差 今次只係好彩

而棄選嗰堆,集中票源喎,顧全大局喎。就當你夠哂崇高。但,去到星期六中午都仲有人出嚟棄選。離投票24小時都唔夠,睇少陣新聞都中伏。係咪怪哂選民唔醒目呢?一早協調,係冇嘅。通知選民你棄左選?唔多覺喎。有候選人之前有發電郵畀我拉票,但「棄選」後全無通知。後生仔就話上網知道,咁我見公民黨都有賣報紙廣告,但你好多選民,係睇TVB的,而TVB冇報嘛。有咁多人投咗落去棄選人身上,就係最好證據。

我知,講咗咁多,你都係會話我知,啲棄選人票,不足以改變大局嘛。冇一個非建制候選人因為呢啲票而落選,司馬文嗰2600票唔會去咗王維基度,落咗都係搶走陳淑莊。張慧晶嘅2400票畀哂李卓人都唔夠佢選到。

但即係,見到場波有明顯嘅送禮,教練球員事後檢討,都唔會話「贏到咪得囉唔好喺度挑骨頭」。今次你好彩啫,下次未必。四年太長,但泛民前有建制後有本土,下次仲係咪咁好彩?唔好掛住沉醉於乜嘢太古城排通頂(而最多人投葉劉淑儀),或者乜水由三藩市飛返黎投票之類啦。

超區「棄選人票」成七萬票,你真係輸得起,倒落海都唔怕?係咩?涂謹申Facebook話畀你知唔係,佢嚇到標屎,未點完票已經鬧埋隊友,應該真情流露,唔係做戲。若然成個棄選做得好啲,就唔使咁驚險。同樣地,陳淑莊亦唔使咁驚險(贏王維基兩千票多啲咋,司馬文徐子見夾埋三千幾票的)。

最後,雖然我知要鬧嘅未必睇到最尾,我亦唔好意思講咩愛之深責之切,不過循例利申,本人投郭家麒同涂謹申。對,同涂謹申一樣,一樣嚇到標屎。今次好彩,下次未必咁好彩。下次仲係咁,有人因為「棄選票」輸埋議席嘅,唔好話冇人提過。

(文章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