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夢都搵到錢】100個裸辭青年:Freelance更幸福,收入高過打工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沒目標、窮、還做着不喜歡的工作,讓「不上班」、「做自由職業者」成為很多年輕人的「理想狀態」。26歲的湖北姑娘林安,是「100個不上班的人」獨立採訪計劃的發起人,從2018年開始,她陸陸續續採訪了40多個不上班的人。

不上班到底有多爽?不做朝五晚九的上班族,生活還有多少種可能性?可以幸福地生活嗎?也許以下這幾個不上班的人能給你答案。

文:陳星

《100個不上班的人》(一条提供)

不上班的人 Self-employed

許多上班族都會打趣說,「我的理想是不上班」。但不上班並不是「不勞而獲」,不上班並不等於不工作,於是,許多人的選擇就是做自由職業者。林安就是其中一個。她發起了「100個不上班的人」獨立採訪計劃,從今年的5月份開始,她也正式成為一名「不上班的人」。

在這7個月裏,她見到了各種各樣的自由職業者,並採訪了他們:有裸辭的、環遊世界的、賣了婚房去日本生活的、辭職去加拿大做代購的、開淘寶的、靠筆掙錢的、3個月掙100萬的……他們的共同特性是,工作沒有固定時間、固定環境,不用披星戴月地擠地鐵上班,可以在咖啡廳聽着音樂工作,也可以在家邊抖貓邊工作,或者靠自己的興趣不斷自我增值,站着就把錢掙回來。

洛盞(一条提供)

北漂不買樓,用租來的房子做民宿、織布

洛盞/多元空間「日暮里」主理人

29歲/北京 

我畢業之後來到北京。北漂的前兩年,在一家視頻網站做編輯,每天重複着上下班打卡、朝九晚五的生活。大概有半年的時間,我沒有按時打卡,就扣了幾千塊工資。我一直都不太理解上下班準點下班這件事,很多時候我明明下班回家還要工作,這些老闆看不見,卻苛刻地要求我按時打卡。回家過年的時候,我就裸辭了,和我男朋友來了一次說走就走的旅行。

裸辭之後的一年裏,我都沒有上班。說起來是一次失敗的空檔期,不清楚不上班可以做甚麼,生活不自律,規劃了很多事情也沒有去做。

一年之後,我又開始加入上班族大軍,我去了一家前同事開的公司做影視宣傳。但是我發現,我依然是為別人打工,依舊在不停地消耗自己。兩年之後,我在的團隊解散,我拿到一筆賠償金,又開始了不上班的生活。

於是我開始想,自己究竟適合做甚麼,最後我鎖定了三個方向:民宿、攝影、織布。剛好我的房租漲價了,我和男朋友在東四環租了一間看得見夕陽的高層公寓。我大概花了3萬改造費用,把這里布置起來,也開始用相機記錄窗外的天空和景色。這些照片在網上流傳,也越來越多人知道這個地方。

我一直都很喜歡學織布,想要有一個自己的紡織品牌。於是這裡成為了一個多元空間:朋友小聚,拍攝產品人像,擼貓,下午茶,深夜酒館,民宿、手作體驗……現在三塊業務攝影、民宿、紡織的收入加起來,可以維持基本的房租開銷,每個月大概1.1萬。

在北京這種地方生活,我這輩子都買不起房。對很多人來說,買房可以帶去安定感,但我不是。我的安全感可以靠自己滿足,不需要靠房子,我決定更多為自己而活。

珠珠與方方(一条提供)

我們賣了上海的「結婚新房」,去日本買了一棟樓

Julie 珠珠/翻糖師/30歲

Daniel 方方/攝影師/35歲

上海

去日本買樓前,我們在國內分別是一名有十年工作經驗的婚禮攝影師和一名翻糖師。因為工作關係,我經常會飛去不同國家旅拍。在國外,我發現手藝人是一種非常受大家尊敬的職業,無論是街邊畫畫的還是做音樂表演的,我很憧憬那種狀態,但國內卻不是這樣。

一個契機得知可以在日本買房投資,我們都很心動,在2015年就飛去大阪旅遊,順便找當地的房產中介看房。一天時間內,看了七棟樓,後來看中了大阪的一棟公寓樓。但接下來有一個非常現實的問題:這棟樓必須一次性付清300多萬,這筆「巨款」從何而來?

