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紋】末期病人:法律允許我將遺囑紋在身上嗎?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醫生的天職是救人,但這次的案例卻有別以往。於美國邁亞密大學醫院急症室中,醫生們發現一名昏迷不醒的病人將遺願紋在身上,那麼,他們應該把它當真嗎?

把臨終遺願紋在身上

於美國邁亞密大學醫院急症室中,一名七十歲的美國男病人被發現嚴重酒精中毒,立即送到急症室時已經昏迷不醒,呼吸不暢,並患有慢性阻塞性肺病(CHRONIC OBSTRUCTIVE PULMONARY DISEASE,縮寫為COPD),在搶救之時,當醫生脫下病人的衣服後,卻發現病人胸口上存有一道紋身卻讓整個拯救過程變得棘手。

這是一道文字刺青,橫跨了整個胸膛上方,寫着:

DO NOT RESUSCITATE. (請勿拯救我。)

「NOT」一字下方還加了一條橫線強調起來,而病人的簽名也被刺在身上。

病人將臨終遺願紋在身上,醫生陷入震驚和矛盾。(網上圖片)

醫生們都陷入震驚和迷茫中,不知如何是好,皆因病人的生死已迫在眉捷。一方面,他們應把這道紋身當成真正的遺囑,來尊重病人意願不施行急救手術嗎?如果這紋身只是病人開的玩笑,會否導致寶貴的生命逝去,而另一方面,就算病人的紋身真實反映了其意願,究竟這紋身與「不予施行心肺復甦術」(DO NOT RESUSCITATE,簡稱DNR)同意書均有同樣的法律效力嗎?

當時,不但引起了在場醫生們的激烈爭辯,而這案例被傳媒報導後,就連美國各地的醫生和倫理學者都圍繞着「DO NOT RESUSCITATE」話題展開討論,研究人們能夠如何更有效地表達自己的臨終意願(END-OF-LIFE WISHES ),及政府怎樣做才能讓更多人受惠。

醫生們的決定

經過重重爭議之後,美國邁阿密大學醫院急症室的醫生們,最終作出的決定是尊重老人意願,他們沒有施行任何急救程序,最終那位老病人逝去。為甚麼他們會把紋身當成真正而有效的臨終意願來?其中一位醫生DR GOODMAN如此解釋:「既然病人願意忍受紋身的痛楚,把臨終意願刻在身上,而他每天照鏡子都看到這個紋身,那麼他改變想法的可能性很低,也比同意書更能有效代表他的遺願。」幸好事後社工找到這位病人和佛羅里達健康部門簽署的表格,證實了紋身真實表現了病人遺願。

2011年,英國老人JOY TOMKINS也把「DNR」紋在身上。(網上圖片)

英國的例子

事實上,這次並非首宗拒絕心肺復甦法的紋身遺願案例。早於2011年,當時81歲的英國老人JOY TOMKINS也在胸口前紋上「DO NOT RESUSCITATE」一句,堅定拒絕危急情況下接受急救治療的決心。同時,為防止醫護人員看不到,JOY還在背部紋上「P.T.O.」(PLEASE TURN OVER)字句,即轉過來之意,作為提醒。

為甚麼JOY要這樣做呢?

我希望完全死去,我明白醫生們出於好心,但在我缺乏求生意欲的情況下,怕他們會把我救回來。死亡來臨前長年累月躺在病床上,或變成植物人通通都不是自己的意願。並不希望家人對我存有這樣痛苦的回憶,所以便毅然去紋身。
JOY TOMKINS

美國DNR表格。(網上圖片)

紋身具有法律效力嗎?

這個問題的爭辯核心,在於紋身到底算不算真正並具有法律效力的遺願呢?在美國,如果一位末期病人想告訴醫生要自然死亡,必定要簽署官方表格,表示拒絕復甦。換言之,當病人停止呼吸時,醫生便不會施展心肺復甦法,也不會使用任何機器來來搶救他/她。此外,假如那位病人失去知覺,進了急症室,而沒有隨身攜帶表格時,醫生都會他/她進行急救。

香港醫管局稱「DNR」為「不予施行心肺復甦術」,但整體做法也是相似的,當中要求至少兩位醫生為住院和非住院末期病人預先評估,當面臨死亡時,是否需對他們進行心肺復甦術呢?病人需簽署同意書後才能生效,該決定半年檢討一次。

這兩件事件並不代表日後任何人都能夠用紋身來表達臨終意願,但無疑它開啓了更多的討論空間。《第二身》一直都認為紋身可帶出訊息的,各位紋身愛好者如要以刺青表達臨終意願是個人的自由,但考慮到本地法律,加上死亡乃大事,大家未來還是和家人認真討論,並簽署具法律效力的同意書吧!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