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虎的紋身⋯⋯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關於紋身,總會有些永恆的笑話,例如︰「我不紋身,萬一有一天我暴肥,那隻蠍子刺青就會變成龍蝦了。」

蠍子刺青變成龍蝦,是筆者總會聽到的笑話。(網上圖片)

我在想,萬一那真的是一隻龍蝦怎麼辦。

畫虎不成反類犬的情況,時有所聞。最近,Whatsapp  Group的朋友A傳來送一位巴西女刺青師Helen Fernandes、以「特色」聞名的作品。

大台A說︰「佢啲畫其實幾搞笑。」

蘋果B認為︰「女師傅係唔同啲嘅(他的意思是女刺青師比男刺青師有優勢?所以別人的接受程度較高?)。」

我興奮雀躍︰「特色啊!」

劍道D表示惋惜︰「咁就一世。」

教師E︰「可能嗰幅畫係小朋友畫畀佢媽媽呢⋯⋯」

蘋果B︰「係愛。」

Helen Fernandes(IG︰malfeitona)「馬虎的工作」,其門如市。

然後我想到周星馳的電影《千王之王2000》以下一段。

星爺扮演的黃師虎,擺壽宴,賓客們熱烈拍掌歡呼。

黃師虎:「對唔住!今天其實唔係我生日,係我老爸忌辰,所以大家唔使太高興。」圍觀的人即時垂頭喪氣。

黃師虎:「不過大家都唔使太傷心,基本上我老爸是大混旦,打劫殺人強姦,佢嘅死,係社會之福!」圍觀的賓客︰「係係係,咁就好了!」

黃師虎:「其實老爸真係好錫我,佢去打劫,只係想買架玩具車畀我;殺人係對方話我唔靚仔;強姦婦女只是因為我跟他說想要一個妹妹。我⋯⋯佢其實係個好爸爸⋯⋯」所有賓客頓時悲從中來。

比喻或許不完全貼切。有些時候,事情絕不是非黑即白,非黃即藍;關鍵是,我們要不要當那種賓客們。

她不追求現實主義(Realism),風格就是不切實際、不被理解。(網上圖片)

話說回頭,Helen Fernandes不擅長繪畫,作品糟糕又出色。她說︰「小時候,父母每星期帶我去教堂三次。為了讓我安靜,他們會給我一支筆和一些紙。」2014年,沒經驗的她給朋友免費紋上一隻蝙幅,另一位密友想得到她的貓刺青。2017年創建了IG帳戶(malfeitona),至今有接近十萬追隨者。

Helen Fernandes來港駐場的話,你可有興趣找她紋身?(網上圖片)

葡萄牙語中,malfeitona意思是「馬虎的工作」,「我認為人們喜歡這類可愛和有趣的風格。我與客人一起討論和發展想法。兩個範疇都是非常個人化的事情,通過一問一答,我們建立了聯繫。自己從來沒有陷入現實主義, 我的作品不準確、不實際切。我一直畫,一直刺,因為我喜歡,它也令其他人高興。」

如果這幅全家幅是出自小朋友之手,那存在的只有愛。(網上圖片)

筆者走到街上,街頭上的Pepe、連豬塗鴉,線條組合下的燕瘦環肥,當我真真正正下筆臨摹,那都不容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