珠珠與方方到日本買樓辦民宿(一条提供)

那時大家心裡都挺沒有安全感的,因為房子對中國人來說意義非常重大。那天晚上,我們在酒店房間里相擁着痛哭了一場。一旦決定在日本買房,就幾乎沒有回頭路可走。

幸運的是我們爸媽都很開明,在他們的支持下,原本的婚房以380萬的價格賣出,全款一次付清買下了大阪的房子。買到房的最後一刻,我們還有一種不真實感——「這棟樓真的屬於我們了嗎?」

初到日本,前三個月經濟拮据,後來我們一起一手一腳將房子進行裝修整頓,改造成了民宿,取名「光與鹽」,在朋友圈發布了這個消息,沒想到朋友們紛紛表示去日本一定要住這家民宿。後來很多人來我們這裡住,我們也很驚訝民宿可以辦得這麼順利。

今年是我們在日本定居的第二年。在這邊,真正開心的事情都是不花錢的。天氣好的時候哪怕兩個人去公園的草地上躺一下午都會很開心。現在我們在日本用心經營民宿,過着悠閒幸福的小日子。

葛亞坤(一条提供)

從0開始,我成為了一個月薪幾萬的自由撰稿人

葛亞坤/自由撰稿人、小說作者

26歲/北京

我在北京中關村的互聯網公司做過市場助理,也去山東煙台創業開過西餐廳,之後又回到北京做了幾個月的商務BD,發現自己不適合後,又去了一家互聯網公司做新媒體主管。畢業3年時間裏,我一直不知道自己真正適合做甚麼,平均每半年都會換一份工作。

通過這兩段經歷,我漸漸發現我不適合從事與人溝通協作的工作,之前創業的時候與創始人的溝通也存在很大問題。很快,我就提出了離職。從小熱愛寫作,我一直都想專職寫作。

上司當時挺不高興的,問我辭職是為了甚麼?我說想寫小說,上司就說了些挺難聽的話,例如將來會餓死啊甚麼的。當時我自己心裏也沒底,只能陪着傻笑,我自己也挺沒信心的,就是想試一下。真正辭職以後才發現,不定期的外包軟文根本解決不了生計問題。一個沒有簽合同的、不定期的任務,不該對它抱有太高期望。

葛亞坤(一条提供)

2017年7月那個夏天,我一個人閉在通州宋莊的房子裏一邊寫小說,一邊準備考研。僅一個多月的時間,我就寫完了7篇稿子,正式成為一名自由撰稿人。

剛辭職時,我經常因為稿子的事情焦慮得睡不着覺,既擔心甲方解除合作,也擔心稿子通不過審核。後來隨着撰稿能力的不斷提升,稿子能否通過審核的焦慮減少了,但怎麼去平衡理想與商業的關係,又成了新的焦慮。目前已在網上發表9部中篇小說。現在靠寫作,我每月可獲得3-6萬元穩定收入。

但這其實是我想要的一種生活狀態:每天都能做自己喜歡的事情,不用處理複雜的人際關係,還可以靠寫字換取糧食。

丸子(一条提供)

我是帶着ukelele環遊世界的斜杠青年

丸子/旅遊博主、ukelele玩家、行程設計者

24歲/旅居阿根廷

我畢業那一年是UI設計正火的一年,工作可以說非常好找。那時我也接到了兩家公司的優厚offer。當時實習的公司同事很好、老闆很好、做的事情也很有創意,但我上班的每一天還是度日如年,非常痛苦。之所以沒在那家公司留下去,純粹是因為不喜歡「上班」這件事本身,僅此而已。我越發確定了「上班」這條大多數人走的路並不適合自己。

畢業那年,原本計劃大學畢業後去國外留學,TOEFL都考好了,結果2016年股災,我爸把我出國留學的錢全部賠了進去。

於是2016年的時候帶着兩萬塊踏上旅程。從獨自旅行的第一天起,我就在想各種在路上賺錢的方式,但起初通過代購和省錢只能窮遊。經過2016年大半年的窮遊後,2017年我開始正式想一些長久的、穩定的在路上賺錢的方式。

剛結束為期一年的畢業空檔年,我開始在琴行教ukelele,儲下一場旅行的費用,同時開始籌備自己的第一期「技能」+「旅行」的定制旅行遊學團,賺到了自由職業以來第一筆比較正式的入賬。後來又舉辦了其他定制項目如「泰拳+旅行」、「潛水+旅行」。現在「丸子遊學」已成為我的一項穩定的特色項目。

之前,我在墨西哥瓜納華托(就是今年獲得奧斯卡最佳動畫獎《尋夢環遊記》中的原型地)的瓜納華託大學上課,每個月所有生活費加在一起只需要3000塊錢就夠了,一邊旅居,一邊學西班牙文。現在在阿根廷旅居。

喜喜(一条提供)

