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業】被人冠以「成功需父幹」 娛樂大亨之子:有人帶有色眼鏡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人一生少不免有數個身分,就如梁振英是特首/CY/689/梁齊昕父親。有些人的名銜是辛苦地賺回來,有的則是被動由別人冠上。周柏豪(Pak H. Chau),名字背後連繫着澳門娛樂大亨周焯華之子/輟學生/創業家,被視為「富二代」的他,能否憑一己之力擺脫這個身分定形,讓人看到光環以外的他?

攝影:陳焯煇

柏豪視創業為遊戲,他比喻為「好像你點着一邊,另一邊便有東西出來一樣」。

叛逆想法 煉成創業夢

「你只要找到the right angle,do the right thing,凡事都有可能。」由一位年僅20歲,在上流社會成長的人說出一句像是運動品牌廣告標語的說話,似是充滿自信,又予人「你有錢自然可以這樣說」的感覺。不少人心中有數,認為富二代創業,代表背後一定有一條源源不絕的水喉作支援,玩個半句鐘,花光了錢便大搖大擺,堂皇地坐上早已為自己預備的席位,但在柏豪身上,兩者皆不然。眼前這個柏豪,鋒芒未如同名歌手,但翻閱報章的娛樂版,卻不時看到以他父親名字所起的標題,或視他為富家公子的報道。

就如一般生於富裕人家的孩子,柏豪從小便得到最好的照顧,過着「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日子,又順理成章到外國升學。原本不用費勁便可當一人之下萬人之上,但年輕就是有點任性,柏豪純粹不想成為一個形同虛設的高層肖像。「自我在13歲起,身邊人便提醒我要勤力讀書,將來要繼承父親的事業,這就像是一個宿命。試想,如我能在哈佛畢業,然後我問父親能否到他那裏工作,他應該會同意;但如果我讀不成書時跟他問同一問題,答案亦會一樣,那兩者有什麼分別呢?如果我無法為他的公司作有意義的貢獻,我覺得這是浪費時間。」

童年時太循規蹈矩,久而久之,腦袋少不免有很多鬼主意。柏豪曾在社交網站開設話題專頁,又於2014年在英國讀書時,因教授的一次玩笑而在鎮上開設經營學生消費折扣卡的公司,費盡唇舌招攬當地50間店舖參與,當下的快感是他未曾預料,「至服務正式出街前那天,我在街上遊蕩不停,看到差不多每一間店舖都貼出我公司的標誌,我當時覺得很激動,而那股成功感是無法被取代的。」

員工長時間在公司搞盡腦汁,亦會偷閒畫畫來放鬆一下。

富二代標籤 無法卸下

這次無心插柳,更給予他未來人生的意義,「我覺得我那次創造了一件有價值的事情,而這亦是我未來60年的人生目標。」後來因專注學業而未能兼顧,他便決定以20萬英鎊賣盤,事件更被當地傳媒報道。年紀輕輕便有如此成就,但柏豪嫌此事的影響不夠廣,初嚐成功滋味讓他心癢癢,希望今後要用最少資源做最大的事,憑自己的能力去創業。不走父親的路,血液卻充滿上一代的生意頭腦及與年齡不符的自信。

柏豪的神情豐富,但思想與談吐又不失成熟,散發着同年紀不應有的壓場感,一問一答就如乒乓球一樣,節奏很明快,但問到生活在父親的光環下,會希望社會以周焯華兒子或周柏豪這身分來認識他,他卻突然一改以往開朗態度,雙手放在膝上搓揉手上的紙團,緊緊合實雙唇,躊躇沉思數秒,說話留在唇邊卻又吞下去,然後才漫不經心地向後躺,瞇起眼,把問題拋回,笑着說,「你知道答案的」,又當回那個見慣世面的自己。

富二代的成長環境比別人優越,那管是自己捱更抵夜的辛勞,都會被冷嘲熱諷,歸納為上一代光環下的副產品。20年來的標籤,他笑言都已習慣,對於創業成果被人冠以「成功需父幹」的譏諷,柏豪並不置可否,但話語中還帶着刺:「你認為姚明成功是因為他夠高嗎?我認為是,但他亦沒有什麼可以做,因他就是7呎8吋高,難道他要將自己弄矮成6呎來迎合大眾?同樣地,我對這些評價沒太大感覺。無他,因我生出來就是這樣。可惜,有些人就是要帶上有色眼鏡,先判富二代有罪,然後再叫他們證明自己無罪。」判有原罪,惹人非議,卻未成他的推動力,「我不會為向別人證明什麼而工作,因那些動力很短暫,可能一星期就沒有。我反而會看大環境,因我就算失敗多100次,我都可能只是24歲。」

