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紋身】RUSSIAN CRIMINAL TATTOO ENCYCLOPAEDIA 紋身獄典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若然歷史書記載的是「正史」,那麼如編撰「野史」般記載監獄紋身的司馬遷就是DANZIG BALDAEV。作為KRESTY PRISON監獄的「典獄長」,他看過的紋身比紋身師還要多,在獄中工作三十多年,DANZIG就畫下逾三千張珍貴手稿,以第一身角度紀錄罪犯身上的紋身,讓世人窺探獄中紋身的故事與奇聞。礙於俄羅斯當時的社會環境,DANZIG只可偷偷紀錄黑獄中的一切,再畫成插畫收藏在家中。後來,這些珍貴的手稿被一出版社發現,並將之輯錄成一系列《RUSSIAN CRIMINAL TATTOO ENCYCLOPAEDIA》叢書,好讓這些原本只流傳於罪犯之間的紋身傳聞得以曝光,傳頌千古。

+6
+5
+4

反抗專制政府的一群人

注視着插畫中的眼睛,不禁令人想到英國作家GEORGE ORWELL的小說《一九八四》中的經典語句「BIG BROTHER IS WATCHING YOU」。將這些具有象徵意義的圖案紋在身上,藉紋身來對抗專制的權力機關,表述自我。透過向其他罪犯宣告自己「犯罪履歷」,包括身分、犯罪性質、判刑年期、入獄次數、性格、對待法律的態度,甚至性取向。簡單來說,紋身於俄羅斯監獄就是一種語言系統,方便罪犯之間溝通。特殊的社會環境孕育出特殊的紋身文化,有趣的是罪犯從不跟隨社會訂下的法規,卻甘願遵從監獄的紋身制約。愈多紋身的罪犯在獄中獲得愈大權力,但若被發現紋身作假,罪犯則會以自己的方式處理—毆打、雞姦該犯人,甚至會以火燒或用刀𠝹走不真實的刺青皮膚。

犯人「HEAD」身上的紋身是在KOLYMA難民營中紋上的。在HEAD的父親身上亦有相同的紋身,圖中人剃掉一半頭髮、手持蠟燭、背靠十字架,胸前寫上1872,正是父親被釋放於SAKHALIN ISLAND監獄的年份。HEAD對紋身感到驕傲,因為刺上與父親相同的紋身,就等同承襲了父親「律賊」的身分。

胸前的耶穌與聖母紋身是他的「護身符」。信奉正東教的俄羅斯人一般會選擇教堂、十字架、聖母、耶穌等與宗教相關的圖案標示自己的信仰,同時也暗示一些自身的重要信息,如教堂的穹頂表示其入獄次數。

該犯人在胸前紋上了俄羅斯革命家列寧、德國哲學家恩格斯及馬克思的頭像,表面是表示對偉大的共產主義領袖人物的尊敬,實際卻是對理想主義、極權政府的諷刺,也挑戰獄長會否敢向他的胸口開槍。

圖中的紋身來自一位名號為「GOLOVA」的「合法盜賊」,他在獄中度過了一半的人生,遭受了長達三十一年的牢獄之苦。紋身中的俄文為「DALSTROY / 1938 / GOLD / KOLYMA」。 DALSTROY是1931年成立的蘇聯機構,強制勞動開發KOLYMA地區豐富的商品資源。1932到1938六年間囚犯勞動人口超過10萬。

「集郵」畫下黑獄歷史

DANZIG BALDAEV於1925年出生,在政治批鬥下,作為人類學家的父親成了「人民的敵人」而被定罪,故小時候DANZIG便被送往照顧政治犯後人的孤兒院長大,二戰後他被委任到當時最聲名狼藉的監獄KRESTY PRISON中擔當「典獄長」的職務,開展了三十多年的獄中生活。在1948年至1986年間,DANZIG發現監犯身上都滿佈紋身,於是開始紀錄這些紋身以及背後的含義,累計畫下超過3,000張紋身手稿,幸而被出版社收輯,才將這些珍貴的紋身插畫公諸於世。插圖輯錄在《RUSSIAN CRIMINAL TATTOO ENCYCLOPAEDIA》三冊紋身圖鑑之中,當中更加插由新聞工作者SERGEI VASILIEV的攝影作品,在書中還原了當時紋身黑獄的真實故事。

《RUSSIAN CRIMINAL TATTOO ENCYCLOPAEDIA》

VOLUME I, II & III

http://fuel-design.com/russian-criminal-tattoo-archive/shop/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