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當選同英國脫歐,兩隻黑天鵝係咪一樣?

撰文:李聲揚
出版:更新:
今次特朗普上台,除咗話你知民調唔準,全球化節節敗退。仲話到畀你知,眾多傳媒、學者、專家真係極其離地。再去自 high 圍爐講「希拉里呢拳打得好」、「希拉里冇得輸」、「選特朗普出嚟會經濟崩潰呀」全無意義,未來四年真係應該諗下,點樣去接觸到啲一路都被忽視嘅民意。
李聲揚
圖為倫敦街頭諷刺支持英國脫歐的倫敦前市長約翰遜(右)與狂人特朗普(左)一樣的塗鴉,呼籲投票反對脫歐。(Getty Images)

「公關災難」後,「黑天鵝」係近年香港媒體用得最濫嘅一個詞。不過用落英國脫歐公投,或者今次美國大選上,算係恰當。

脫歐同特朗普拎埋一齊講,有人嗤之以鼻,《蘋果日報》嘅盧峯就話咁比係不倫不類、蘋果同橙,兩回事喎。但明明蘋果同橙就一樣都係生果。

而家塵埃落定,不妨睇下呢個蘋果同呢個橙,有咩地方一樣,有咩地方唔同。

相同一:反建制、反全球化、反「經濟發展」、向精英豎中指

呢個係最關鍵嘅一點。

特朗普點解贏?因為民心求變。係真變,唔係奧巴馬嗰種得把口講「Change」嘅變。換個黑人做總統唔係變,換個女人唔係變,甚至換個共和黨總統都唔係變。係要打倒建制,而共和黨、民主黨都係建制。

希拉里有眾多問題,但唔好忘記特朗普唔只贏佢一個,佢仲贏晒共和黨其他人。記住,群眾厭惡嘅唔止係民主黨,而係根本厭惡「兩黨政治」(bipartisan)呢種現狀(status quo)。希拉里即係奧巴馬即係克林頓,但 Jeb Bush 傑布布殊一樣係嗰回事。群眾受夠呢種「圍威喂」你做完到我做,總之有錢齊齊搵嘅轉莊系統。

點解會咁?同脫歐一樣,特朗普上台,多得貧富懸殊。美國經濟政策研究所(EPI)數據顯示,扣除通脹後,1979 至 2013 年間,最頂 5% 嗰班人工升咗 41%,中間嘅只升 6%,最低 10% 嘅嗰班人工就跌咗 5%。咁你話會有乜後果?各種民調話你知,特朗普嘅支持者,好多係覺得而家差過 50 年前嘅人,唔少正係老人,同支持英國脫歐嘅一樣。

2008 年原本係個好機會,窮人以為等到有錢人折墮。點知銀行家花紅照出,冇人坐監。仲要長期低息,啲樓愈嚟愈貴。到今次選舉,卒之要爆。

同香港幾似嘅係,選民覺得,經濟好股票升,關我乜事?我冇着數仲要更難買到樓,仲要睇住啲有樓有股票嘅人富者愈富。移民有助經濟又關我乜事?搶咗我飯碗益咗老闆咋。早排 370 個經濟學家聯名炮轟特朗普,話佢唔識經濟,會搞到衰退。分分鐘咁樣係幫特朗普助選。經濟衰退?好丫,卒之等到你班人仆街了。反正老子仲有最低工資有失業救濟。

各種民調話你知,特朗普嘅支持者,好多係覺得而家差過 50 年前嘅人,唔少正係老人,同支持英國脫歐嘅一樣。(路透社)

相同二:民調、傳媒、專家、金融市場,一次又一次,全部錯到七彩

編輯話我係少數估特朗普當選嘅人,我受之有愧。大把人出嚟講話「我一早話咗」,但冇我份。你吹水講兩句嘅冇理由計,至少你都寫篇文出嚟白紙黑字講。邊個咁把炮?拍紀錄片嘅 Michael Moore 就做到。佢篇文幾個月前已經話特朗普贏,講埋點解,唔怕你恥笑。

首次電視辯論後,我篇博評冇講特朗普會贏,只係叫大家唔好太老定,唔好只信民調、賠率、媒體以及金融市場,結果不幸言中。

話一早估到嘅,多數都係呃你。你睇民調,基本上全部都話希拉里仲領先;甚至有人寫文話「特朗普有機會」只係傳媒搵嘢嚟炒作,美國民調好準,唔同脫歐,玩過咁多次,又計選舉人票,只係普選票追近嘅特朗普根本冇機會。

