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場穿搭】工程系出身 曾與奧斯卡影帝合作 造型師:唔想後悔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電影與廣告中的藝人、模特兒造型亮麗,但其實大至一件衣服,小至一件飾物,都得靠Stylist﹙造型師﹚配襯。

有8年以上設計造型經驗的Stylist Sarona Lo,日常的工作不只是買衫和扮靚,「除要學習很多時裝背後的歷史外,還要很夠體力,我試過一個人推着幾個篋走在街上呢!」

Sarona表示,現時的工作範疇包括個人造型客戶、時裝表演、電影、舞台劇、廣告、演唱會及雜誌等的造型設計。﹙朱潤富攝﹚

Stylist的工作範疇可以很廣,以她為例,現時的工作範疇便包括個人造型、時裝表演、電影、舞台劇、廣告、演唱會及雜誌等造型設計,當中又以個人客戶佔多。她說:「個人客戶大多是銀行業及金融業等在中環上班的人,他們平時比較少時間行街,但又想營造一個既美觀又專業的形象,所以會找我幫手設計。我每次都會做足準備,選好各品牌的幾款衣服,帶他們行街試衫。另外,一年兩季﹙3至5月及8至10月﹚會有比較多時裝表演造型設計,所以會比較忙。」除此,Sarona還參與過電影《一九四二》和「2017 CoCo Lee 李玟18 世界巡迴演唱會」等大型演出項目的造型設計,經驗豐富。

出身自工程系 受媽媽影響愛打扮

採訪當日,看到Sarona的打扮雅致,又怎會想到她原來出身自工程系?她指,因為家人當時希望她修讀有前途的專業,所以她在英國讀大學時並沒有挑選自己喜歡的藝術系,「不過我還是有偷偷地選修設計及美術等科目,因為我自小已特別喜歡手作、模型、話劇及音樂等可以靠自己建立作品的事情。」

雖然工程系是與時裝南轅北轍,但Sarona卻沒有埋沒自己的天份和興趣,她指襯衫和設計的天份,可能遺傳自媽媽,「我在初中時,媽媽會叫我為她電頭髮,我亦會跟她行街買衫,有次更發現媽媽當年結婚時穿的婚紗都由她自己設計,真的非常佩服。到大學時,亦有同學會在去party前找我幫忙襯衫和化妝。」

就着這些經歷,Sarona因而慢慢累積了自己品味和打扮能力的信心,亦暗暗萌生從事時裝及造型設計這一行的念頭,因此她在畢業後,到市場營銷公司做了兩年的審計工作,便決定為自己的理想進發,「做了兩年後,覺得對家人及對自己都已有交代。」

我常常覺得人生的時間很短暫,所以要一直向前衝,我想趁還年輕時,去追求自己喜歡的事,不想讓自己後悔,不能再遲了。

採訪前,Sarona已妥當安排好所有要用到的衣服和鞋,她更預備了好些款式作為後備之用,非常細心!﹙朱潤富攝﹚

試過工作中暈倒 體力很重要

Sarona在一間日本婚紗設計公司重新起步,由學習造衫、與客人商討設計及為客人介紹造型等,一切都是由零開始學習。回想初入行的時間,她說:「那時要學習不同布料的特性和樣貌,亦要幻想當布料做成婚紗後的效果,如飄逸、下垂或鬆身。」Sarona很努力地學習,遇有問題便會請教師傅,同時惡補剪裁技巧,「我還有進修textile technology design﹙紡織技術設計﹚,學習一些造衫層面上的科技,希望日後有機會與傳統布料結合。」

在三年的婚紗設計工作中,Sarona認識了不少化妝師和Stylist,令她有更多額外機會替藝人造衫和襯衫,及後更正式開展Stylist的工作。Sarona自言為了有更多經驗及了解不同崗位的工作,她什麼崗位都會親身嘗試,如dresser和搬運衣服,「我到現在都還會親身推篋,試過一次跟電影拍攝的造型設計,我與同行幾個女仔每人都要推幾個篋呢!體力真的很重要,但每次工作我都很討厭搬衫這一環。」她笑說。

Sarona很努力地學習,遇有問題便會請教師傅,同時惡補剪裁技巧,「我還有進修textile technology design﹙紡織技術設計﹚學習一些造衫層面上的科技,希望日後有機會與傳統布料結合。」﹙被訪者提供相片﹚

