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歲晚職場】時代尾巴 香燭店的歲晚風景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距離農曆大年初一只有數天,一般打工仔女上班至星期五年廿七便可「收爐」,享受5天長假。然而,不少職業及店舖老闆仍需奮戰至周日年廿九晚,才能正式為羊年劃上句號。送羊迎猴之際,一起看看各行各業的「收爐」概況。

扎根於此舖逾50年,何先生已是香燭店的第二代老闆。(吳鍾坤攝)

何先生 — 香燭店老闆

收爐時間:年廿九凌晨12點

過節活動:飲茶、在家休息

啟巿時間:初六

早上9時半站在何先生的店舖前,一幅幅火紅的揮春、掛聯及掛飾已高高懸於店外:橫倒、直倒、絨面、卡通、閃粉 …… 半空垂吊一片紅海,遮蔽了門面招牌,記者俯首跨進店內,才知何先生的本業原來是售賣祭祀用品。

 

何先生稱,這家香燭店已營運近半個世紀,由母親傳到他手上。原本只獨孤一味售賣香燭冥鏹,但現代人漸漸失去在家供奉神明的習慣,故變為中秋賣燈籠,新年賣揮春,因時制宜以增加收入。環視四周,店內靠牆大櫃依然擺放着各式各樣,長短粗幼不一的香燭,揮春掛飾則往高空發展,萬國旗一樣展示出來,其餘過年飾物堆滿店口。

長短橫直不一的揮春對聯掛滿半空,人人抬頭逐款掃視。(吳鍾坤攝)

何先生平日工作朝9晚8,臨近歲晚的本周則變成朝8晚10。未夠10時,老太們與主婦已陸續在店外挑選掛飾和利是封。一個個魚貫而入,慢慢填滿小店的空間。

 

「這款有沒有大一點的?」

「有打橫的五褔臨門嗎?」

「這個有絨面的嗎?」

 

何先生在櫃檯應付着街坊的題問,女工便抓起晾衫叉走出店外把飾物放下。何先生聘用的2名臨時女工只在特別忙碌的日子才上班。偶而有街坊買祭祀用品,要寶碟、衣紙,女工到內堂拿一叠出店面,像銀紙一樣逐張數算。

 

眼見全店的新年產品少說也有近百款,老闆何時開始準備呢?「聖誕前已經入貨了!」何先生說幸好今年人民幣跌價,因此來貨價並没有上漲,入貨成本與去年相約。

何先生說,絨面金字的傳統對聯和財神到,大小適中,宜掛於家裏,銷量最好。(吳鍾坤攝)

初六啟巿,休息6日的何先生卻說假日沒有特別節目。「我們開舖的平日沒有假期,一年做到晚就只有這幾日抖抖。放假沒甚麼事做,就在家好好休息。」

 

大年初一快到,何先生亦慷慨分享新年拜神之道,他教:「年初一3注長香拜財神,初二拜祖先、拜當天。」笑說自己快可以2元乘車的何先生,工作時神情有點兇,一說起話來卻面帶笑容,牙齒整齊潔白,記者在舖內問東問西,他都笑咪咪一一解答。問及有何新年願望,何先生靦腆起來。

 

「新年願望?…… 租貴,揾食難,沒有願望 ……」這位街坊小老闆,對於答不出這條問題感到怪不好意思。一個小時內,光顧的客人均是中年以上,可知香燭店處身於時代的尾巴。一個中年人,一間小店,一束長香,可以期盼甚麼?猴年將至,被一片紅噹噹祝福語句包圍的何先生,低頭為客人捲起長方形的揮春,以防弄皺。

今時今日較少人在家供奉神明,新年買一份香燭衣紙對年輕人來說可能有點陌生。(吳鍾坤攝)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