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當選.博評】日本人最怕盟友美國失去普世價值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特朗普贏了。

今天(11月10日)早上,日本的媒體和輿論已經開始大大議論美國下任總統特朗普的各種動態了。

日本昨天(11月9日)晚報紛紛報道大選消息。(Getty Images)

上午籠罩輿論的新聞是:安倍晉三首相剛剛與特朗普通了20分鐘的電話,並將趁11月17日到秘魯出席APEC首腦會議之便,先到紐約停留一段時間,跟特朗普這位下一任美國總統會面。在電話中,安倍首相說:「強固的日美同盟是支撐本地區和平與穩定的,不可或缺的存在。」特朗普回應說:「美日關係是卓越的伙伴關係,我想進一步強化這一特別的關係。」

安倍政府反應迅速 顯示對日美同盟憂心

我注意到,在東京時間11月9日下午,特朗普當選下一任美國總統後,安倍陣營立即向特朗普陣營致電表示祝賀,並對作為商人取得巨大成功,對美國經濟做出巨大貢獻的特朗普表示敬意,作為共享自由民主、人權、法治精神等的同盟國,傳達了繼續加強同盟關係的願望。

安倍首相的反應很快,超出我的預想,這也說明日本政府對特朗普這個人物本身,以及特朗普就職總統後的日美同盟感到擔憂和警惕,認為現在就要開始預備,做好準備。特朗普當了總統以後,兩國如何分擔駐日美軍的責任和經費?跨太平洋戰略經濟夥伴關係協定(TPP)能否在美國參眾兩院得到批准?這兩個問題恐怕是日本最關注、具體而實際的問題。特朗普當選下一任總統以後,參議院多數黨領袖麥康奈爾(Mitch McConnell)已經公開表示:

「要在年底審議並通過協定是沒可能的。如果特朗普想重新談判該協定,他有這個權利。」

早前一名前駐日美軍涉嫌殺害日本少女,大批沖繩居民要求美軍撤走。(Getty Images)

意思是說美國到時候怎麼對待TPP,仍是取決於特朗普本人的想法。不難理解,因為特朗普至今一直提出「把美國的就業奪走」等理由,公開主張「廢除TPP」。近年日本多任政府,包括首相安倍晉三均把TPP作為日本進一步推進改革和開放的重要步伐,在此情況下,日本的對外戰略必然面臨較大的調整。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將於月中在紐約與特朗普會面。(新華社)

昨天下午到今天上午,日本輿論的氛圍就像今年六月英國公投決定脫離歐盟時一樣。在日本的討論中,特別是精英分子一直都相信這兩件事「不可能發生」,因為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雖然那些知識分子也沒有很清晰、有理由、有依據地表達「不可能」的來龍去脈和邏輯,可能只是相信人最終回歸理性吧。這種把希望寄托於理性的判斷,在我看來純屬於充滿感性的思維。

「特朗普那樣不道德、不懂政治、不像話的人,怎麼可能成為美國的總統呢?開什麼玩笑?」過去一年,我跟日本的知識分子、年輕朋友等交流的過程中經常聽到類似的說法。

但事情真的發生了。

日本國民心底話:特朗普危害自由民主價值

作為同盟國的日本政府,無論如何不得不面對這位新總統,喜不喜歡,接不接受是另外一回事,即使不喜歡和不接受,首相也不可能在公開場合指責特朗普,說他壞話,否則憑特朗普的性格,日美同盟有可能陷入分裂的危機。

媒體則不同,可表達出社會上的情緒和看法,其中很大一部分也是政府高層內心的想法。看看今天早上《朝日新聞》的社論,標題為〈特朗普的勝利 站在危機的美國價值觀〉。文章以「動搖戰後國際秩序的激震」為開頭,指出:

「公然提出內向封閉的美國的利益為優先的總統誕生了,美國的國際影響力受到質疑是肯定的。如果特朗普先生真要渴望在選舉期間反覆強調的"make America great again",此刻應該再次回到美國的價值觀,重新構築外界對美國的信賴。」

文章的結尾主張日本等同盟國應該跟美國下任政權建立緊密關係,耐心說明國際協調的重要性,「以免特朗普這位人物成為對世界來說,是無法收拾的風險」。

我相信,該社論很大程度表達了日本國民的想法。日本是美國的盟國,希望美國能夠保持健康、穩定、強大和深受尊敬和信賴。本人也相信,美國健康、正面的價值觀,包括自由、民主、人權、法治等普世價值能夠支撐強大和受尊敬的美國,在國際上發揮領袖作用,日本也希望跟美國一起工作,共同建設應有的世界秩序。日本著名企業UNIQLO的CEO柳井正一直以來主張日本應該向外看,往外走。他之前接受日經Business的採訪時表示:

「假如特朗普贏,這意味美國開始走向終結,也是共和黨的恥辱。美國經濟就是依靠資本、人員、產業的自由流動發展到今天的。特朗普要做的事情似乎是否定這些讓美國發展起來的理由,令人感到不可思議的事情。」

在這個意義上,這次選舉的結果將令美國的制度和價值觀,在國際社會上遭受質疑,失去信賴,那麼,作為其盟國,我們不能袖手旁觀,務必想方設法制衡這樣往下走的美國,勸告或說服美國必須在與盟國在內的伙伴國家攜手共建自由、開放、公正的國際政治經濟秩序,而不陷入自我中心的排外主義和孤立主義。我非常贊同安倍首相立即跟特朗普通電話,並在特朗普的大本營紐約跟他面對面交流。作為日本選民,我希望安倍首相跟特朗普建立良好的個人關係和信任關係,成為一個能夠對他有話說,其話被他聽進去的政治家。

特朗普當選,美日同盟關係會以何方式維持,成為日本人關注的議題。(Getty Images)

「不可能」已成事實 如何看待更重要

不過,無論如何,事情發生了。我個人堅定地認為,「特朗普現象」是一個必然的現象。是美國國內長期積累對體制、現狀不滿的人士,對於不斷重複這樣現狀的精英階層和統治機制爆發情緒的結果,特朗普這個人物不過是這些階層發泄情緒的窗口而已,但對這些人來說,在特朗普以外卻別無選擇。這是沒有選擇的前提下的選擇。在國際社會上蔓延的排外主義、民粹主義、孤立主義等趨勢,實際上也幫了特朗普當選下一任總統。美國國內的社會基礎和結構正在發生變化,世界局勢的輿論基礎和社會結構正在發生變化,特朗普正是利用了兩者之間的巧妙、無形的碰撞,成功當選了總統的。那麼,我們絕對不應該繼續以「不可能」的狀態看待這樣一個現象和碰撞。

「特朗普現象」很可能只是開始,接下來發生什麼,誰都未知,但我們至少要正視它,並做好準備。

(文章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