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當選.博評】對不起,我們錯了

撰文:梁啟智
出版:更新:

在開始討論大選結果之前,請容許我在這兒說一句:對不起,我們錯了。
本欄一直引用美國評論界基於人口學和民調統計研究的分析,推算這次大選勝出者應為希拉里,結果卻是特朗普爆冷勝出。錯就要認,打就企定,我在這兒先和各位讀者道歉。
開票的早上,我在電視台做直播點評。特朗普勝出所帶出的震撼,直接擊中了直播室內的每一位。

本欄一直引用美國評論界基於人口學和民調統計研究的分析,推算這次大選勝出者應為希拉里,結果卻是特朗普爆冷勝出。(資料圖片)

當天早上 7 時我到達電視台的大門,還在說笑應該 12 時前就會有結果。本來劇本是這樣的:只要希拉里保住民主黨鐵票區,再在北卡羅萊納州和佛羅里達州之間隨便贏一個,便可以出來發表勝選感言,我們也可以提早完場去吃午飯了。這條進路,也是美國評論界選前共識。

然而開票不久,我看着面前電腦傳來的數據,發現維珍尼亞州的結果和預計的很不一樣。須知道,維珍尼亞州被理解為民主黨的鐵票區。一旦失去了維珍尼亞州,希拉里幾無勝算。這時候,我趁播廣告時間和主持人說:

維珍尼亞州的表現很不正常,有大事可能會發生。

接下來的,就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了。雖然希拉里最後成功保住了維珍尼亞州。但既然此州也出問題,也暗示了她在賓夕法尼亞州、密歇根州和威斯康星州所架起的「防火牆」可能其實不堪一擊。

到了中午前後的時間,已知希拉里在這 3 個州之間只要輸掉其中一個便會輸掉(結果是 3 個都輸掉),大家只是等死期來臨。不過電視直播還是要做下去,幸得工作人員買了三文治進來錄影廠給我們頂肚,儘管自問看着這樣的結果,也沒有什麼心情吃下去。

只要希拉里保住民主黨鐵票區,再在北卡羅萊納州和佛羅里達州之間隨便贏一個,便可以出來發表勝選感言。這條進路,也是美國評論界選前共識。(美聯社)

「防火牆」州份民調 超出正常誤差範圍

為什麼評論界這次會錯得這樣離譜?要做「馬後砲」,戲謔某評論人是「燈神」很簡單,但要說清楚到底錯在什麼地方卻不容易。如果說全國票的話,選前民調的平均值是希拉里勝3.3%,結果是希拉里勝0.5%,可算是在誤差範圍之內,不能說是完全失敗。但美國的總統是按各州的選舉人票算出來的,而真正出意外的是各州的民意調查。當有些地方例如俄亥俄州的民主黨支持度被明顯高估,而有些地方如新墨西哥州明顯低估時,加起來的總數也可以是「誤差不大」,但對結果的影響卻差之千里。再細看各州的數據,這次的誤差程度是足以寫進教科書的。按《紐約時報》就主要州份的統計,今屆的平均誤差是3.9%,而上兩屆分別是1.7%和2.3%。

這平均誤差也不算很大吧?我們再重點看看屬於「防火牆」的州份。前面提到的這個概念,是指按選舉人票推算,就算希拉里輸掉最重要的幾個戰場州,即是北卡羅萊納州、佛羅里達州和俄亥俄州,只要這「防火牆」守得住,再加上西部的一些小州份,也足以阻擋特朗普當選。這兒的關鍵,在於「防火牆」能守得住。那為什麼之前的評論會對此有無比信心呢?因為自暑假以來,這三個州的民調平均值一直都是希拉里領先,從來沒有試過由特朗普領先。有網站統計了賓夕凡尼亞州由六月以來的47次民調,當中希拉里勝出44次,結果特朗普卻以1.2%勝出。差距最遠的是威斯康星州,選舉前夕的平均值是希拉里以6.5%勝出,結果卻是特朗普以1%反勝。這種差距,已明確超出了正常民調的誤差範圍。不要說什麼專家學者,就算是平常人看到這樣的數據,也會誤以為希拉里是穩勝的。

自暑假以來,這賓夕法尼亞州、密切根州和威斯康星州的民調平均值一直都是希拉里領先,從來沒有試過由特朗普領先。(路透社)

評論界集體失誤 思考數據才是正事

基於這些錯誤的數據,今次美國評論界出現罕見的集體失誤。以著名數據達人 Nate Silver 為例,他在 2008 年成功預測 49 個州份的結果, 2012 年更成功預測全數 50 個州份的結果,這次他就預測希拉里有 71% 的機會當選。其他的推算比他還要進取,例如紐約時報的預測是 85% ,普林斯頓大學的是 93% ,最極端的 Huffington Post 是 98% 。值得一提,到了選舉後段,不同推算者之間還互相攻擊,Nate Silver 的數字被評為過於保守,引來他大怒以粗口回應。事過境遷,原來所有人都錯了,難說誰比誰高尚。

倒是普林斯頓大學的 Sam Wang 選前下注,如果特朗普拿得多於 240 票便會吞一只蟲下肚。結果特朗普拿得超過 300 票,他做了「找數真漢子」,在電視鏡頭面前吞了一只蟲。但在他表演吃蟲之前,還是向主持和觀眾提醒了很重要的一點:吃蟲或個人榮辱不是最重要的問題,思考數據和公共議題才是我們的正事。

為響應他的呼籲,我也做了一點賽後分析。選前我們只得有限的調查樣本,選後卻有完整每一個人的數據,可以很實事求是地逐張票去點算。

我發現特朗普當選後很多人(包括我自己)都把原因放在「沉默的白人」跑了出來支持他,但這說法和投票數字並不完全吻合。更有可能的解釋,是民主黨沒有輸給特朗普,而是輸在希拉里自己手上。篇幅所限,我們下篇再談。

(本文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