走火入魔工作狂

不為反對聲音而鞭策自己,不理家人反對,中學畢業後放棄讀書,單純為了要創造有價值的事。「累積經驗的最好方法便是學習,那不如先去做,並且『撞多些板』,早點在錯誤中學習。」難得家族業務沒有需要他的地方,自己亦志不在此,他便在沒有家人經濟支持下,把當日賣盤賺到及滾存的400萬港元聯同種子階段籌得的650萬港元投資在全新開發的運動比拼平台「WOW Sport」上。他希望平台能協助別人追尋夢想,因此用戶可免費註冊及將個人運動影片上載至平台,與世界各地的同類型運動愛好者「挑機」,擬在聯繫同道中人時亦能改善自身技術;平台亦計劃於未來與不同品牌合作舉辦推廣活動及作廣告宣傳,從而賺取盈利。

柏豪表示當時機成熟,他便會推出A輪融資,並以至少900萬美元為目標,甚至豪言「sky is the limit」。

在協助他人尋夢時,柏豪亦在追夢,並因人才缺乏,再次離開熟悉的澳門,轉戰香港,每天日程是去健身及打拳,其餘時間都在工作,心思傾注在企業上,每星期只返回澳門一次。每提及公司的未來發展方向,他都會滔滔不絕,甚至曾極力自薦爭取為外國媒體寫作機會及親自飛往德國會見其中一個創業家,所付出的心力遠遠超過大眾對富二代只是遊手好閒的前設,就連他亦自覺有時已走火入魔。「公司曾有陣子在研究企業智能(business intelligence),其實那不是太重要的事情,但我卻天天都在想,從早上10點做到凌晨2點,更試過工作到清晨6、7點也未休息。」

公司內的窗戶、牆壁及辦公桌亦可書寫,以便團隊靈感湧至時可以立即記錄。

要成功就要癲得起

勞心勞力,甚至已有投資者用64.5萬美元買下公司的10%股份,但公司自上年9月起成立後,卻於本年9月才將平台推出市場,燈油火蠟與員工薪金,樣樣也是錢,作為創企,分秒必爭,何時回本?「從平台正式推出起的13個月,將是決定我這次創業首階段的成敗」,這意味着,企業很有可能將承受另一年只有支出,沒有收入的狀況,但柏豪自言一切風險亦在計算之內,因他要放長線,釣大魚,「曾有人問我可否縮短賺錢的時間,或現在這樣做是否安全,但很多公司一走安全的路後,便像行屍走肉般,每月只賺得十幾萬,分得幾千元花紅,這有什麼好處?」比起只做市場已有的東西,柏豪現在選擇孤注一擲。這份不尋求安穩的心態,原來是受到1997年蘋果公司廣告的最後一句話所啟發:惟有瘋狂到自認可以改變世界的人,才能真的改變了世界。

在香港工作快1年,他指這裏的創業環境及投資者的節奏都比外國慢,而且港人對創業抱有負面態度,自言當初回港的決定有點「選擇錯誤」。

儘管費了這麼多時間、金錢與精神,但柏豪也未敢輕言穩勝,惟是那種為創業的瘋狂與自信卻從未受到動搖,「我不敢說WOW Sport一定能做到助人實踐夢想的目標,但只要我們有固定的目標,我相信總有途徑可達到。如果我剩下6個月命,我不會只顧擁抱家人,跟他們共度餘生;我會馬上開展新的計劃,以最後一口氣來帶出改變。我是不是瘋癲?或許是,但有時候,創意與瘋狂是一線之差,因比起只做『對』的事,我更喜歡嘗試『犯錯』」,他語帶激動地說,「我喜歡犯錯,因為這代表我至少曾傾力去嘗試改變。」

才20出頭,柏豪未來要走的路還有很多,說不定還會有着更多身分,但無論是創業家還是富二代,單憑一個名稱卻是無法完全界定他的身分。20歲的小子在邁向改變世界的同時,亦在改變他自己的世界。

柏豪之前經常「請錯人」,不過現在學會了「hire slow,fire fast」。

失敗的聲音

在柏豪口中,「使用率」是輕易得到的數字,「增長」則是過於讚頌的宣傳效果,他認為創業者只要做好產品,找到合適的投資者,再多的考慮也只是如微塵。柏豪見記者一臉困惑,續說:「商業不是只有0與100。為什麼很多人不開始創業?因為他們多會說『失敗了怎辦?』其實,失敗不是這麼戲劇性的,因為失敗就是這樣……」他清清喉嚨,向前傾,並將目光聚在一點,空氣都停着。當記者手心亦冒汗,滿心期待之際,「這就是失敗。」記者腦海一片空白,心想只是如此?「失敗是無聲無息的,不是轟隆巨響或煙花炸彈。」情況落差,令在場人士不禁大笑起來。

你想看更多精彩的深度文章嗎?請購買今期《香港01》周報,或點擊此處:成為我們的訂戶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