加埋選舉人票制,根本冇主流傳媒或分析覺得希拉里點有得輸。就選舉之前一晚,路透社(Reuters)話希拉里 90% 贏,紐約時報(New York Times)話 84%,博彩公司開嘅盤口係 1.2 倍左右。

唔信傳媒又點? FiveThirtyEight 網站嘅 Nate Silver 往績夠晒好,比好多傳媒更有權威,亦都唔敢太老定,但都估希拉里有超過 70% 機會。

信真金白銀億億聲上落嘅金融市場,一樣出事。選舉前嘅周末,聯邦調查局話唔查希拉里,結果歌舞昇平,美股創八個月最大單日升幅,被視為「特朗普探測器」嘅墨西哥披索大反彈──根本就同脫歐前一樣(唔止,出結果當日港股大跌完即日反彈不少,都同脫歐日一樣)。

傳媒認為特朗普口中嘅「隱形選民」冇幾多。結果佢哋唔止存在,仲有大量,而你根本偵測唔到。

傳媒認為特朗普口中嘅「隱形選民」冇幾多。結果佢哋唔止存在,仲有大量,而你根本偵測唔到。(路透社)

唔同之一: 脫歐鬧制度選民 vs 希拉里服輸 (相對地)

上次脫歐公投後,好多傳媒都搵咗啲「唔知自己投乜」嘅選民出嚟笑。包括話 Google 搜尋「歐盟係乜東東」嘅人大增,或者訪問下啲「我諗住投票嚇下歐盟咋」、「我唔知真係會脫到喎,我點知咁大鑊呀」、「我好後悔呀,可唔可以投過」嘅選民。滿足啲知識分子「撐脫歐嗰班正阿毛」嘅想法。

今次相當唔同嘅係,選總統似乎比較簡單,甚至唔使知咩政綱之類。大可以話「我鍾意佢就選佢」,甚至「我憎佢對手,所以選佢」。所以今次選舉後,啲傳媒似乎冇咁易搵到「無知選民」,亦都唔覺有咩投咗特朗普嘅出嚟話好後悔。

至於民主制度嘛,「選舉人票」vs「普選票」邊樣先「公平」,一直大把人討論,呢度唔講。想講嘅係,特朗普拉票時好多人話佢反民主,葉劉淑儀個老師 Larry Diamond 係其中之一。特朗普一度話個選舉過程畀人操控,話內定,但而家選到當然就話個制度全世界最好,美國人民好嘢。希拉里亦都一早認輸,冇走去話唔公平,話選民白痴,叫選舉人唔好跟民意投票之類。

相反,脫歐之後,肥彭彭定康(Chris Patten)寫文狂插,話咁樣去拎一條問題公投極之兒嬉。哈佛嘅 Kenneth Rogoff(此人在金融界極有名望)直頭話得 36% 選民投脫歐就脫,實在係玩俄羅斯輪盤(佢意思應係公投事關重大,冇理由咁低門檻)。

電視辯論期間,傳媒擺明唔鍾意佢,難怪特朗普覺得傳媒畀人收買。(美聯社)

唔同之二: 脫歐留歐各有支持者 vs 特朗普人人得而誅之

呢個係最有趣嘅地方。

脫歐公投中,有報紙支持留歐(Financial Times、Economist、The Independent、The Guardian 等),但亦有唔少支持脫歐(Daily Mail、The Sun、The Daily Telegraph 等), 算係各有支持者。

但去到美國大選,報紙一面倒支持希拉里。你講唔講得出有邊份美國報紙為特朗普背書(endorse)?答案係只得兩份:Las Vegas Review-Journal 同 Florida Times-Union,聽都未聽過。有三份過去九次大選都為共和黨候選人背書嘅報紙,今次都轉軚背書希拉里。

難怪特朗普覺得傳媒畀人收買。事實係電視辯論期間你亦都見到,傳媒擺明唔鍾意佢,我篇博評有提到:「希拉里篤中對方死穴就係醒目,特朗普篤中就係冇風度嘅爛仔」,傳媒只係想睇佢出醜。每次辯論都係話「希拉里贏」。但又如何?特朗普而家笑到最後,大大隻中指送畀傳媒睇。

今次特朗普上台,除咗話你知民調唔準,全球化節節敗退。仲話到畀你知,眾多傳媒、學者、專家真係極其離地(包括我,但我唔係美國人,當然離美利堅之地好遠)。再去自 high 圍爐講「希拉里呢拳打得好」、「希拉里冇得輸」、「選特朗普出嚟會經濟崩潰呀」全無意義,未來四年真係應該諗下,點樣去接觸到啲一路都被忽視嘅民意。

(本文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