36歲、丁客、沙發旅行、自由記者,我媽對我的要求是不吸毒就行

喜喜/自由記者

北京

在正式辭職之前,我已在媒體行業工作了十年多,每天重複着枯燥的工作。2013年春節前,我想在春節結束後請四天年假去約旦旅行,卻被老闆以「如果人人都像你這樣請假,就沒人幹活了」為由拒絕,於是我開始反思自己的工作。

因為之前偶爾也會給一些雜誌寫稿賺零花錢,主要以旅遊稿和相機測評類為主——於是想到了做一名寫旅行故事為主的自由撰稿人。於是我瞞着父母辭職,開始三個月的旅行,回國後寫成旅行故事,但起初接稿量和上稿頻率​​都不容樂觀。於是我將母親給我的那套新房出租出去,做民宿平衡開支,一邊繼續自由撰稿。

這種收入不穩定的日子過了快半年,我的撰稿之路才慢慢走上正軌,於是停止把房子對外出租,專心在撰稿上。我寫的稿子不同於千篇一律的遊記攻略,而是以旅遊故事為主,比如在印度喝大麻酸奶,在法國裸體海灘體驗生而自由的快樂,在遙遠的格魯吉亞吃餃子……同時我也和關注亞文化的媒體合作寫一些社會話題類稿子。

後來,撰稿工作變得穩定後,每年夏天和冬天出國旅行,春秋在北京寫稿。和我老公結婚之後,我開始了在墨爾本旅居的生活,現在每週寫兩篇文章,工作一天,休息一天。但是為了嚴格自律,我每天7點就起床,為了寫出好的故事,我會提前做功課,自由職業反而培養了我的責任心。如今,旅行和寫稿,構成了我生活的全部。

Liza(一条提供)

我25歲,開了三間養了40隻貓的網紅店

Liza / 貓咪咖啡廳店主

25歲/ 上海

大學裏我一直堅持社交網絡Po自己的原創繪畫作品,但畢業後到上海,從事與畫畫無關的工作,比如經紀人、藝人推廣。但我發現這種不自由的工作節奏,終究不是自己想要的。

轉折點是從去我現在的男友經營的一家攝影自拍館做兼職開始的。我在那裏認識了我男友,並開始慢慢幫男友打理店裏的一切。但是自拍館作為網紅產業,很快過氣。後來2017年,我男朋友新開了鬼屋,生意火爆,旺季一個月的流水就接近百萬。

同一年,我們在上海買了一套房,但是有20年房貸。買房壓力下,我一直在思考自己的人生規劃。一次偶然機會,我想到了開一家真正的貓咪咖啡廳。我用之前和男朋友一起開店的積蓄,開了一家貓咖,在裝修上下了很多功夫。

在沒有做任何付費推廣的情況下,漸漸在上海的吸貓一族中走紅開創貓咪咖啡廳漸漸在上海的吸貓一族中走紅,又開了第二家分店、第三家分店。但運營三家貓咖,養40隻貓並不是一份輕鬆的工作。

我現在的焦慮是店裏生意好了太累,生意不好了又着急。生意穩定了要想還有甚麼賺錢的新項目可以做,因為沒有永遠賺錢的生意。總的來說,做實業還是太累了。但我肯定是不會再回去重新上班了。

我們是那群辭職去做攝影師的年輕人

甘大喵/人像攝影  

24歲/上海 

平均月收入:3萬

最開始做攝影是拍了身邊一個好看的女孩,結果反響還不錯,微博上會有人約我拍照。然後半年裡面就一直邊工作邊拍照,週末約片,晚上修圖,等單量比較穩定之後就提交了工作辭呈。全職攝影的收入比上班自然高了很多,但基本自己都沒有怎麼休息過,修圖經常不自覺就到了半夜。

Cecila攝影作品(一条提供)

Cecila/人像攝影  

26歲/上海

 平均月收入:2萬

大學學的廣告專業,畢業後一直在廣告公司工作,去年1月份開始辭職做獨立攝影,到現在有1年半了。到後來多了很多回頭客,收入才穩定點,但也還沒到每個月有穩定單量的地步。常常工作到凌晨1-2點,一天工作十個小時,比上班時工作量還大。拍照這件事情講天賦和機遇,這兩個都沒有就只能朝着自己可以努力的方向努力。但是獨立攝影以來最大的困難,還是工作時間不夠。

凱凱/活動攝影

24歲/杭州  

平均月收入:不穩定

作為野路子攝影師,學習的效率比較慢,而且沒有一個串起來的體系。直接謀生第一年,真的是要餓肚子的。我最近的危機感越來越強烈,如果沒有不斷地提高自己,只能被社會淘汰。

Sandy(一条提供)