+5
+4
+3

遇有大型的工作,確是甚為吃力,Sarona坦言有次曾接下一個展覽會的工作,需負責襯搭200多套衣服,「因為太多細節要處理,如模特兒的名字、哪位模特兒要着哪件衣服、換多少套衣服、有什麼飾物、飾物要怎樣配戴、出場的次序等等,全都要很清楚。但時間很趕,加上休息不足,我於當天未開始工作前便暈倒了。」當記者追問後續如何處理,Sarona則輕描淡寫地說:「醒了後便趕去會場工作,因為那個展覽會我花了很多心機,真的很想去完成它。」

電影造型有挑戰性

Sarona指Stylist主要是靠別人介紹工作機會,而在眾多曾參與的工作類型中,她覺得參與電影造型設計最有挑戰性。其中,參與由馮小剛執導的戰爭電影《一九四二》令她最感難忘,她說:「因為可以與很多荷里活明星合作!(編按:包括藉《鋼琴戰曲》奪得奧斯卡最佳男主角的Adrien Brody)我與團隊在這齣電影中主要負責外國人角色的造型,即群演的西方服裝,當中包括旗袍、西裝和軍服。我覺得參與電影工作與平時的時裝造型工作很不同,因為這些角色都有故事性,我要先理解故事的歷史資料,再做服裝的資料搜集。」Sarona雀躍地表示,在搜集的過程中,她發現外國原來有專造美軍軍服的店舖,「綠色有很多種,但軍服則不能有偏差,像真度很高!我覺得這是一次很好的經驗,讓我開了眼界。」

Sarona與團隊主要負責電影中外國人的造型,即群演的西方服裝,當中包括旗袍、西裝和軍服,有幸與藉《鋼琴戰曲》奪得奧斯卡最佳男主角的Adrien Brody合作。﹙電影《一九四二》截圖﹚

+4
+3
+2

雖然工作時有新鮮感,但Sarona坦言有時會感氣餒,「好像再多努力工作都只局限於香港,有時出來的效果又未必達到自己的要求。每次看見藝人都只穿一套衣服,難免會思考自身價值並感到氣餒。」但當遇到認真的藝人或模特兒時,就會令Sarona重拾幹勁,「最記得是參與Coco﹙李玟﹚的演唱會工作,看到她與舞蹈員穿着我配襯的衣服落力地排舞、綵排和認真演真,那刻真的很有成功感,覺得自己付出的都是值得。」

Sarona特別喜歡品牌Vivian Westwood及其品牌背後的故事,另外,她會特別留意對環境、人類和動物有關注的品牌,她說:「希望每個品牌都可以出一條環保line,如植物皮革產品等,讓消費者有選擇。我會特別推薦給我的客人,雖然個人的力量不大,但希望我可以感染身邊的客人和朋友關注和支持環保。」﹙被訪者提供相片﹚

怎樣入行?

Sarona現時除會接下不同類型的styling工作外,還有開班教授造型設計。她指,有興趣入行人士,其實要有工作不定時的準備,「很多工作都很趕,有時連周末都得工作。此外,Stylist不只是扮靚,我在課程上會教學員不同年代的fashion style和文化,因為Stylist的工作不只是配襯自己喜歡的風格,還需按客戶的要求及特質而去挑選,所以個人知識要多元化一點。」

Sarona會為有潛質的學員介紹工作機會,「初入行者可以嘗試由雜誌開始做起,到儲了點經驗便可以嘗試時裝品牌的工作。」坊間初入行的Stylist薪金約為$10,000至$12,000。

﹙朱潤富攝﹚

後記:看場合而決定形象

Sarona是記者遇過最有交帶、細心、認真和準備充足的被訪者,她事先會查問拍攝場地環境、模特兒的資料及設計造型要求,拍攝當天更帶備了很多有機會用到的工具,如衣架和曲髮器,真的令人很放心!

Stylist的自身形象可能都是一個品牌效應,他們穿什麼都可能成為別人的指標,然而當問及Sarona平時工作會否刻意打扮出自己的風格時,她卻說:「其實若不是今天要訪問,我平時會穿黑衫黑褲很casual地工作,最緊要舒服!」記者瞬間對她大感欽佩,她續道:「其實穿什麼衣衫都得看場合而定,看看你在該場合想向別人表現怎樣的一面。工作時不用誇張浮誇,方便、舒服才是最重要,他們欣賞我配襯的作品便可以了。」說到底,衣服是令人增加自信和改變心情的輔助物,能在潮流中保留真我才是最重要。

立即下載《香港01》,緊貼公務員職位空缺、勞工處筍工推介,了解CV、面試致勝技巧!
下載網址:
https://hk01.app.link/bkbJyY5t4O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