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映戲】 《鬼網》‧紋身愛情降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在網劇《反黑》中因飾演「招積」一角而大受好評的演員張建聲,今回化身紋身師,並與《使徒行者2》中扮演MADAM CHEUNG的蔣祖曼合演夫妻,在即將上映的《鬼網》中演繹其中一個淒美的愛情鬼故事《二重身》。此電影中加入紋身元素,且為構成劇情的重要一環,張健聲亦特意配合角色需要而學習紋身。

「紋身是用來紀錄一些事或念紀人生中某個時段,但你若以此來造成某些目的就是另一回事」,蔣祖曼口中的另一回事是指在戲中,張建聲飾演的痴情紋身師啊森,為了令已過身的太太JENNY(蔣祖曼飾)能夠延續生命,誘騙客人紋上愛情降的紋身,以紋身作為媒介吸取紋身者的靈氣以供太太保持人的模樣生存,但紋身者卻會慢慢失去性命。

 

張建聲在戲中須為人,但角色卻比鬼更為行屍走肉。(吳鍾坤攝)

紋身與愛情

戲中找張建聲紋身的是許雅婷飾演的少女靜雯,她為了挽回與男友的感情,迷信愛情圖騰,為愛不顧一切。蔣祖曼認為雖然紋身在戲中只是一個媒介去吸取普通人的靈氣,但同時亦帶出人對愛情的執着,「紋身是一輩子,紋了上身就洗不掉,如果這樣你也願意紋上去,就是為了留住你的另一半,這樣做真的是不顧一切了。」有時候,我們對愛情的盲目,就像刺進反膚的紋身,滲進血肉般難以抽身,而張建聲飾演的紋身師也有這個境況。「一開始這樣做是為了留住她,去到某情況,卻覺得是必要,並成為習慣。」,張建聲說劇中角色一開始只想留着太太多一段時間,慢慢習慣了這種做法,更難放開手。在戲中蔣祖曼雖是借別人的陽氣才能生存的鬼,但卻還有理性,掙扎是否要為一己私欲而傷害他人。然而,張建聲的角色因對愛情的執念,變得盲目,比鬼更為行屍走肉。「他的角色比我更行屍走肉,我還有人性,想停了紋愛情降這件事。」

 

蔣祖曼覺得刺進皮膚的紋身是一輩子的事,要想清楚為何而紋。(吳鍾坤攝)

開動紋身機 心驚膽跳

 為了做好角色,張建聲更跟本地第三代紋身師GABE沈龍威學紋身,學習如何上紋身槍、在豬皮上紋身等,以感受紋身時的力度、手感。在戲中為求逼真,在紋身情節上,以真針上槍,他指紋身機開動一刻,發出「嗞嗞」聲令他更為緊張,又怕傷及對手的皮膚,「那幕我整個手都冒汗,因放了真的針,怕針真的跳出來,感覺就像醫生做手術。」。雖說他對紋身多了一重認識,但他並沒有紋身打算,「作為演員,若有紋身日後演劇或要遮掩,為美化自己而為劇組帶來不便,就不必了。」。

 

張建聲認為若要紋身,也非壞事,但必須要知道為何而紋,而非單純為型格。 (電影《鬼網》劇照)

為愛情瘋狂一刻

戲中由組合「少女標本」成員許雅婷飾演的角色靜雯為了留住情人而紋上愛情降,結果令自己身困險境。蔣祖曼說她不認同為留住情人而傷害自己的做法,但她一旦愛上一個人亦會亳無保留,更曾經上班只是為了賺錢給男友還債,「曾經有3、4年的時間,我上班就是為替男朋友還債,每月一出糧戶口只淨得30多元,走路上班,下班才坐一程巴士。」後來,發現男友背着她去追求其好友,終灑脫分手,不再執迷。

蔣祖曼說自己一旦愛上一個人,就會用盡方法去愛他。(吳鍾坤攝)

張建聲認為當緣情盡時,把最美好的記憶留在心中已足夠。(吳鍾坤攝)

愛情也許是本世紀上的一大難題。當曾經親密的人,變得陌生,有許多人接受不了這種轉變,更甚是如戲中的角色般執迷,為了愛人而傷害自己也在所不惜 。張建聲、蔣祖曼都說希望電影能帶出別為愛情過於執着的信息,也許當情而逝的時候,放手才能給自己第二次的重生,重新出發。

 

電影《鬼網》由《好鄰居》、《二重身》及《冤有頭》三個獨立的單元故事組成,看似互不相關,但都圍繞著人性中的貪念出發,當中由張建聲、蔣祖曼主演的《二重身》就是要表達人對愛情的執念,電影即將在10月23日在各大戲院上映。

 

張建聲

髮型: y_ng@lamod

化妝: Yvonne@Yvonne.A    

服裝 : Rmb @creamsoda

 

蔣祖曼

髮型 Haffman Cheng

化妝 Louis Yang @TRxSTAGE

服裝 Wasabi Dog Come

 

場地: The Stadium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