紋身行業的先驅:盤點不同年代傳奇刺青大師的「黑歷史」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1920年代,俄羅斯猶太移民William Moskowitz在美國紐約曼哈頓包厘街開了一家理髮店 ; 1930年代後期,他在朋友Charlie Wagner(1875-1953)的教導下學會了紋身。

Charlie Wagner︰為男孩紋身的業界先鋒

據說Wagner是猶太人,他是組成到紐約或包厘街紋身歷史的重要人物。像許多當地居民一樣,他並非美國本地人,生於十九世紀七十年代的普勒索夫(當時屬於奧匈帝國,現為斯洛伐克東部);Wagner在報紙採訪中經常提到,「教授」Samuel F. O'Reilly是其師傅(1891年為第一台電動紋身機取得專利,行業從此發揚光大)。

Charlie Wagner是很多紋身師的啟蒙。(圖片︰Tattoo Archive)

地下賭場、色情場所林立的下東城,記載著Wagner最早期的紋身店,位於東豪斯頓街294號(其實是與鞋帽店共用)。大師的成名之路,跌跌盪盪,其中一宗「黑歷史」,根據1899年《New York World》報道,他給三個分別九歲、十歲和十二歲的猶太男孩紋身(宗教信仰禁止他們刺青);Wagner被捕後解釋說男孩們不止一次去他的商店,並告訴他父母沒有異議,此案最後也撤銷了。

很久以前, 繫上針頭的木枝,已可當成紋身工具,簡陋非常。圖為取得專利權的Wagner電動紋身機。(圖片︰Tattoo Archive)

後來他再為另一個猶太男孩紋上十架苦像。法官、Gerry Society(世界第一間兒童保護機構)嚴厲譴責,Wagner淚流滿面下因危害未成年人的生活而被定罪,判處二十天監禁。「黑歷史」並沒有扼殺其事業,他在貧民區起飛,繼承了Samuel F. O'Reilly的王位,在包厘街由盛而衰的歲月中,走過半個世紀。

Christian Warlich︰德國刺青界的開拓者

受到Wagner影響、啟發的還有Christian Warlich(1891- 1964),生於漢諾威的他,在輪船上工作,周遊列國,登岸後與刺青界先驅Wagner等人接觸 ; Warlich從那裡帶回第一批電動紋身機,有說是德國第一位使用電動紋身機的刺青師。

Christian Warlich的工作室開設在酒吧後門的角落。(網上圖片)

1919年,他在漢堡聖保利的紅燈區開設工作室Modern Tattoo Studio, Warlich另一絕技,是利用特殊的acidic tincture令皮膚脫落,無痛地去除紋身。德國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時期,禁止紋身,Warlich的店是唯一容許開業的,其客戶包括黨衛隊軍官、納粹士兵 ; 戰後這些軍長兵士身上有關戰事的敏感紋身都神奇地消失了,傳聞多是由Warlich負責去掉。所以他另一個撲朔迷離的身分,亦成歷史學家、紋身發燒友的研究方向。

Warlich以藥劑、鉗子為客人去掉舊紋身,甚至當裝飾把皮肉置於框架中。(網上圖片)

而在1951年一宗在有關面部紋身的爭議案件中,Warlich作供時表示︰「這是競爭對手的打擊我的技倆,我用紋身表達一切,包括政治、色情、美學、運動、宗教⋯⋯不過一個體面的刺青師不會在別人面上紋身,即使喝醉酒也不會。」

Stanley Moskowitz︰流著戰鬥民族的血液

文首提到的William Moskowitz,與Wagner份屬好友,也在包厘街落地生根。前者將紋身技術傳授給兒子Stanley和Walter,1940年代開始在理髮店裡刺青。有一次,流氓闖進店裡搗亂,兄弟反擊時幾乎打斷對方所有骨頭 ; 二人外出尋找地方埋葬屍體,但凌晨回店時,「屍體」不見了,顯然他們並無殺死該男子。

享年八十七歲的Stanley Moskowitz。(網上圖片)

Stanley和Walter經營著多家紋身店。1960年代初期,肝炎暴發,紐約衛生局嚴厲打擊紋身行業,大多數刺青師跑到其他城市尋找機會。Stanley留在布魯克林,因違反「限紋令」而被捕,關閉了夫拉特布希的Flatbush Avenue;後來重操故業,卻被市政府官員不斷打壓、騷擾,他意興闌珊下決定退下來,關閉了新澤西州霍博肯的最後一間紋身店,去從事冷氣機業務。

直到1963年,兄弟搬到阿米蒂維爾,並在長島開設最早期的S & W Tattooing,見證行業的起起落落。Stanley和Walter分別在2006年、2007年去世。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