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師職場】律師現身說法職場不再講Perm 更多的是斜槓族

最後更新日期:

天啊,還沒有青春過,便要老掉。

【文章原刊於01撐場,歡迎下載香港01 app,與星級作者一同討論喜愛話題。】

撰文:李偉民

身邊一個個朋友退下江湖,閉上眼睛,還看見他們在圖書館找書、談戀愛,有些還在長高呢。轉瞬間,便在職場停步,怎麼可能?他們「追」「趕」「跳」「跑」「碰」,件件皆能,如果繼續服務社會,才是人生黃金期的摸頂,社會必受益不盡;何堪飯敘間,大家未老先衰:「有沒有人一起去學太極?」、「苦瓜是這樣栽種嗎?」、「那些藥可以療肝?」

何堪飯敘間,大家未老先衰:「有沒有人一起去學太極?」。(Gettyimages/視覺中國)

我的社交圈子,是「精神分裂」的,在律師界,是一眾「老鬼」天下;在藝術界,是「小鬼」居多。小鬼們說:「你們那輩人,幸福死了,工作發光發熱,而我們大學畢業後,面對成熟的經濟,工作不高不低、不停也不進,那有老闆會值得我們服務一生一世?」我答:「社會變了,人口老化,經濟成熟,年輕人『上流』機會差了,職場的生態自然改變。」

小時候,老闆和「打工仔」都是天長地久,「忠心」是一份僱傭合約不用說出口的精神。小數人穿西裝、打領帶在中環上班,做白領不用「身水身汗」,是一份人上人的好工,誰會不幹?至於有些幫父親的店舖打工的,家便是店,店便是家,可以跑去那裏?草根階層的,聯群結隊到工廠幹活,「領隊」不轉工,誰敢離群?

草根階層的,聯群結隊到工廠幹活,「領隊」不轉工,誰敢離群?(Gettyimages/視覺中國)

今天的香港,反正什麼工作,都是不進不退,要「搵工跳槽」,又絕非難事,轉工成為大家的慣性,於是工作的意義也改變了。目前招聘請人,大半個月都未必有人來應徵,誰怕失業?老闆常像怨婦,對着員工說:「為何未曾深愛已無情?」除非你是獨居一族,或沒有半點活命錢,否則回到家裏,總有一個安樂窩,打開冰箱,足夠大吃大喝;玩得晚了,倒頭大睡,明天請假。

職位「粥多僧少」,退休的人比入職的人多,壞處當然是經濟學者擔心的什麼GDP;好處倒是空缺到處都是,飽不了,也餓不死,人們對於工作,不再從一而終,反而渴求自由。而自由有三種:時間的自由、取捨的自由和性情的自由。大家可以星期一放假,星期日找一份兼職;明明唸會計的,可以改行當導遊;對着討厭的客人,直斥其非後,向人事部送上「大信封」。

再沒有規律的職場生涯,委實太輕鬆,因為沒有行為是對或錯。

為時間的自由、取捨的自由和性情的自由,不少人對工作沒有從一而終。(Gettyimages/視覺中國)

以律師為例,喜愛自由或work life balance的年輕律師們、「休而不退」的中年律師們,隨時變身三種人:一、Temp(臨時工)、二、Freeter(炒散)或 三、Slashie(斜槓人)。律師的工作壓力大,工時又長,朝九晚九是普遍的,我們年輕時,星期六和星期天更要加班,回想起來,真是「見過鬼都怕黑」,所以,新生代和老人家,誰還想過這些鬼日子?最近碰到一個年輕律師,他說轉了工:「我現在的工作很特別,是改良一個大機構各個部門的法律程序,合約只是一年,吃吃苦,捱它一年,一年後,我又重獲自由,拿着工資,可以遠走高飛,去南美洲旅行,到智利探索一下神秘的Easter Island!」這些工種便是叫「Temp」。

另一位律師的工作更有趣,她怕做律師,既怕責任過重,亦怕律師工作的法律風險過高,於是她開了家「一人運作」的諮詢服務公司,凡商業機構沒有自己的「內部律師」(in-house lawyer),又嫌律師行的收費太貴,便把法律合同的工作,分判給這個體戶草擬處理,她說:「收入當然比在國際律師事務所低,但是,換取了人生的自由;當別人上班,我卻去了學校的家長聚會;當別人埋頭苦幹,我可以馬拉松長跑,那種隨心和隨意,是每個月多賺數萬元所換不回來的快樂!」今天,這些「Freeters」無處不在,特別在飲食業,更是「炒散王」的天下。

「Slashie」便是本人,嘻,上天對我不薄,給我多重身份:我從法律行業賺取到麵包和牛油、政府的工作讓我幫助到社會、虧錢的小生意使我學習到商業運作、「筆耕」工作把我變成半個文化藝術人。萬千寵愛在「老身」,夫復何求。

律師原來也有分臨時工、炒散和斜槓人三類。(《是咁的法官閣下》劇照)

前陣子,天地圖書安排我去了誠品書店做講座,對着讀者說:「我什麼都只是『半桶水』,常常覺得那些擁有『一桶水』的能者,比我精彩,但是近年,自信心回來了,不再要求自己在某一領域鶴立雞群,當每件事情有『半桶水』,加起來,Slashie倒變成三、四桶水,那是我等『斜槓人』的得着!」當別人在煩惱要選擇甲、乙或丙的時候,我們卻可以甲乙丙照單全收,人生沒有錯過了各式點心。

在千禧年代,我們都比上一代幸福,他們出來謀生,便面對一家公司、一份工作、一個老闆、一班同事、一份收入、一張嘴臉、一場老死;我們卻可以在「Perm」(即「長工」)以外,還有Temp、Freeter、Slashie,這是以前的人,求神拜佛,也找不到的自由。老律師跟我喝咖啡,聲如洪鐘地說:「做全職律師,只是一碗飯,我現在不吃飯,放在面前卻是十道菜:可以做吓法律顧問(Consultant)、可以做吓證婚人(Civil Celebrant)、可以做吓公證人(Attesting Officer)、可以做吓調解員(Mediator)、可以教吓書……!以前的人生為了錢,好像水井般窄,現在放開了,反而天大地大!」人們說年輕人都是「斜槓人」,我發覺現在「休而不退」的中年人,更多亦是斜槓人!

現在很多人都是「斜槓一族」。(Gettyimages/視覺中國)

朋友,你想做Slashie?Temp?Freeter?當洗掉風塵,生趣煥然,在不同的人生階段,自由自在,多麼愉快。做人,走過的路,便別回望。 

過去,因為怕失去,所以抓得緊緊,今天,同樣也是怕失去,故此再沒有興趣去抱緊。放下屠刀,學年輕人進軍「佛系」……

【編按:文章題目為編輯所擬,原題為「律師職場生態,香港人的職場未來:Slashie? Temp? Freeter?」​】

(文章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立刻Like!讚好《01撐場》: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