我辭職回家鄉開咖啡店,4個月實現盈虧平衡

Sandy/咖啡品牌主理人

26歲/重慶

在北京3年,我嘗試過很多工作,在公關公司做策略執行,給某歌唱藝人做公關總監,在互聯網創業公司做市場負責人......每一份工作都並不輕鬆,加班熬夜是家常便飯,忙到極限時還進過醫院。1年前離開北京後,決定回重慶獨自創業,我從零開始創立了自己的咖啡品牌,同時獨立經營一家廣告工作室。

我本身是一個咖啡愛好者,所以咖啡的品質對我來說非常重要,這個是我不管咖啡店經營狀況如何,都決不會降低對原材料要求的初衷。我老公也也去學做了一年咖啡,現在已成為了一名職業咖啡師。

Sandy的咖啡店(一条提供)

現在自己開店,從打工者到老闆的身份轉變,使我瞬間背負了更多責任與壓力。雖然時間上更自由,身體上也不再有北京工作時那麼累,但精神上卻並不輕鬆,因為焦慮的事情太多。

房租交租、發放員工工資、繳納稅費和社保、發年底獎金、還有以後開新店的資金等等,都要有資金儲備。我現在開店的終極目標,世俗點的目標是財務自由,理想點的目標是希望挑戰另外一種人生角色——做老闆。從無到有建設一個品牌,我覺得是一件很有挑戰和成就感的事情。

在體育行業工作了十年後離職,三個月我賺了100萬

楊芊/體育自媒體創業者

33歲/大連

體育院校畢業後,我進入新浪體育工作,第10年,行業風向和大眾喜好變了。2010年我離開新浪體育,加盟了一家BAT旗下的體育網站,從最開始的普通編輯一路做到了高級編輯、一個欄目的負責人,薪資待遇還不錯。2015年自媒體興起以後,大眾閱讀的去中心化趨勢越發明顯,深處行業中心,我切膚感受到媒體影響力的削弱,以及大眾對自媒體的推崇。

今年1月,我正式離職和朋友一起合夥運營一個體育類公眾號,開始了自己的創業之路。我與朋友的分工明確,又有原始粉絲積累,創業前3個月便殺進行業前三,賺了100萬。但是物質需求滿足後,我也開始困惑,工作的目標究竟是甚麼?

林安(一条提供)

我是第101個不上班的人

林安/自由撰稿人、攝影師  

26歲/上海

我大學是在北方念的中文系,後來第一份工作在北京的一家廣告公司,每天都加班,整個身體都很透支。工作一年多之後,我就跳槽到一家互聯網公司做新媒體運營,那家公司的氛圍有點像國企事業單位,兩份工作量形成強烈對比,我覺得有點浪費時間,所以去了第三家公司,從最開始的內容營銷運營,做到後面是一條小的產品線的一個負責人。

工作1到2年或者是更長時間之後就開始職業倦怠,我就想做點自己真正想嘗試的事情。因為三份工作做事情全部都是跟文字相關的,我的性格是不太喜歡一些條條框框的束縛,而且2016年年底,我就有定期的寫作習慣,也有寫一些都市青年生活記錄。

林安(一条提供)

我是2018年年初開始做「100個不上班的人」的採訪計劃的,就從我身邊的朋友開始採訪。結果第一篇文章就直接紅了,豆瓣、知乎、微信都有轉載,我就趁着熱度把我的人物採訪給更新了出來,到現在採訪了接近有四十多個。我接觸到我身邊的採訪對象,對我影響還挺大的。於是在幾個月前我正式離職,成為一個「不上班的人」。

最開始第一個月我心態還挺好的,到第二個月的時候,就開始感到焦慮了。原因可能主要是來自一方面是我的生活狀態,會慢慢地變得沒有那麼自律起來,作息會變得有點亂,我也開始自責,老是拖延和懶散。沒有人給你發工資,你一天不做事情,你一天沒有收入。而且擔心我會不會與社會脫節?

我現在有在維護100個不上班的人和自由職業者的社群,經常在裡面交流,心態不好的時候會出去走走,聽一些同樣做自由職業者的建議,聽他們是怎麼度過這個焦慮的階段,後面慢慢地就調整過來了。大家其實還都挺焦慮的,焦慮收入、焦慮職業成長,這是每一個自由職業者都會必經的階段。

現在我會一個月一個月地規劃,現在9月份還開始了開線上課程,之後我有出書的計劃。我現在的話,主要是寫一些公關稿、雜誌約稿、繕稿,運營自己的公眾號,還接一些人像攝影的工作。前三個月也是一個月比一個月收入高,到這個月為止,我的收入已經稍微超過上班的工資了。

看完也令你想裸辭嗎?那再看這篇:Freelancer列中國最幸福職業 自由工作者「入行」有咩要注意?

【本文獲「一条」授權刊出。】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