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業過來人】不怕紋身路難行  Henna手繪師逐夢青春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香港社會素有「重理商輕文」的風氣,年輕人畢業後當上會計、建築及測量等專業人士當然較吃香,能成為教師與文員亦不失禮,然而,自小愛上繪畫,近年更鍾情於在皮膚上作畫的許天茵,卻非現今教育制度下受重視的一群,情況便尷尬得多。

以Henna手繪師為職業的天茵,除了借妹妹和朋友的皮膚練習,當然不會放過自己的手手腳腳。(圖: 李澤彤)

創業唔一定要學寫app,按此發掘更多非科技創業案例!

23歲的天茵,擅長處理圖像,卻深知在現今香港要以藝術謀生並不容易,因此只能向現實低頭,找份能糊口的工作。然而,修讀珠寶設計課程後發現志不在此,從事客戶服務工作又時常被批評在發夢,「典型90後」的特徵均可在她身上找到:工作表現差勁,生活毫無方向。別說別人,就連天茵自己都找不到定位,至因契機接觸Henna —— 一種以草本顏料繪成的短期紋身,才解開她心中的迷惘。

 

「某天看見完成模特兒工作的堂姐,手上有顆用Henna繪成的星星,那圖案實在畫得太糟了,我自覺我會畫得更漂亮,於是便走到重慶大廈搜羅顏料練習。」堂姐對她的作品甚感欣賞,令她當下信心大增,甚至未及了解Henna的種種便一下子跑到旺角和蘭桂芳擺檔,一嘗創業滋味。

坊間不少顏料添有化學成分,為顧客着想,天茵只會使用自己調配的天然顏料。(李澤彤攝)

所謂的創業理念,就是這樣簡單,簡單得連天茵起初亦只抱3分鐘熱度。當她以為已掌握繪畫Henna的技巧,覺得工作再沒挑戰性而打算完結之際,1位尼泊爾籍準新娘卻令她認真起來。「那位小姐想在婚禮前繪上紋身,然而對我所試的幾個圖案款式不感滿意,結果我失去了這個機會。」這次挫折令天茵認清自己的不足,並開始研究Henna文化,從皮膚及化學等基礎知識,到顏料的成分均有仔細鑽研,甚至學會調製天然顏料的方法。

年前的雨傘運動,天茵亦參與其中。處於前途未卜的關卡,她既思考香港未來,亦思考自己前路,更希望可成為別人的逐夢楷模,鼓勵更多人聆聽自己內心的聲音。

其實在香港都可以發夢,都可以用理想建構自己的生命。
天茵

既決定以Henna為事業,天茵於去年努力抓緊市場機會,幾乎各類型的周末市集都曾報名參與,然而生意總有淡旺時期,要全職成為Henna手繪師並非單靠熱血便可成事。「夏天生意好,高峰期每月收入可以有2萬多元,但自11月開始,周末的市集數目減少,加上天氣回冷令顧客更『惜肉』,12月暫時只有7千多元收入(訪問於去年12月下旬進行)。」明白到依附單一平台的風險,天茵現正努力拓展市場,藉教授興趣班、擺檔及參加各類派對活動來維持生計,更努力在各社交平台上宣傳自己,提高知名度。

每個紋身師都有自己的獨特設計,天茵指同行一眼就能分辨。圖中帶有電路版線條的圖案,便是她的得意之作。(李澤彤攝)

逛過文藝市集的人都知道,場內不時有多於1檔的Henna手繪攤位互相競爭,天茵自言自己有過人之處。「待人態度好,令對方舒服,人家自然會再次惠顧。」的確,她在整個訪問期間與訪問團隊天南地北,毫不感受到她所指以往的散漫工作態度。「我覺得同行不一定是競爭,有次我更主動走到人家檔口攀談,大家一樣聊得開心,有交流才有進步。」或許找對方向,做順應自己天賦的工作,就是令自己進步的最大推動力。當然,勤力練習是必需的,看着那本厚厚的紋身範本,記者更見天茵不停創作,建立個人風格的努力。

Henna和巿集的風潮能維持多久尚是未知之數,但待潮流變時才察覺,卻早已棋差一着。為此,天茵正積極進修,學習真正的永久紋身技術,並研習中國術算的八字命理,希望日後能將理念融入Henna中;她亦計劃將來租用工作室,以自繪的Henna圖案印製成產品出售。懂得做夢,本就是人的天賦,能順應自己的能力發展人生,不論是在職場還是創業都自會有出路。

從前工作被批評發夢的天茵,畫Henna時無比用心,還向記者解說護理Henna之道。(李澤彤攝)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